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仙俠武俠小說 >九煉歸仙 >第六百七七章 一貧如洗

第六百七七章 一貧如洗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仙俠武俠

茫茫南洋,大海之上。

修士每前進一步,都是鮮血鋪就。

有隕落修士的鮮血,但更多的卻是大海原住民,原本的海獸或者是空獸的鮮血。

當四名金丹真人從夜鷹巢穴出來之時,周圍的大海已經一片鮮紅。

鮮血浸染,大海如血。

四名真人不是悲天憫人之輩,但也沒有太多的興奮,心中反而有著淡淡的悲嗆。

就連看起來沒心沒肺的獨眼浩三,也好像在不停地唉聲嘆氣。

夕陽西下,又是一個月夜即將來臨。

然而,今晚的月亮之下,註定不會再有夜鷹出現。

四名金丹真人站在夜鷹巢穴洞口,稍稍感懷了一下,開始分配剿滅夜鷹巢穴所得的收穫。

夜鷹果然只是皇級。

金丹實力夜鷹數量並不是很多,最強的夜鷹王也僅能跟藍國純旗鼓相當,其他夜鷹根本就擋不住獨眼浩三和鍾麗娟。

孫豪甚至都沒怎麼出手,整個夜鷹巢穴已經被三名金丹後期強悍地攻了下來。

攻下夜鷹巢穴之後,夜鷹島群最大的反抗力量被清除。

夜鷹島群也算基本開荒成功,三神號修士可以在一定範圍內修鍊資源了。

當然,在此之前,四名真人攻克夜鷹巢穴之後,收穫卻也不少。

夜鷹是島群霸主,巢穴之內五花八門的資源不少,藍國純做主分配,卻也並沒有虧待出力較少的孫豪。

其中靈石有三十多萬上品,孫豪分得了七萬。

靈藥、礦石什麼的,藍國純也是一分為四,只不過。孫豪考慮之後,放棄了靈藥礦石,轉而提出了收集夜鷹屍身的需求。

幾顆鷹丹已經抽出來分配了,夜鷹屍身價值並不是很大,夜鷹羽毛和身上的其他零件並沒有特殊的功用。

如果給築基修士,或許會值點錢。但給金丹修士,還真是作用不大。

雖然有點奇怪孫豪的選擇,但是藍國純也沒多問,很爽快地答應了孫豪的請求。

孫豪進入夜鷹巢穴之中,收拾海量的夜鷹屍首,鍾麗娟和獨眼浩三在清點其他資源,並探查周圍海域的情況,藍國純駕馭白頭海雕返回船隊以防不測。

夜鷹巢穴之中,四名真人幾個時辰下來。不知道擊殺了多少夜鷹。

真要一隻只收拾,怕是曠世日久。

進入巢穴之後,孫豪便拍拍小火和小章魚,示意他們自由行動,然後,神識一動,一個迷你小寶塔出現在右掌之上,滴溜溜轉動之中。散發出陣陣金光,照射周圍。

小火和小章魚不用孫豪招呼。兩個小傢伙蹦蹦跳跳深入到巢穴之中打牙祭去了。

孫豪手中的寶塔,放射的金光產生陣陣吸引之力,周圍散落的夜鷹屍首源源不斷吸進了寶塔之中。

孫豪之所以要下夜鷹屍首,兩個小傢伙食量大只是一方面,更大的原因卻是須彌凝空塔葷素不忌,只要是有靈力的東西都會照單全收。

孫豪猜測。「氣」室點亮的條件,很可能跟須彌凝空塔攝入的靈氣總量有關。

如此,包含靈氣的夜鷹屍首,可就是一筆龐大的靈氣來源。

是與不是,一試便知。

須彌凝空塔金光所照之處。夜鷹屍身憑空消失,被攝入塔內。

但是孫豪神識之中,寶塔之內,光芒而空無一物的大地之上,沒有看到任何夜鷹屍體存在的痕迹。

很顯然,須彌凝空塔依然有孫豪所不了解的結構存在。

攝入的夜鷹屍體消失不見,必然是如同孫豪投入的海量資源一般,補充進了須彌凝空塔之中。

情況也正如孫豪預料的一般。

夜鷹屍體攝入之後,「氣」室大門上的「氣」字開始發生變化。

「氣」字從底部開始再度煥發白色光華,好像重新亮了起來一般。

亮起的速度很快,但是也僅僅點亮一半之後,點亮的速度慢了下來,看起來是基本不動,但仔細觀察,孫豪發現點亮的進度以極為緩慢但十分均勻的速度在往前伸。

一邊驅動須彌凝空塔源源不斷地吸取夜鷹屍體,孫豪也在開始判斷須彌凝空塔點亮「氣」室需要的條件和點亮的過程。

可以肯定的是,點亮「氣」室需要海量的富含靈氣的資源。

但也可以肯定的是,點亮的進度,並不完全取決於靈氣的攝入速度。

從須彌凝空塔的表現來看,很可能是一定時間內,點亮的進度會有一定的限制。

驅動須彌凝空塔忙碌兩柱香時間之後,孫豪初步得出結論,按照進度計算,孫豪應該可以在子時左右完全點亮「氣」室。

那麼,孫豪初步得出結論,只要攝入的靈氣足夠,「氣」室應該能在一天之內,點亮一次。

孫豪嘗試了一下,「氣」沒有完全點亮之前,現在自己推不開房門。

也就是說,只要孫豪有足夠的靈氣資源,孫豪每天都可以進入須彌凝空塔修鍊一次。

結合第一次修鍊的情況來看,「氣」室完全點亮之後,可以供孫豪修行一個時辰,時間變速之後,也就是一年時間。

一天變為一年

想想這個修鍊速度,孫豪突然覺得不可思議起來。

如果真的是自己判斷的一樣的話,自己的修鍊要不要太快

別人修鍊一年,自己就修鍊了幾百年

會不會如此逆天

孫豪心中驚喜的同時,也有著淡淡的疑惑。

按道理,須彌凝空塔就算是再厲害,應該也不會如此逆天才是。

修鍊到金丹期,孫豪已經基本明白了一個道理,天道有理,有規可循,任何事物都自有其節度。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