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仙俠武俠小說 >九煉歸仙 >第六百三五章 前因後果

第六百三五章 前因後果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仙俠武俠

空中的戰局瞬息變化。

鍾小豪化身的怪獸再度驅動漫天雷霆,雷霆居然如同箭陣,齊射虛空巨獸同一身體部位。

萬千雷霆轟隆,銀蛇根根飛舞。

鍾小豪在空中掀起了一片雷霆煉獄,猛然擊中了虛空巨獸。

然後,龐大威猛至極的巨尾應該是受到了傷害一半,迅速縮了回去,風雲號上空恢復了風高雲淡。

大戰稍息。

天空之中,孫豪感覺頭稍稍一暈,心中不由暗覺僥倖。

化身時間到了。

化身太古雷獸對戰虛空巨尾,消耗之大,超出平常許多,尤其是連續施展兩次半徑八格雷擊術,加上一次強力御雷術,更是瞬間差點掏空了孫豪的魂力。

雙翅一扇,孫豪空中稍稍一頓,盤旋兩圈,然後俯衝而下。

半空之中,後腿一蹬,化身雙腿,前腿一揚,化身雙臂,頭一擺,化身成人。

雙臂一展,巨大的雙翅縮回了體內,雙臂伸開,孫豪肉身臨空,單腿微微一曲,人站在了風雲號光禿禿的桅杆之上。

風雲號上大戰開啟之後,風帆就已經收了起來,要不然,大戰餘波早就將風帆衝擊的千瘡百孔了。

單腿立於桅杆之上,孫豪和空中四名金丹互成犄角,隱約把甲板上的洛鵬飛給包圍了起來。

虛空巨獸雖然被擊退,但洛鵬飛依然活蹦亂跳。

古魔一族的洛鵬飛實力強悍,孫豪自覺單獨對上,怕也難是對手,但是加上空中其他幾名金丹真人,應該能跟魔頭一戰了。

孫豪此時,站在陽光之中。唇紅齒白,玉面如春,衣衫颯颯,飄逸俊逸,甲板修士,無不感嘆一聲。好一個英俊少年。

當然,心中更是感嘆,好厲害、好年輕的金丹真人。

只不過,孫豪回歸,甲板上短暫的沉默了一下,很多修士還沒從虛空巨尾的震撼之中清醒過來,還有的修士看向孫豪的眼光之中也充滿了疑慮。

孫豪化身不知名怪獸,來歷可疑,前面出來個古魔洛鵬飛。該不會又出現一個怪物鍾小豪吧,不少修士心中甚至是產生了淡淡的畏懼感。

應玄虎和李雲聰對望一眼。

金姓真人雙手對孫豪一拱,臉帶微笑大聲說道:「謝謝鍾師兄解風雲號之危,不知師兄來我風雲號有何指教?」

孫豪掃了一眼甲板上的修士,修士們些許驚疑神色盡收眼底,臉上微微一笑,右手一揚,自己的青雲門身份令牌出現在手掌之上。

右手高舉令牌。孫豪朗聲說道:「青雲門,青雲港鎮守修士孫豪孫沉香。見過各位道友。」

青雲門,青雲港鎮守真人,孫豪孫沉香。

雖然不知道青雲港什麼時候多了一位鎮守真人,但是孫豪手上的令牌卻是貨真價實的,現場不少築基修士都一眼認了出來。

孫豪孫沉香,居然是一名青雲門的封號真人。

封號就代表了戰力。代表了特殊的地位。

難怪他的實力會如此強悍。

金李兩位真人對望一眼,臉上浮現出大喜過望的神色,齊齊對孫豪躬身行禮:「李元橋、金三崢見過沉香真人,還請沉香修士主持風雲號大局,我等唯沉香真人馬首是瞻。」

風雲兩位修士被暗算。可以說風雲號上就失去了主心骨。

應玄虎和李雲聰雖然修為高深,但不屬青雲港統轄,孫豪孫沉香的出現,無疑就讓金李兩位真人有一種找到了靠山的感覺。

不僅僅是兩位真人如此,甲板上,幾乎所有築基修士都齊齊歡呼起來,比較整齊地,異口同聲地大聲說道:「見過沉香真人,請真人主持大局。」

孫豪化身雷獸驅散雷雲,不少修士就銘感於心,大戰開啟之後,又主持陣法,救下了很多修士,剛剛,更是大展神威,擊退虛空巨尾。

加上孫豪身份特殊,居然是青雲港鎮守真人,馬上,風雲號上的修士們有種感覺,感覺風雲號航行在黑暗的雨夜之中,看見了高聳的燈塔。

甲板上恐怖的古魔洛鵬飛也不那麼可怕了。

因為風雲號來了大救星。

此時,看到孫豪淡淡的一臉笑容,所有修士心中不由安定了許多。

有沉香真人在,自己等人怕是真正得救了。

賀雄傑一雙耳朵依然通紅,不過臉上浮現出絲絲意外表情,眼神中閃過一絲莫名笑意,倒是沒有跟其他築基修士一樣給孫豪鞠躬行禮,依然是一臉笑容,鶴立雞群一般,站在甲板之上。

聽到孫豪自報名號,應玄虎又迅速跟李雲聰交換了一下眼神。

李雲聰對應玄虎點點頭,表示自己知道孫豪孫沉香,然後朗聲說道:「對面可是築基戰金丹,三災十二難,丹成超一品,越階斬妖夜的孫豪孫沉香?」

孫豪臉上稍稍露出訝異神色,沒想到南洋之地也有人知道自己的光榮事迹,不由雙手微微一拱:「皇叔好眼力,正是孫豪孫沉香。」

地面之上,一直靜觀事態變化,好像是袖手旁觀的古魔洛鵬飛聽到孫豪一連串的戰績之後,臉上浮現出若有所思的神色,眼神之中,閃過一絲莫名笑意。

應玄虎雙手一拱:「盛名之下無虛士,沉香果然有絕世之能,佩服。」

孫豪也微微一笑回禮:「應島主也是好修為,好算計,沉香此次出海,原本只想領略一番大海風光,沒存想被島主看中,不由自主,身陷是非,卻是欲罷不能了。」

應玄虎臉上微微一紅:「玄虎魯莽,有眼不視真人,不過,真人你請看。」

說話之間,跑來一枚玉簡。

孫豪手接玉簡,還沒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