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仙俠武俠小說 >九煉歸仙 >第六百五三章 呼之欲出

第六百五三章 呼之欲出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仙俠武俠

孫豪手中拿著幾株纖細絲狀靈草,靈草通體雪白,幽香陣陣。

這是孫豪得自玉京礦洞的特殊靈草「雪蓀」。

「雪蓀,香草也」,用特殊手段催動後能散出不同級別的香氣,吸引靈獸。

獲得雪蓀之後,孫豪就交給古雲在培育,多年前就已經培育出一大批雪蓀,孫豪帶了不少在身上備用。

海狸獸深藏海底,如果不用特殊手段,真讓築基修士去一隻只找來殺,效益怕是不佳,萬枚海玄石不知道要找到猴年馬月去。

雪蓀對靈獸有著很獨特的吸引力,當年,埋在地底的鑽山龍都能嗅到香味跑出來。

同理,藏於海水之中的海狸獸也逃不脫致命的吸引。

一隻只海狸獸嗅到香味,疑惑地從海里鑽了出來。

然後,它們現,香味的來源居然籠罩在一片白霧之中。

白霧皚皚,視力並不是很好的海狸獸看不清裡邊到底有些什麼,但是,好像是裡邊有個海島一般。

一隻只海狸獸在海面上稍稍猶豫,然後開始向香氣來源的方向遊了過來。

孫豪已經停了風雲號船體上的部分防護陣法,海狸獸毫不費力登上甲板,然後,就遭遇埋伏在甲板上的築基修士的迎頭猛擊。

海狸獸本身實力並不強,築基修士接陣埋伏,偷襲狀態下,擊殺海狸獸是一殺一個準,毫不費力。

雖然不知道孫豪用了什麼手段讓海狸獸自動送上門來,殺海狸獸殺到手軟的修士們,心中充滿了佩服。

如此幾乎不用費多大的勁,就能收穫海量修鍊資源的做法簡直就如同作弊一般,神識所及之處,四面八方的海域之中,海狸獸蜂擁而至,如同受到致命吸引一般,直衝風雲號而來。

風雲號藏於濃霧之中。修士們在甲板接陣,只要等著海狸獸送貨上門即可。

唯一需要期盼的是海狸獸會從自己的修士小隊防守區域登上甲板。

風雲號在孫豪的驅動之下,帶著濃濃的迷霧在海玄列島之間緩緩移動,施展保持著一定數量的海狸獸吸引量。讓甲板的修士差不多忙碌不停,但同時又不至於手忙腳亂。

築基修士們,偷襲、擊殺、剝皮、挖海玄石,一套流程下來,基本上第二隻海狸獸又殺上了甲板。於是又開始重複。

海狸獸雙眼受到濃霧迷惑,不知道風雲號上的具體情況,但耳目卻是相當靈敏。

修士們擊殺海狸獸度極快,但都十分小心,力求一擊必殺,力求不鬧出太大的動靜,驚擾到後續海狸。

雖然大家都壓抑著興奮沒有大聲喧嘩,但是以己度人,相互都知道大家的收穫都很不錯。

源源不斷的海狸獸送上門來。

一顆顆海玄石納入儲物袋中。

結金丹已經在向大家招手了。

整整三天時間,修士們殺到手軟。甲板上鋪滿了一層又一層乾涸的血跡,不知道擊殺了多少海狸獸,也不知道收穫了多少海玄石,只知道海狸獸出現的頻率越來越久。

最終,甲板上的孫豪嘴裡微微一聲嘆息,手腕一振,收起了雪蓀,手一揮,撤去了風雲號上的陣法。

慢慢的,好像有海風吹拂。濃霧逐漸淡去,風雲號重新出現在了大海之上。

濃霧完全消散,雖然神識之中早有掃視,對風雲號上的情況早就熟悉。但是,修士們依然被風雲號上的一幕壯觀景色深深震撼了。

原本黝黑亮的風雲號四周船舷完全染成了暗紅的血色,而風雲號原本十分寬敞的甲板上,此時已經堆積起來一座如同小山一般的海狸獸屍身。

淚淚血跡依然從中間的屍體中不停流出,流淌在甲板之上,讓整個甲板如同是一片血色煉獄。

饒是修士們見慣了殺戮。親眼目睹風雲號上如此奇景之後,依然有不少修士忍不住哇哇作嘔。

桅杆上,孫豪的眼中也閃過絲絲不忍。

修士修行,一路鮮血鋪就。

海狸獸的末日,倫娜海牛的末日,都只是因為自己需要煉製本命法寶須彌凝空塔。

然而須彌凝空塔還是正道法寶,都需要用如此海量的海獸陪葬,不知道魔修一些邪門的法寶,又是需要何等海量的生命為代價?

海狸獸皮毛價值不菲,一身海狸肉也是不錯的靈膳膳材,不少修士的儲物袋裡,裝了不少海狸獸。

但是,風雲號擊殺的海狸獸數量實在是過於龐大,每個修士的儲物袋基本裝滿之後,最後沒辦法,就只能堆積如山,堆在了風雲號的甲板之上。

皮毛已經剝掉了,海玄石也掏走了。

混跡南洋的修士都是剝皮抽筋的能手,不少修士手藝之純屬,連孫豪都甘拜下風。

大量剝過皮的海狸獸堆積在甲板之上,現在,卻是必須要清理掉了。

看看染血的甲板,哪怕甲板上的都是修士,也大都覺得,清理甲板怕是不會太輕鬆,甲板上的血跡幹了一層又一層,完全清理乾淨,恢復甲板本來面貌,卻也是個較大的工程。

看看堆積如山的海狸獸,孫豪不由看看左邊肩上的小火。

小火臉上露出絲絲噁心的表情,伸出爪子捂住了眼睛,示意孫豪自己不會幫忙的。

小火是大胃王不錯,生吞倫娜海牛沒壓力不錯,但是,現場如此多被剝皮抽筋的海狸獸讓她吞,真心覺得噁心。

孫豪無奈聳聳肩。

看來,只有讓下邊的修士自己去忙活了。

可是,沒等下邊的修士開始忙活,孫豪右邊肩頭,萌萌的粉紅小章魚猛地八足一點,從孫豪肩頭一躍而下。

貌似十分興奮地,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