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仙俠武俠小說 >九煉歸仙 >第六百二七章 魔頭化身

第六百二七章 魔頭化身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仙俠武俠

孫豪臉上有著淡淡笑容,不躲不閃,目光應向洛鵬飛。

血紅的雙眼盯著孫豪,一眨不眨,洛鵬飛的臉上浮現出玩味的笑容。

孫豪清澈的眼睛也是一眨不眨,毫不示弱。

半響之後,洛鵬飛粗壯的手指對孫豪一指,嘴裡血腥氣一涌而出:「鍾小豪,是你。」

孫豪淡然一笑,雲淡風輕地回敬道:「應該是你才對。」

洛鵬飛指著孫豪,朗聲喝道:「鍾小豪,你就是潛伏在我風雲號上的兇手是吧,自從你上了我風雲號,船上就事故迭出,你明明修為不高,為何你會沒事?你明明年級輕輕,為何會有如此多的手段?一切的一切說明,暗中殘害我風雲號修士的,就是你。」

甲板上,不少修士臉上浮現出絲絲驚疑神色。

鍾小豪看起來很和善,對人也彬彬有禮,還幫了大家不少,但修士世界,什麼樣的事都有可能,洛鵬飛說得也不是沒有道理,鍾小豪也的確是相當可疑。

孫豪依然一臉淡然笑容,緩緩而清晰地大聲說到:「一身血煞,滿身血腥,洛鵬飛,你的身上,沾染了多少道友的鮮血,詭異血印根本就是興風作浪的血光翻版。」

甲板上,不少修士看向洛鵬飛的雙眼之中也充滿了懷疑。

洛鵬飛心中,有著深深的不解,當日晚上,鍾小豪到底是怎麼躲過自己的血光的?

更讓他忌憚的是鍾小豪的戰陣之法,戰陣可以統御風雲號所有修士為其所用,一旦風雲號上下齊心,事情又會平添許多變數。

有沒有人懷疑自己並不重要,只要有人驚疑不定懷疑鍾小豪就好。

粗壯的血指指向孫豪,洛鵬飛暴喝一聲:「我要替天行道。給我風雲號同道報仇,妖孽,納命來。」

暴喝聲中,大步橫空,一步向孫豪沖了過來,碩大的拳頭揮舞。帶起陣陣血光,攻向孫豪。

正如洛鵬飛預料的一般,甲板上的修士,心中驚疑不定,不知道聽誰的好了。

就連空中兩位尚且完好的金丹真人,一時半會兒也難以決斷。

孫豪神識一動,發現自己天地人三才戰陣已經稀稀疏疏,陣不成陣,顯然是不成了。倒是自己身邊小隊的幾個人,依然時刻戒備,圍繞自己身邊,隱約結陣四象。

洛鵬飛速度極快,好像只是身體稍稍一晃,已經出現在了孫豪身邊,血紅的巨拳,帶起陣陣腥風。血浪滾滾沖向孫豪。

孫豪心中一動,並沒有引動陣法之力。而是身體一晃,出現八個身影,迅速向後急退。

洛鵬飛眼中血光閃爍,準確無誤判斷出孫豪本體,血浪洶湧而至。

眼看孫豪躲閃不及,馬上就要被血光擊。

左邊。猛地一股大力傳來,力量一送,孫豪的身體遠遠拋開。

洛鵬飛眼中寒光一閃,看了一眼應玄虎,嘴裡一聲暴喝:「那裡走」。拳影尾隨孫豪,追殺而至。

眼看孫豪即將被血拳追殺而上,身上再度接到一股力量,如同毽子,孫豪再次被彈開。

洛鵬飛血紅的眼睛中,已經有了熊熊怒火,沖李雲聰哼了一聲,卻是不管不顧,繼續追殺孫豪。

沒等洛鵬飛追上孫豪。

風雲號上「碰」的一聲巨響,主桅杆猛烈搖晃起來,同時賀雄傑高聲叫嚷起來:「金前輩,李前輩,小豪不能死,死了沒人治得了血魔,你們明察啊……」

兩位真人立身的桅杆一陣晃動,卻是雙耳通紅的賀雄傑直接對桅杆出手了。

眉頭微微一皺,李姓真人終於是被稍稍打動,開口說道:「鵬飛且慢……」

洛鵬飛雙眼血光一閃,置若罔聞,繼續撲殺孫豪。

「碰」的一聲,孫豪終於是沒有躲過他的血光拳頭,被一拳擊中,高高拋起,嘴裡衝出一口血箭,空中幾個翻滾,踉蹌落地,站立不穩,騰騰騰,不由自主倒退幾步,神態萎靡地,左手按住右肩受傷部位,撲通一聲,單膝跪在了甲板之上,勉強卸去了強大的衝撞力量。

而他右肩之上,血光閃閃,好像是一層紅斑,迅速向孫豪全身蔓延而去。

好像受到了巨大的痛苦一般,孫豪嘴裡輕聲悶哼,雙膝一盤,也不管洛鵬飛是否追殺,盤膝坐下,剛剛坐定,臉上已經浮現出若隱若現的紅色血斑。

洛鵬飛看了一眼臉有血斑的孫豪,心中大定,頭一抬,看向空中,哈哈大笑:「李兄,你有話說?」

李真人看看盤膝而坐的孫豪,眉頭微皺,輕聲說道:「鵬飛兄,你也僅僅只是猜測而已,沒有必要趕盡殺絕。」

洛鵬飛看看孫豪,再看看李真人,聳聳肩,雙手一擺,從善如流地說道:「那好吧,隨你,既然李兄出面,今日就暫且饒他一條小命,呼呼呼,李兄、金兄,今日一戰,鵬飛秘法損耗甚大,後續事宜就交給你們了,我先帶風兄和雲兄進去療傷。」

說話之間,大踏步向甲板上盤膝而坐的風雲走了過去。

空中,金李兩位真人對望一眼,默許了洛鵬飛的做法。

洛鵬飛走進風雲兩位真人,伸出雙手,正欲去攙扶他們,應玄虎看了一眼李雲,然後嘆了一口氣,開口說道:「洛兄且慢,風雲兩位真人,卻是不要移動為好。」

「哦?」洛鵬飛看嚮應玄虎,臉上浮現出陣陣紅潮:「你是何人?竟敢如此說話,想死不成?」

應玄虎飛身一躍,肉身騰空,飄立在桅杆之上,高空之中,俯視洛鵬飛,嘴裡朗聲說道:「我是誰?這個問題問得好,現在,我也要問,你又是誰?或者我該問,你又是什麼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