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仙俠武俠小說 >九煉歸仙 >第六百六九章 即將月圓

第六百六九章 即將月圓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仙俠武俠

?落月沉餘影,夜鷹流暗光。鏖戰通宵,落月西沉時,巨大的夜鷹化為一道暗光,隨著空中明月消失無蹤。

激烈的戰場,硝煙平靜。

海面上,海戰餘波盪漾,轔轔朝暉之中,反射出柔和的光芒。

海船甲板上,修士們盤膝而坐,打坐恢復。

一夜激戰,不少修士都消耗一空。

大戰稍息,正在恢復狀態。

一夜大戰。

統計結果很快出來。

一夜下來,三神船隊僅僅是滅殺了不到千隻夜鷹。

而三神船隊之中,隕落修士也達到了二十多人。

倒是風雲號霸海神舟範圍之內的修士,隕落極少,有一名修士隕落還是因為此修士見獵心喜,跳出了神舟保護圈,衝進了海面,返回不及而被夜鷹圍擊致死。

海面上,不少修士遺體擺在了甲板之上。

三神號修士肅然而立,垂首道別。

混跡南洋,生死存亡只在一念間。

二十多名隕落修士,如今甲板上,不過十人遺體。

將軍難免陣前亡。

今日別人隕落,很可能明日就是自己。

修士們心有戚戚。

藍國純垂首盤坐在白頭海雕背上,白頭海雕高傲的頭顱也垂了下來,一如在哀悼修士。

鍾麗娟脆聲唱到:「兒女情,且拋卻,瀚海志,只今決。手提三叉戟,身佩白玉珏,飢啖海獸頭,渴飲海獸血……」

三神號上,修士們齊齊低沉地唱起了海神歌:「落葉蕭蕭,壯士血熱,寒風如刀,悲歌聲切……」

悲歌聲中,獨眼浩三高聲喝道:「兄弟們好走,送行。」

三神號修士,包括風雲號修士齊齊垂首。

獨眼浩三大手一揮,甲板隕落的修士齊齊飛向大海。撲通撲通聲中,落入大海之中。

跟獨走南洋的風雲號有所不同。

三神號船隊由很多海船組成,混跡南洋之中,為了提振士氣。為了增加船隊榮譽感,鍾麗娟自編了「海神歌」。

每遇大戰,三神號修士高歌而起,慷慨而戰,平添幾分豪氣。

同樣是葬身大海。

歌聲之中海葬。和無聲無息隕落大海之中,意義截然不同。

三神號航行南洋十多年,已經形成了獨特的風格。

每當有修士在海戰之中隕落之後,三神號都會為其舉行海葬,歌聲之中,緬懷修士,回憶蟄笪宗的點點滴滴,堅定道心,形成合力,又有一些獨特的效果。

看著三神號修士神態莊嚴的肅然海葬隕落修士。桅杆上肅立的孫豪不由想起了昔日青雲門對決五行魔宗的戰場。

戰場之上,兩宗修士也是高唱戰歌,為宗門而戰。

歌聲之中,有多少如同旭日劍彭琳一般的熱血男兒慷慨赴死。

不過,孫豪怔怔地想到,今日今時,或者是再過去一些歲月,又有幾名修士會記得曾經的熱血?

如不是此情此景勾起了孫豪的回憶,彭琳差不多已經隱藏到了孫豪的記憶海底。

心中謂然一嘆,孫豪也隨著三神號修士低沉地吟唱起來:「落葉蕭蕭,壯士血熱。寒風如刀,悲歌聲切……」

夜鷹島群第一夜。

三神號隕落修士二十多名。

白天暫時歸於平靜。

但是,每名修士心中都知道,接下來,每一個夜晚。必將都有一場血戰。

夜鷹此時不知道躲在什麼地方養精蓄銳,它們一定會隨著明月的出現,再度化身巨鷹,抵擋三神號的入侵。

金丹修士簡單交流了幾句,三神船隊就地休整。

修士們以海船為單位,總結第一夜海戰得失。為今夜即將到來的血戰做準備。

海空之中,三頭白頭海雕高高飛起,穿入雲層之中。

藍國純把它們派出去偵查,一來看看夜鷹島群是不是還有其他強悍的敵人;二來也希望能找到夜鷹的落腳之地。

如果能在白天發現夜鷹群落,能在白天發動進攻,戰局一定就會大利三神號。

夜空,明月之下的夜鷹,借用了自然偉力,戰力倍增。

避實就虛才是最理想的戰鬥。

只不過,想來夜鷹白日間隱藏很好,要想發現它們並不會很容易。

白頭海雕也不知能否有所發現。

孫豪也返回了自己的修鍊室。

夜鷹離去之時如同暗影流光,速度極快,好像是悄無聲息地落入了大海之中,孫豪也沒能準確找到夜鷹消失的方位。

倒是也幫不上藍國純。

現在,孫豪的第一要務還是抓緊時間餵飽體內的須彌凝空塔。

要不然,孫豪的實力始終會發揮不出來。

現在的戰局倒是影響不大,但是一旦遇見真正的危機,真正的大戰之後,哪怕是有金李兩位修士相助,孫豪也很難保持得住風雲號的霸海神舟狀態。

白天就在各自修鍊的過程中一晃而過。

很快,夜晚來臨。

一輪皓月升空。

暗影流光再度出現。

夜鷹再度形成了一副「海上明月飛鷹圖」。

血戰再起。

一戰又是通宵。

是夜,適應了夜鷹戰鬥方式,修士損失少了許多,僅僅隕落了七八名修士。

但是同樣,夜鷹的損失也少了許多,統計表明,一夜戰罷,真正被擊落的夜鷹也不過兩百多隻。

早上,再度簡單的海葬之後,船隊恢復了平靜,修士們各自抓緊時間修鍊恢復。

第三夜,血戰如期到來。

是夜,夜鷹的攻擊強度稍有不足,沒有修士隕落,而夜鷹的消耗也很少。

只不過,明月西沉之時,看著空中的一輪明月,藍國純臉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