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仙俠武俠小說 >九煉歸仙 >第六百五五章 八足變形霸王章

第六百五五章 八足變形霸王章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仙俠武俠

收集到萬年陰鐵和地底火砂之後,須彌凝空塔可以進行第一次煉製,雖然不能最終形成法寶,只能成就法寶胚胎,但是已經可以收進丹田溫養。

先把胚胎煉出來,然後,慢慢尋找息壤,完成最後的煉製。

孫豪已經做好了長期奮戰的準備。

修鍊到如今,孫豪已經明白過來,越是價值連城的修鍊資源,越是難得,但是一旦獲得,越是能對自己的修鍊形成巨大的幫助。

孫豪現在煉化擂鼓十方俱滅錘成為本命法寶也不是不行,煉化之後,也會相當強悍,巨大的力量加成能讓孫豪揮錘戰四方。

但相比之下,孫豪可以肯定地說,如果能煉成須彌凝空塔,其威能可能會是擂鼓十方俱滅錘的十倍百倍之上。

因為體內有了劍魄沉香在,手中也有擂鼓十方俱滅錘可以揮舞,還有一些雜七雜八的法寶也勉強可以用,孫豪現在倒是不差對敵手段。

既然如此,煉就要煉最好的,孫豪決定花點時間,不惜辛勞也要把須彌凝空塔給煉製出來。

息壤絕對難得不錯,但既然大陸上有過面世的記載,就不能說完全沒有機緣。

等須彌凝空塔進入丹田之後,下一步,孫豪會先行在南洋一個特殊場所修鍊輪金決,輪金決成之後,再踏上尋找息壤的漫漫修仙路。

當然,孫豪雖然如此安排,但世間之事,常無定律,尤其是孫豪身邊,常有意外發生,事情會不會按照他的計劃走。還真是很難說,有的時候,說不定什麼地方就會出現變故,孫豪規劃再好,有時候也趕不上變化。

規劃始終只是一個方向,到底如何走。還得看實際情況。

大海之上,孫豪放開神識,急速飛行,一邊規劃自己的修鍊,不過三日功夫,已經到達了青蚨列島島嶼範圍之內。

海玄列島乃是弧形排列,而青蚨列島則是一連串的島域如同一串珠子,點綴在大海之上,從第一島嶼看過去。如同排列相當均勻的一條筆直的直線。

進入南洋之前,孫豪做足了功課,對青蚨鳥和青蚨列島都有了不少了解。

青蚨鳥異名魚伯,乃是一種很有特色的靈獸。

古典籍《搜神記》有云:南方有鳥,名嫩蠍,一名惻蠍,又名青陳,形似蟬而稍大。味辛美,可食。生子必依草葉。大如蠶子。取其子,母即飛來,不以遠近。雖潛取其子,母必知處。以母血塗錢八十一文,以子血塗錢八十一文,每市物。或先用母錢,或先用子錢,皆復飛歸,輪轉無已……

這段話的意思是說,青蚨鳥形狀似蟬、蝶且稍微大一些。顏色美麗,食之味道鮮美。它產卵必須要依附著花草的葉子,大小像蠶蛾之卵。

古修士用「青蚨還錢」來形容其典型特色。

所謂青蚨還錢。就是用母青蚨的血塗在銅錢上,用子青蚨的血塗在另外的銅錢上,每次去買東西,有時先用母錢,有時先用子錢,用掉的錢都會再飛回來,循環往複,錢永遠都用不完。

在修真界,沒有修士搞青蚨還錢的無聊事,因為銅錢對修士來說是沒有什麼用的。

但是,不少修士卻千方百計會捕捉一些青蚨鳥,用特殊的辦法餵養之後,往往也有特殊的用途。

比如在迷宮之類的地形之中,青蚨鳥就跟引路蜂有著異曲同工之妙。

只要在迷宮之外放上一隻青蚨,那麼修士就不用擔心在迷宮之內迷失了方向,青蚨總會找到迷宮的出口。

還有的修士也會用青蚨之血定位標註敵人或者是親人,藉以隨時掌握對方的行蹤。

青蚨的特性,說穿了就是血脈遺傳的一種定位能力。

表現在青蚨列島的野生青蚨身上,定位能力就是一種很討厭的能力了。

只要修士擊殺了青蚨,很可能就會被青蚨定位,除非是修士飛快離開青蚨列島,要不然,等待修士的就是數之不盡的青蚨襲擊。

在青蚨列島範圍之內,無論修士躲在那個旮旯里,哪怕是大海之中,只要沒有達到一定深度,青蚨鳥也會準確無誤地找到修士展開圍攻。

想一想青蚨鳥那比蟬大不了多少的體型,再想一想它體內可能會存在的火砂,再想一想煉製須彌凝空塔需要的地底火砂的分量,孫豪就覺得一陣頭大。

三個月,孫豪還真的不敢肯定自己就一定能收集到煉製法寶所需的足夠分量。

須彌凝空塔的煉材就沒一樣是那麼簡單的。

青蚨鳥個頭不大,實力強勁。

個頭不大就代表它的身上沒有太多的修鍊資源。

沒有修鍊資源而又實力強勁,還真是只有閑的蛋疼的修士才會前來找它們的麻煩。

偶爾才有那麼一兩個特殊目的,需要培養引路靈獸的修士偷偷摸摸光顧青蚨列島,但往往也是打一槍就跑,偷了幾隻青蚨鳥卵馬上溜之大吉。

少了修士捕獵,青蚨鳥的繁衍狀況十分良好。

整個青蚨列島,十多連珠島嶼,基本都是青蚨鳥的天下。

孫豪肉身騰空,緩緩從空中落向海面。

青蚨列島海域還是不要在高空飛行的好,那樣只會成為青蚨鳥的活靶子。

南洋很多海域是禁飛的,孫豪可不敢以身涉險。

漂浮在海面,孫豪臉帶笑容,淡然看向青蚨列島方向,心中再次思考,仔細過濾自己的行動方案。

如果可能,孫豪並不想大造殺戮。

但是如果自己的辦法行不通,不得已的情況下,孫豪卻也只有強來了。

飄立海面之上,孫豪沖自己右肩上的小章魚露出一個燦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