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仙俠武俠小說 >九煉歸仙 >第六百三零章 手段盡出

第六百三零章 手段盡出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仙俠武俠

光束來得蹊蹺,一閃即沒,激戰中的洛鵬飛沒搞清楚其來路,依稀只見到其來自賀雄傑方向。…≦,

光束的能力很是詭異,以洛鵬飛之能,居然也被突然定住,有那麼幾息時間動彈不得。

洛鵬飛暗罵一聲該死,渾身血氣猛地勃發,狂野一衝,瞬間沖開了光束定身效果。

但是此時,如山重水已經轟然落下,黝黑黑炎也乘機衝破了血盾,向他的本體燒了過來。

「轟」的一聲,二元重水砸中噬血魔劍,如山巨力加諸洛鵬飛身上,重壓之下,洛鵬飛高大的身軀再也飛不起來,嘭的一聲,掉落甲板,發出一聲巨響,單膝一跪,跪在了甲板上,雙手艱難地擔著噬血魔劍,用勁全身之力,勉強穩住。

黑炎接踵而至,呼啦一聲,包圍了洛鵬飛,呼呼燃燒起來。

甲板上,修士們爆發出陣陣歡呼。

目睹過洛鵬飛的兇悍,甲板上的修士一直心驚膽戰中,生恐洛鵬飛淫威大作,屠滅整個風雲號。

好在應島主和李皇叔實力了得,法寶威能更在古魔洛鵬飛之上,兩人合力,竟然是牢牢壓制住了魔頭,真是大快人心。

甲板修士士氣大振。

應玄虎和李雲聰對望一眼,嘴裡念念有詞,秘術絲毫不停攻擊洛鵬飛,但兩人心中都心知肚明,風雲號上,還有人在暗中相助。

暗中相助之人相當厲害,居然能讓魔頭洛鵬飛短暫定身失神。

要不然,兩人的本命法寶絕對不會有如此戰果。

二元重水如山。牢牢把措手不及的洛鵬飛壓制在甲板之上。

紫光火葫蘆黑炎乘機猛烈煅燒。煅燒洛鵬飛血光本體。

金丹修士修真火。九轉真火顏色各異。

從低到高,依次是赤橙黃綠青藍紫黑白。

不知應玄虎真火修鍊到了什麼程度,會不會也在修鍊真火九轉。

從他本命法寶的火焰來看,他的真火應該不弱,紫光火葫蘆噴射的乃是黑色火焰,火焰強度相當不弱。

洛鵬飛身上,如同血漿一般厚厚的血煞被黑炎燒得滋滋作響,龐大的身軀冒出陣陣青煙。

一時不察。居然被兩名金丹壓制住,洛鵬飛心中湧起陣陣怒火。

「哦」,嘴裡猛地發出一聲怒吼,洛鵬飛原本猛攻的血光雙拳猛地向上一舉,也握住了噬血魔劍,四手發力,舉起巨劍,頂著重水壓力,身體緩緩地站了起來。

嘴裡又是一張,一口血箭沖了出來。交叉雙臂之上,血光閃爍。又是一面盾牌頂了出來。

血箭噴出,血光大作。

洛鵬飛暴吼聲中,四臂用勁,噬血魔劍猛然彈動,二元重水一震,被遠遠彈開。

大步一跨,身體在空中旋轉著,飛了起來,身上的黑炎隨著護身的血漿一起四散抖落開去。

盤旋而上,洛鵬飛猛地一聲暴喝:「喝」,身上血光大放,濃濃黑炎被一震而散。

李雲聰柳枝一搖,二元重水飛了回來,準確無誤落入羊脂白玉瓶中。

應玄虎念動咒語,對黑炎一舉,散落的黑炎如同江河入海,飛入葫蘆之中。

高空,洛鵬飛狀態說不上好,渾身被燒得漆黑,如漿血煞也帶上了一層黑色灰燼,帶上了暗紅顏色。

四隻舉起噬血魔劍的粗壯手臂上,血肉模糊,顯然沖開二元重水也相當吃力。

空中一個旋轉,洛鵬飛手中的噬血魔劍又拋了出來,空中旋轉成一面暗紅羅盤,再度向築基修士方陣中殺了過來。

剛剛交手,洛鵬飛損耗不小,正如他自己所說的一般,現在,就拿噬血魔劍吸收築基修士之血,用來彌補自身消耗了。

李雲聰手托玉瓶,輕搖柳枝,大聲說道:「全力接陣,相信我,切記戰陣紀律,不要隨意亂陣,防。」

甲板築基修士齊齊答道:「好。」

鍾小豪在對抗血印,動彈不得,幸好李皇叔也能主陣,甲板修士士氣大振。

目睹二元重水之威,此時,甲板修士對李皇叔信心倍增,接陣而戰,有條不紊。

李雲聰心知不是自己,雖然沒弄清楚是誰在暗中幫忙,但是這個時候,這個黑鍋,他李雲聰只有背上了。

築基修士接陣而戰,賀雄傑再次覺得精神一振,大陣牽引之力降臨在自己身上,心中一動,一把銀色細劍出現在手中。

細劍薄如羽翼,長三尺,流線順滑,銀光閃爍。

細劍一舉,大陣之力已經加持而至。

細細的薄劍之上,頓時潔白的光華大作,一片白色光華落在細劍之上,附著在周圍,形成一個劍型裝甲。

細劍看上去,瞬間變成了一把銀光閃爍的寬刃闊劍。

手一拋,銀光闊劍飛到半空,迎面對上了盤旋飛舞而來的噬血魔劍暗紅羅盤劍影。

銀光闊劍對上噬血魔劍,空中又是一片交擊撞擊之聲。

空中四位真人蓄勢待發,但並沒有發動進攻,反而凝神以待,準備隨時對築基修士方陣伸出援手。

如果真讓噬血魔劍輕鬆吸血補充洛鵬飛的消耗,戰局就十分不利了。

無論如何,洛鵬飛沒有向他們發動進攻之前,先阻擾洛鵬飛吸血。

噬血魔劍第一次對上賀雄傑的飛劍時,一連串碰撞之後,強勢擊潰飛劍沖入築基修士之中。

正常情況下,現在的戰果應該相差不大才是。

但是意外發生了。

銀光巨劍攔住噬血魔劍,一連串碰撞之中,居然毫不示弱。

銀光閃閃,劍體晶瑩,絲毫不落下風。瞬息對抗了不下百十次。直到兩把劍的能量都消耗一空。還是不分勝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