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仙俠武俠小說 >九煉歸仙 >第五百九二章 師之殤

第五百九二章 師之殤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仙俠武俠

孫豪風馳電掣,直奔青木仙山。

盧山告知他青木有變,想來不會是小事,攻擊應該來自魔宗,攻擊強度應該超出了青木宗的應對能力。

孫豪只希望青木宗能擋得住魔修的進攻,至少能堅持到自己趕去營救。

孫豪可不希望青木宗出事。

孫豪少小離家,進入青木宗修行,可以說,青木宗就是他的家園,青木宗內更是有許多孫豪牽掛的人,比如青老,余昌明等,孫豪可不希望他們出什麼事。

一路疾行,孫豪也覺察到了不對,隱約之間,居然發現了幾波魔修的影子,好像在攔截什麼,看這樣子,魔宗是試圖把青木宗孤立開來了。

孫豪並沒有對這些魔修動手,而是從他們上空直接呼嘯而過。

魔修都相當警覺,看到金丹修士破空而過,紛紛四散而遁,不知去向,並不敢攔截孫豪。

當然,逃散的魔修很快給白妖夜發出了傳音符,告知了白妖夜有金丹真人往青木宗方向而去了。

白妖夜接到傳言,暗罵一聲該死,再次加大了對青木宗護山大陣的進攻。

遠遠的,孫豪看到青木仙山之時,心中不由猛然巨震,此時的青木仙山,一片狼藉。

書有古勁蒼松三個大字的「青木宗」的巨大青岩已經消失不見,整個明亮通透的仙山之上,參天古木被生生拔起,青木院落,到處可見殘壁斷瓦。仙山如同被隕石擊中一般。不少地方。都有一大片一大片的撞擊傷痕……

孫豪一聲長嘯,飛速飛了過去。

一隻巨掌出現在青木上空,猛地罩落在青木仙山之上,同時,白妖夜緩緩轉過身來,妖異的雙眼之中,閃過一絲異光,仰天哈哈大笑幾聲。也不說話,雙臂一張,身形猛地向後飛去,哈哈大笑聲中,身體越飛越快,瞬息消失在了前方。

沒有去追白妖夜,孫豪快速飛撲而下,空中一個翻身,嘴裡一聲暴喝:「戕獅爆烈擊」,身體一晃。空中出現一個巨大的雄偉獅子虛影,虛影一晃。撲向巨掌。

只是,巨掌在孫豪來到之前已經攻了下去,孫豪的動作雖然很快,但是巨掌的攻擊依然是落向了青木仙山。

青木仙山之上,許宗主的聲音傳了出來:「喝,給我沖」,御使一把靈劍,許宗主一頭扎在巨掌之上,旋即口噴鮮血,倒射而回。

緊跟許宗主之後,又有三名修士御劍而起,急沖而上,不要命地應向空中巨掌。

孫豪喃喃自語:「東方勝、東方起,還有羅,羅偉寧……師父呢,師父為什麼沒有出現……」

東方勝三人迅速撞擊在巨掌之上,跟許宗主一樣,巨掌之下,他們的進攻一擊而潰,悶哼聲中,三個築基修士紛紛倒射回去,血灑長空。

好在巨掌被三位築基修士不要命的一攔,下降的速度稍稍一頓,戕獅虛影已經趕了上來,「轟」的一聲,青木仙山上空傳來一聲驚天巨響。

巨掌和戕獅撞在一起,如同無數霹靂子在青木仙山上空爆炸一般,巨大的氣浪衝擊開去,仙山樹木被衝擊的波浪瞬間化為粉末,四處飛揚。

青木仙山之上,依然生存的修士也被這氣浪吹得東倒西歪,站立不穩。

孫豪一個飛身,漂立在了青木宗上空,衣袖輕輕一揮,一股柔和的真元放了出去,右手一揚,手上閃過一道白光,白光往下一扔,化為陣陣乳白色光華,落入青木宗修士身上。

一個枯木神愈下去,下方,受到些許傷害的青木宗修士身上迅速開始痊癒,不由自主,齊齊看向空中。

空中,大爆炸的餘波被孫豪輕輕抹平。

眾人眼中,一個少年青衫修士,正肉身騰空,凜然而立。

沒等大家躬身迎接金丹真人,空中孫豪已經焦急地開口說道:「孫豪孫沉香在此,許宗主,各位同道不用驚慌,請問,青老現下如何?我師余昌明現下又如何?」

孫豪孫沉香!

看著空中肉身騰空的孫豪,東方兄弟抹去嘴角的血跡,露出絲絲苦笑,再見孫豪,居然會是如此情形,沒想到孫豪居然成就了金丹真人。

聽到孫豪說話,許宗主臉上露出如釋重負的表情,不過,臉上迅即又一暗,在下邊對孫豪微微鞠躬:「下宗青木宗謝過沉香真人搭救之恩,青老目前狀況很不好,昌明,昌明他,已經,已經隕落了……」

空中,孫豪一個踉蹌,差點掉落下來,神識迅速在青木仙山一掃,嘴裡發出一聲長嘯,身形一閃,落在仙山之上,再一閃,已經往仙山之中穿行了進去。

藏經閣前,急速前進的孫豪猛地身體一頓,站在了原地,深吸一口氣,雙眼之中閃過絲絲緬懷神色,緩緩步入其中,站在青老修鍊室門口,躬身說道:「師父,弟子回來了。」

門內,青老淡淡地聲音傳了過來:「回來了就好,進來吧。」

聽到青老的聲音,孫豪眼中閃過一絲悲凄眼神,緩緩推開房門。

修鍊室內,青木面無表情,盤膝而坐,看到孫豪進來,木訥的臉稍稍抽動了幾下,手對自己前面一指:「坐下吧。」

孫豪依言在青老面前坐下,心中一慟,不由開口說道:「師父,讓我幫您看看吧。」

青老一臉木吶,緩緩搖頭:「不用了,為師心中有數。」

孫豪悲從中來,低頭匍匐在青老面前:「弟子來晚了。」

青老伸手摸摸孫豪的腦袋:「痴兒,痴兒……」

完了,悠悠一嘆,開口說道:「你還是先去跟昌明道個別吧。」

孫豪哽咽:「師父。」

青老輕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