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仙俠武俠小說 >九煉歸仙 >第六百二二章 善惡難辨

第六百二二章 善惡難辨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仙俠武俠

南方朱雀,眾禽之長,丹穴化生,碧雷流響,奇彩五色,神儀六象。,

朱雀者,南方丙丁火硃砂也,刨液成龍,結氣成鳥,其氣騰而為天,其質陣而為地……

應玄虎站南方朱雀之位,主動請纓。

孫豪神識一動,四象陣牽引,陣中四人之力齊齊湧入陣中。

虎牙衝天鯊數量多,實力兇悍,一旦大規模衝上甲板,甲板上的築基修士怕是情況會很不妥,這一次,孫豪的青帝木丹石胎長生真元全力催動,湧入大陣,隨同其他三人的真元,導入應玄虎身上。

應玄虎身上,火光衝天而起,攻擊未出,炎熱火氣已經撲面而來。

四象大陣,朱雀位。

應玄虎身上紅光閃閃,引導大陣之力,全力勃發,單掌向前一揮。

一隻更甚玄武神采,氣勢更旺的五彩朱雀出現在風雲號上空。

五彩朱雀嘴一張,仰天一聲戾叫,然後向前一噴,一片巨大的火焰脫口而出,沖向虎牙衝天鯊群。

應玄虎全力以赴,真元操縱之下,朱雀四轉,向風雲號的四周海域噴出了「朱雀離火」。

海面之上頓時大火滔天。

熊熊大火之中,虎牙衝天鯊的攻勢頓時為之一緩。

虎牙衝天鯊體軀龐大,身上有著厚厚的油脂,朱雀離火殺傷力極大,不少衝天鯊被生生點燃,不得不沉入海水之中滅火。

但朱雀離火不比普通火焰,就算沉入海水之中,一時半會也滅不下來。頓時。海水之中。一片沸騰,大火在海面上燃燒開來。

氣勢洶洶的虎牙衝天鯊,被大火一燒,氣勢一瀉,衝上風雲號甲板的數量銳減,風雲號修士接陣而戰,倒是應付的毫不費力。

風雲號築基齊齊對孫豪投來了感激的目光,要不是孫豪控制的四象陣發揮出來超乎想像的攻防能力。此時,怕是已經開始了大量傷亡。

孫豪臉帶微笑,凝立四象陣中,面對風雲號上築基修士的感激目光,榮辱不驚。不過,心中卻不由有些疑惑起來。

風雲號上發生這麼多事,絕對跟應玄虎脫不了干係。

但是剛剛,為了對付虎牙衝天鯊,應玄虎居然是全力出手,毫不保留的全力出手。要不然,大陣化形的朱雀不會有如此威勢。

朱雀離火之所以能大殺四方。原因很簡單,四名高級修士全力一擊的結果。

四象陣不過只是一種掩飾而已。

當然,知道其中內情的,也僅僅只有孫豪一人,就連大陣中的其他三人,或許會心中有些疑惑,但也不會知道其中詳情。

應玄虎為何會如此?

他此時發力,目的應該是儘力救援風雲號上的築基修士。

那麼,他為何又要千方百計引來七彩神豚禍害風雲號?豈不前後矛盾?

剛剛朱雀出世,孫豪能清晰地感知到,不僅僅是應玄虎,賀雄傑還有李雲聰居然也是不約而同的爆發出金丹實力。

要不然,朱雀離火不可能如此般大殺四方。

熊熊大火在海面上呼呼燃燒,虎牙衝天鯊被逼在海底,不敢冒頭,零星衝上甲板的幾隻迅速被大家消滅。

桅杆之上,兩名金丹真人目中異光閃爍,大聲叫好,足尖一動,陣法驅動,風雲號船舷上被擊潰的陣法再度開始運轉,風雲號安然渡過了海獸的第一波猛攻。

大戰稍息,風雲號上,孫豪成了大家矚目的焦點。

少年修士修為雖然不高,但是一身陣道造詣出神入化,居然能化腐朽為神奇,操縱四象大陣,發出驚天戰力,瓦解了海獸的第一波也是最強的一波進攻。

其年紀不過三十,大功之後,依然淡然微笑,瀟洒飄逸,讓人如沐春風。

好一個前途無量的英俊少年。

不少修士都對孫豪微微點頭。

甲板修士無不看好鍾小豪,只覺得鍾小豪日後必成人中鯤鵬,翱翔九天,成為那知名人物。

「小豪」,賀雄傑大力拍著孫豪的肩膀:「好樣的,真是好樣的,哈哈哈,我老賀此生最大的收穫就是交了你這樣一個朋友,哈哈哈,有你真好。」

孫豪臉上微微一笑:「彼此彼此,賀兄,孫豪能跟你成為朋友也是畢生最大的收穫之一。」

哈哈哈哈。

賀雄傑哈哈大笑起來,一雙肉乎乎的耳朵,漲得通紅,不停跳動,好像很是激動或者很是受用孫豪的恭維一般。

甲板上,短暫的平靜下來。

遠方海面之上,兩個戰場激戰正酣。

七彩神豚能操縱雷電風暴,一旦讓其成型,必然對風雲號形成致命威脅。

風少羽、雲天空兩名金丹大能風雲合璧之後,也能生成雷電風暴,跟七彩神豚糾纏,海面上烏雲滾滾,雷電轟鳴,變成一個巨大能量團,四處滾動,生命絕域,一時片刻難分勝負。

洛鵬飛和鯊王的戰鬥則是大浪滔天。

洛鵬飛一身幽光,應該是一種奇特的罡氣,妙用無方,壞繞全身,排開巨浪。

**胳膊,一雙大腳踩在巨浪,隨著波浪飄搖起伏,雙掌有擔山趕月之力,攔住了氣勢洶洶的鯊王,激戰不休。

正常情況下,類似這樣的海戰,雙方頂級戰力的戰鬥結果將最終決定勝利的天秤會傾向何方,甲板之上的戰鬥結果並不能影響最終戰局。

所以上,海獸第一波強攻失敗並沒有引起兩個海獸王者的高度重視。

七彩神豚僅僅是發出陣陣波紋,傳達了再次強攻的命令,然後轉而專心致志對戰風雲。

朱雀離火足足持續燃燒了半個時辰,一片燒焦的氣味瀰漫開來,不少被焚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