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仙俠武俠小說 >九煉歸仙 >第六百三一章 獻祭召喚

第六百三一章 獻祭召喚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仙俠武俠

正如應玄虎猜測的一般,洛鵬飛的血光手印乃是一種強悍的秘術。

秘術威能強大,也有一些限制。

洛鵬飛前後凝練出兩枚血手印。

前面幾年時間,依靠兩枚血手印,洛鵬飛悄悄控制了風雲兩位金丹修士,歷經幾年時間,又乘兩位修士大戰神豚的時機,方盡全功,吸盡兩位金丹的精血真元,化為洛鵬飛修為進階的養料,也讓洛鵬飛的戰力從金丹初期直指金丹大圓滿。

消化了風雲的血手印解放出來。

但大戰隨之而來。

洛鵬飛眼紅七彩神豚一身神血,大戰之際,將其中一枚血手印打入七彩神豚體內,目前正在跟神豚糾纏,逐步蠶食神豚。

而另一枚血手印,卻打入了鍾小豪的體內,原意乃是控制鍾小豪,讓他不能用戰陣之法幫助甲板上的築基修士,方便自己拿噬血魔劍吸取修士之血為己所用。

計劃完美無缺。

奈何意外出現。

風雲號上居然還隱藏了一個實力詭異的修士。

能定身。

不僅僅如此,好像還隱藏了一個大陣師,陣道造詣不在鍾小豪之下,一樣能指揮甲板築基修士接陣自保,讓自己的一番盤算落空。

洛鵬飛不是甲板上的築基修士,自然能看得出來,暗中主持大陣的,絕對不是皇叔李雲聰。

因為李雲聰在全力御使二元重水,壓根兒就騰不出精力來。

最大的可能倒是賀雄傑,不過。也有點不像。

戰局越來越壞。長此下去。洛鵬飛覺得自己怕是難覓勝機,為今之計,只有強行驅動血手印,只要兩枚血手印回來,相信自己有機會獲取優勢。

驅動血手印的時機並不成熟。

尤其是七彩神豚身上的血手印,七彩神豚一身神血,慢慢消化的話,能幫助洛鵬飛更上一層樓。絕對大補。

因此,洛鵬飛第一選擇是驅動鍾小豪身上的血手印。

此時驅動血手印,也有點不成熟,得不到鍾小豪多少精血,很可能會導致鍾小豪直接爆體而亡,但戰局不利,也顧不得那麼多了。

但是,讓洛鵬飛意外的情況再度發生了。

驅動血手印,居然沒有絲毫反應。

鍾小豪既沒有爆體而亡,也沒有被吸成人干。相反,他的血手印好像被什麼東西給困住了一般。和他的心神聯繫也變得若有若無,淡了許多。

洛鵬飛一邊飛速應對四位金丹真人的猛攻,心中一邊腹誹,為何會如此?

神識掃過盤膝而坐的鐘小豪,發現鍾小豪依然是一臉紅斑,臉上的神色也顯得較為吃力,應該是在全力應對血手印。

那麼,出現意外的原因很可能就是鍾小豪修鍊有一種秘術,正在對抗自己血手印的侵襲。

洛鵬飛並不擔心鍾小豪的秘術能怎麼樣自己的血手印,因為那實在是太過於荒謬。

不過,現在的情況是,不知道什麼原因,鍾小豪身上的血手印自己驅動不出來了。

強勢念起口訣,又嘗試了幾次,依然沒有絲毫效果。

洛鵬飛暗罵一聲該死,很無奈地,目標一轉,開始驅動七彩神豚體內的血手印。

很快,洛鵬飛聯繫上七彩神豚體內的血手印。

血手印已經隨著七彩神豚沉入茫茫大海,深不知幾許,這枚血手印要正常的多,雖然在深海之中,但是聯繫上之後,比鍾小豪身上的血手印感覺要清晰的多。

口訣驅動,洛鵬飛強行御使血手印向自己接近,同時,加大秘術施為,強行吸取七彩神豚精血進入血手印之中。

七彩神豚一身精血乃是寶葯,就算是倉促驅動,也要撈上一把,不能輕易錯過。

感覺到血手印正在向自己高速接近,洛鵬飛心中稍稍安定下來。

紫瞳血眼之中,寒光閃閃。

一旦血手印回歸,馬上就可以強勢滅掉幾個金丹對手。

居然被幾個金丹修士壓制住,洛鵬飛心中憋了一股子邪火。

孫豪丹田之內,兩層罡氣如同棉絮嚴嚴實實包裹住血手印。

血手印在五寸神罡之中,猶如一枚超大個的血晶,正在被逐漸消化吸收。

洛鵬飛的血手印秘術應該是用身上奇妙的血煞凝鍊而成。

血煞兇猛難纏,對其他修士來說就是洪水猛獸,相當難纏,但對凝鍊了三殺機的孫豪來說,血手印不過是個頭大點,頑固一點,消化比較困難的超大號血晶而已。

洛鵬飛驅動血手印的時候,血手印在神罡包裹之中開始蹦躂,勉力跳動了幾下,然後就被孫豪的兩種罡氣強勢鎮壓下去。

洛鵬飛太過自信,沒有往孫豪能煉化血手印的方向去思考,只是認為孫豪不過是有秘術能對抗而已,居然沒有暴起發難,這讓已經做好應戰準備的孫豪稍稍覺得有些意外。

四明兩暗,一共六名金丹修士,方能佔據一定上風,壓制洛鵬飛。

孫豪心中,對古魔洛鵬飛的戰力也是忌憚無比,雖然在煉化血手印,但大部分精力依然在密切關注戰局,以便隨時施以援手。

血手印的感受越來越明顯,洛鵬飛臉上浮現出猙獰笑容。

大海之中,海浪再度高了起來,波濤洶湧。

有修士發現異狀,大聲喊了起來:「海獸,海獸又來了,大家小心。」

叫喊聲中,大海之中泛起七彩光芒。

七彩神豚龐大的身軀緩緩浮了上來。

此時的七彩神豚,背鰭不停搖動,尾巴不停拍打海面,掀起一陣陣巨浪,但是。頭部卻好像被無形地力量牽住一般。身體不由自主。緩緩向風雲號靠了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