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仙俠武俠小說 >九煉歸仙 >第六百七三章 金丹中期

第六百七三章 金丹中期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仙俠武俠

?精純,至極的精純。

真元入體,孫豪馬上感受到了其無比精純。

精純度居然不比孫豪本體真元差多少。

孫豪心中不由暗自一喜,心說,這還差不多,不枉我浪費了許多資源。

如此純度的真元,差不多能直接化為丹田之內的真液,倒是能極大的加快自己的鍊氣進境。

凝神靜氣,驅動青帝木丹石胎,驅動小火苗,孫豪開始鯨吞海喝般,飛快地吸入真元。

在孫豪想來,氣室內真元雖然多,但屋子整體並不大,吸收完真元花不了多久。

但是真正開始修鍊之後,如同泡在瓊漿之中的孫豪發現,周圍真元減少的速度非常非常慢,按照如此速度怕不是一時半刻完不成修鍊了。

不過也不要緊,再怎麼說,夜晚來臨之前,應該是能收工的,孫豪不急不忙,沉入修鍊之中。

兩個時辰很快過去,屋子之內,真元源源不絕吸收進丹田之中。

不知不覺,孫豪體內,木丹和石胎開始有節奏的跳動起來。

而小火苗也在一閃一閃的閃爍不停。

而丹田丹海之中,真元沸騰,化為真氣,源源不斷烘托著金燦燦的金丹。

金丹在須彌凝空塔的塔尖滴溜溜轉動,轉動之中,不停低落真液,滴落的速度越來越快。

內視之下,看到須彌凝空塔,孫豪心中不由閃過絲絲疑惑。

到底是自己在塔裡邊?

還是塔在自己丹田?

好像是自己既在塔里,塔又在自己丹田之中?

很荒謬的感覺。

荒謬感閃過的同時。

孫豪心中突然又湧起了絲絲不妥的感覺。

孫豪感覺到了。

自己的真元居然齊齊迎來了突破的契機。

迎來了突破到金丹中期的契機。

修士修鍊到金丹期之後,修為進階並不容易,沒進一個小級別,往往都要幾十年。進大階,少者四五十年,多者幾百年都有。

孫豪結丹,滿打滿算不足十年。

居然就要晉級金丹中期了。

稍稍思索一下,孫豪馬上明白過來,自己只所以能如此快晉級。說穿了還是跟地底火淵之中的經歷分不開。

奇特的時間規則之下,孫豪每時每刻吸收著飽含火靈的不盡烈焰,修鍊了十幾年,為孫豪的修為晉級打下了堅實的進階基礎。

就算沒有須彌凝空塔,孫豪也不用十年即可水到渠成晉級金丹中期。

須彌凝空塔不過是縮短了孫豪進階的時間而已。

只不過,居然在這個時候迎來了晉級金丹中期的契機。

孫豪感到現在晉級,來到的並不是時候。

現在正在南洋之上。

船隊正在跟詭異的夜鷹在斗。

作為主戰修士的自己,缺席戰場,怕是會對戰鬥結果有著較大的影響。

但是。孫豪也知道,如果放棄進階,自己也就喪失一次大好的機緣。

資料記載,金丹修士進階也看機緣,有的金丹初期修士明明修鍊到了初期,進階就在眼前,但就是等不來進階。

強行進階往往也多以失敗告終。

放棄進階的機緣?心中實在有些不甘。

想想風雲號。

孫豪心底嘆了一口氣,暗自想到。看來,只能放過此次機會。等錯過南洋,穩定下來,再尋覓晉級的機緣了。

孫豪開始約束真元,試圖緩緩收功。

然而此時孫豪發現,自己想收功貌似已經有些遲了。

此時孫豪發現,感覺中。好像是自己在吸收須彌凝空塔「氣」室內的真元進入體內壯大自己的真元。

但實際上呢,更多的真元還是從丹田之內的須彌凝空塔直接倒灌進了金丹之中。

實際情況是,真元早就在了自己的丹田之內,現在只不過是從須彌凝空塔內流向了金丹。

孫豪馬上明白了自己進階的原因。

原來自己的真元積累已經達到了如此程度,也是到了進階的時候。

但是。孫豪馬上也遺憾地發現,自己此次,怕是想不進階也不成了,除非自己願意金丹受損。

心中一橫,不管了。

金丹晉級本就機緣難得,管不了那麼多了。

希望自己能在白天之內完成晉級,趕得上晚上的戰鬥。

要不然,就只能讓三神號修士自己去想辦法了。

不再想風雲號防禦事宜,孫豪沉下心來,開始晉級的修鍊。

木丹、石胎、小火苗在孫豪體內有節奏的隨著激蕩的真元跳動,速度越來越快,達到一定的速度之後,已經是在連續的震蕩不休。

然後「轟」的一聲,孫豪只覺得自己耳邊傳來一聲巨響。

真元激蕩牽引之下,木丹、石胎還有小火苗齊齊順著經脈湧進了丹田。

丹田之中,金丹在須彌凝空塔塔頂光芒四射,朦朦金光照射著整個丹田一片金色。

木丹、石胎還有小火苗衝進丹田之中,馬上好像是受到了丹田的吸引一般,很自覺地,分成三層,在自身跳動的同時,以金丹為核心,圍繞金丹以一定的速度轉動起來。

丹田之中,氣海升騰,不停升起真氣,滋養空中旋轉飛舞的木丹石胎小火苗,滋養凝立空中的須彌凝空塔和塔頂放射金光的紫紋大丹。

而寶塔之內,依然有真元源源不斷湧進金丹之中。

金丹滴液,滴在寶塔之上,沐浴寶塔,並順著寶塔滴落丹海,壯大著丹海的真液。

木丹也在滴落青色真液。

小火苗在濺落紅色火花。

石胎則在掉落黃色粉塵。

孫豪的丹田好像達成了一個內循環。

循環之中,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