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仙俠武俠小說 >九煉歸仙 >第六百三九章 入主風雲

第六百三九章 入主風雲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仙俠武俠

孫豪身體不由微微一抖,皮膚有點發涼的感覺,打了一個寒顫。

賀雄傑手拿鋼刺鬍鬚,感受到了孫豪的異常,不由側頭問道:「小豪,有什麼不妥嗎?」

孫豪臉上浮現出淡淡笑容,目視遠方,緩緩說道:「沒事。」

修士一生,怎麼可能少得了危險,既然已經如此,多想無益,要來便來,接著就是。

大戰結束,甲板上,喻不欲已經在指揮築基修士們打掃戰場。

築基修士們幹勁十足,鬥志高昂,雖然說風雲號兩位當家的隕落的不明不白,但是,風雲號上的實力現在空前強大,連古魔都給滅了,縱橫大海,指日可期。

賀雄傑手腕一振,取出一個玉瓶,鋼刺鬍鬚收入玉瓶之中,想了想,並沒有把玉瓶給孫豪,而是手一番,收了起來。

嚴格說來,鋼刺鬍鬚就是燙手山芋,賀雄傑此舉,卻是在幫孫豪分擔部分壓力。

孫豪眼中精光一閃,沒有說話。

賀雄傑大可以不必如此,兩人的交情應該沒到如此地步,他為何如此?

應玄虎和李雲聰對◆望一眼,李雲聰點了點頭,應玄虎開口說道:「沉香真人,幾位道友,應某和李兄大仇得報,卻是不克久留,擇日不如撞日,就此告辭,日後天空海闊,或可有再聚一日,還有,歡迎各位道友前往冰火島做客,讓應某和李兄一盡地主之誼。」

金李兩位修士齊齊拱手:「應島主,李皇叔,好說好說,有時間一定前去叨擾。」

風雲號常年混跡南洋,倒是很有可能會路過冰火島,冰火島上的一些特殊修鍊資源卻也是價值連城。能和兩位金丹真人解下善緣,對風雲號來說百利無一害。

孫豪雙手微微一拱:「應兄,李兄,有時間可以多到青雲港轉轉,青雲港期待和冰火島更深一層的合作交流。」

「好」,應玄虎哈哈大笑。和李雲聰雙雙騰空,向冰火島的方向御空而去,聲音遠遠傳來:「就依沉香所言,青雲港只管前來冰火島交涉,沉香但在青雲港一日,冰火島自為青雲港友鄰……」

李雲聰也朗聲說道:「歡迎沉香前往冰火島,我自掃榻以迎。」

孫豪微微笑著,雙手遙遙一拱:「多謝二位兄長看重,有機會。沉香一定會去拜訪二位兄長。」

空中李雲聰和應玄虎的哈哈大笑中說道:「一定,一定,就此說定了。」

李雲聰和應玄虎化為黑點消失在了遠方。

孫豪看向賀雄傑。

賀雄傑笑了,揚手拍拍孫豪的肩膀,大大咧咧地說道:「沉香,不要看我,我也有要事在身,不克久留。風雲號卻是只能讓你鎮守了。」

孫豪微微一愣。

風雲號遠征南洋,沒有金丹後期實力修士坐鎮根本就走不出多遠。

金李兩位真人對此心知肚明。也迫切希望孫豪能留下來主持大局,賀雄傑如此說法倒是正中他們下懷。

賀雄傑說完,兩位真人,包括一些留意著金丹動靜的築基修士齊齊向孫豪希冀地看了過來。

風雲號目前狀況,毫無疑問孫豪就是最合適的領導者,論實力。足以保證風雲號在深海之戰橫行,論地位,乃是青雲港鎮守修士,身家清白,讓人放心。

孫豪楞了楞。稍稍思考一下,緩緩開口說道:「既然如此,沉香自然會坐鎮風雲,把風雲號帶回青雲港了,再做計較吧。」

聽到孫豪的話,甲板上,響起了一陣歡呼聲。

金李兩位真人也面帶微笑,對孫豪微微鞠躬:「那就請沉香真人主持風雲號大局了。」

賀雄傑哈哈笑,很自然地拍拍孫豪肩膀,對四周歡呼的風雲號修士抬手一指:「沉香,看來,你很得人心,他們都盼望著你留下來呢,哈哈哈。」

孫豪微微一笑:「其實賀兄實力一樣深不可測,如果你能留下主持大局,怕是更比沉香合適。」

入主風雲,對孫豪接下來的行動會有所幫助,但所謂的位子越高,責任越大,入主風雲號,卻也無形之中給孫豪帶來了羈絆。

如果可以,孫豪倒真是希望能自主行動。

但賀雄傑不給孫豪機會,哈哈大笑聲中,賀雄傑肉身騰空,嘴裡說道:「沉香,風雲號就交給你了,我有要事去忙,再見,不送,哈哈哈。」

大笑著,賀雄傑看準一個方向,急速破空而去。

孫豪心中一動,站在甲板上,高聲喊道:「賀兄,日後我們該如何聯繫?」

應玄虎和李雲聰來歷清白,以後要見,直接去找就是。

賀雄傑從頭到尾都神神秘秘的,說是接了青雲港任務,但是孫豪記憶的資料之中,青雲門並沒有這一號金丹修士駐守青雲港。

賀雄傑來歷成謎。

遠處,賀雄傑哈哈大笑,高聲唱到:「相逢相間不相識,青雲七峰話一劍;何其雄哉何其傑,無常人生事無常……」

高唱聲中,化為一個黑點,消失在茫茫大海海面之上。

看著高歌而去的賀雄傑,孫豪情不自禁搖頭苦笑,心說:「原來是他,難怪如此神秘。」

如果孫豪沒有猜錯,所謂的賀雄傑,其實就是青雲七峰之中,最為神龍見首不見尾,最為神秘的無常峰峰主。

無常峰峰主最擅化形,常常以普通修士身份行走。

青雲港坐鎮主持大局的就是他。

沒想到,他會親自出馬調查風雲號上的此番變故。

知曉了賀雄傑的身份,很多疑問就迎刃而解。

為何賀雄傑會對自己如此熟悉,會對自己如此自然,無他,自己人爾。最後,賀雄傑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