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仙俠武俠小說 >九煉歸仙 >第六百一零章 應玄虎

第六百一零章 應玄虎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仙俠武俠

五色海魚十分機警,稍不留意就會瞬息遠遁,而且,一旦它們分開之後,馬上就會混入普通魚群之中,讓人難以辨認,所以,撲捉五色海魚也是一種技術活。

阮氏三兄弟混跡南洋多年,撲魚的技術爐火純青,三個人呈三角形包抄而上,齊齊灑出手中之網,動作迅速協調,漁網脫手而出的同時,在海水之中迅速長大,如同一隻八爪章魚,從上而下,嚴嚴實實,罩向五色海魚。

海魚受到驚嚇,四散逃逸,但是四面八方,漁網嚴嚴實實籠罩而來,一窩海魚二十多隻,沒有一隻跑脫,被一網打盡。

阮如龍伸手一招,漁網一縮,變成一個魚兜,飛回他的手中,臉上微微一笑,阮如龍隨手一拍,五色海魚收進了儲物袋中。

應玄虎眉頭微微一皺,旋即鬆開,臉上依然有淡淡的笑容,但是雙眼之中,多了許多清冷之色。

賀雄傑不幹了,開口說道:「阮老大,這樣怕是不好吧?」

阮如虎哈哈笑了起來:「五色海魚這東西,少了作用不大,必須成群才賣得出價錢,與其分散了,一人幾條,還真的不如讓大哥一人留著價值更高。」

賀雄傑稍稍語塞,看看孫豪。

孫豪點點頭:「嗯,有道理。」

應玄虎也說:「道理倒是道理,只不過,如果這一路下去的所有收穫都是這種分配方式的話,怕是不妥。」

賀雄傑點頭大聲說道:「就是就是,要不。換我和小豪走前面。下次遇見什麼東西了。讓我們先得。」

孫豪心中一動,看看應玄虎,沒有說話。

阮氏兄弟對望一眼,阮如豹笑著說道:「這海底洞穴之中,危機難測,賀兄和小豪你們都是南洋新丁,怕是不適合探路。」

阮如龍一揮手:「如豹,繼續前面探路。賀兄,你放心,下面如果有收穫,大家再商議不遲。」

這隻隊伍之中,明面上看來是應玄虎稍高,其次就是阮氏兄弟了,阮如龍並沒比應玄虎差多少,現在應玄虎沒有提出太大的異議,賀雄傑和孫豪的意見,自然就不會放在阮氏三兄弟心上。

在阮氏兄弟想來。沒有動手圍殺兩個新丁搶奪海玄石就已經夠意思了,至於兩個新丁的不滿。完全不在他們的考慮之中。

應玄虎沒有太多異議,孫豪並不怎麼看重五色海魚,賀雄傑孤掌難鳴,嘀咕了幾句,隊伍再度上路。

依然是阮如豹打頭,向前探索而去。

也不知是生氣還是咋的,孫豪就看到,賀雄傑一對肉乎乎的大耳朵正在隨著他的呼吸一起一伏,抖動不停。

臉上微微一笑,孫豪依然走在了隊伍的最後,一行人再度向前摸索了過去。

海底洞穴之內,生活著豐富的海洋生物,其中不凡各式各樣的海底水生靈草,也有一些價值較大的海底水生低級靈獸。

收穫了五色海魚之後,阮氏兄弟倒是有所收斂,並沒有吃獨食,分配也算合理,賀雄傑也慢慢安分下來,一直往下斜潛,一路倒也相安無事。

海底洞穴不知道有多深,斜插向下,慢慢地達到了三人手中避水珠潛入的底限,而前方依然是幽暗一片,深不見底。

避水珠乃是南洋修士常備的用具,煉器師出品。

不過,不同的海域深度需要不同品質的避水珠,而需要抵達的海水越深,所需避水珠的等級越高,價值越大,越是難得。

阮氏兄弟對望一眼,臉上浮現出淡淡笑容。

他們兄弟混跡南洋很久了,不同等級的避水珠自然是早有所備,甚至是金丹期修士才使用的避水珠也每人有一顆備用,此時,他們倒想看看兩個南洋新丁會不會出笑話了。

阮如豹開口說道:「水的壓力太大,再往下,就需要更高等級的避水珠了。」

他的話說完,阮氏三兄弟齊齊手中一振,出現了一顆更大的藍色珠子,笑著,看向孫豪和賀雄傑。

應玄虎雖然入海時間不長,但修為高深,高等級的避水珠自然也有,也拿出了一顆避水珠,有點歉意地看向兩個新丁。

賀雄傑的耳朵又猛地顫動了幾下,看看前面四人,笑了笑,手一振,也出現一顆同樣大小的珠子,哈哈笑道:「幾位道友放心,我準備可充分了。」

說完,賀雄傑有點歉意地看向孫豪,卻發現孫豪也是手腕一振,拿出了一顆避水珠,笑著說道:「嗯,我也準備了一顆,沒想到真派上了用場。」

阮氏三兄弟對望一眼,心中湧起很怪異的念頭,什麼時候,南洋新丁們如此富有了?

第一次下海居然就裝備了這麼深度的避水珠,想當年,他們三兄弟可是混跡三四年之後,才逐步裝備這玩意兒的,這兩位倒好,第一次出海,就自己帶上了,還真是奇葩,有買避水珠的資源,已經足夠支撐普通築基修士修鍊好長一段時間的資源消耗了。

雖然覺得事情有點超乎意料之外,但是,既然大家都有手段,都能繼續深入,自然,阮如豹也不再多說什麼,依然帶頭撥開水草,向裡邊潛入進去。

入海越深,靈獸等級越高,危險性越大,這是基本規律,尤其是低級避水珠失效,就意味著前面的海獸很可能會等級更高,是故,阮如豹小心了許多。

撥開水草,如同一條條飄帶般的水草前行,或許是海水深度的緣故,這段洞穴之內,海洋生物的數量一下銳減了許多。

賀雄傑的兩隻耳朵微微顫動起來。

孫豪心中微微一動。

應玄虎眉頭微微一皺,猛地沖前面帶路的阮氏兄弟打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