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仙俠武俠小說 >九煉歸仙 >第六百八四章 與虎謀皮

第六百八四章 與虎謀皮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仙俠武俠

藍國純三人在空中交流良久,然後返回本陣。△↗,

三神船隊藍國純的指揮下,開始緩緩後退。

不一會,三隻船隊三角對峙,搖搖對立,中間圍成一個圓圈,空出了一片巨大的海面。

三神號上空,藍國純一臉冷峻地公布了交涉結果。

龍壩乃是南洋土生土長的的島嶼修士,對南洋的了解更甚藍國純。

他有真實的證據足以證明古湫海域達到了霸王級,海域之中,存在了霸主級海獸,很坦誠地指出,三支船隊不管是那一支單獨入海,都很難征服古湫,其結果很可能是船毀人亡。

龍壩提議三方船隊合力開荒。

南洋島嶼聯盟跟青雲門還有五行魔宗都是既有競爭又有合作,倒是不像青雲門跟五行魔宗修士一般,見面就會喊打喊殺。

五行魔宗和青雲門征戰不休,相互敵視,有了南洋島嶼聯盟的調和,倒是真的有了合作的可能。

龍壩明確表示,如果有一方不同意合作,那麼,龍船將聯合同意合作的一方,共同剿滅不願合作的一方。

五行魔宗和青雲門不可能合作對付南洋島嶼聯盟。

龍壩佔據了很大的主動。

再說,龍壩也的確是列出了確實證據,說服了藍國純和万俟臧亢,最終決定三分合作,共同開荒。

道魔合作,無疑與虎謀皮。

但是修士一生,與虎謀皮的時候少不了也免不了,孫豪雖然感覺不大習慣。但也沒有多說什麼。

確定了合作的大方向之後。三分開始爭論利益分配方案。

大家戰力差不多。誰都不願退步,商議的結果最終還是回到了訴諸武力上來。

當然,既然是商議,自然不會是三方混戰了。

整個利益劃為十等分。

三方相約,四三三分成。

誰拿四分,拳頭說話,實力決定。

一番商議之後,三方達成了一致。

三支船隊。在大海之上,打一場排位戰。

按照實力高低排出三方實力次序,排位第一者,得四成利益,其他兩隻船隊各佔三成。

當然,遇見緊要資源之後,選擇的順序也是按照一二三的順序來,挑選過一次之後,自動落到最後,依次類推。

三方排位。實力說話。

修真界歷來也是如此約定俗成的。

藍國純雖然對自己一方信心不足,但也不能示弱。更不能退卻,沉著地點頭應承了下來。

現在,召集孫豪幾人前來,商議排位戰事宜。

獨眼浩三眼中閃過絲絲不滿,看看孫豪,嘴裡不甘地說道:「大哥,他們這不是明擺著在欺負我們嗎?」

三神號船隊之中,孫豪的修為明顯弱了一截。

而且,万俟家族也好,龍家也好,都是配合良久的整齊船隊,風雲號加入三神船隊乃是臨時湊數的,很難說配合默契。

相比之下,怎麼看,風雲號都是三神號船隊的薄弱環節。

鍾麗娟也明白這個道理,不過她看問題的角度寬了一些,臉上也有著沉吟神色,鍾麗娟開口說道:「修士修真,一份實力一份話語權,如果三神號實力稍弱,排位第三卻也不能怨天尤人,三弟,你要知道,如果實力不濟,強行開荒,我們會更糟糕……」

鍾麗娟的意思很明白,什麼能力才能有什麼樣的權利。

如果排位戰落後,自然就只能乖乖享受第三的權利了。

藍國純看看孫豪。

孫豪沉著的微微一笑,點頭說道:「藍真人儘管安排,沉香自會全力出手,為船隊而戰。」

藍國純點點頭。

三方對戰,分四組兩輪,按照積分決定排位。

分組方式很簡單,各方四艘頂級海船,各自參加一組的積分戰。

一組有三艘頂級海船。

兩輪比賽分別是船隊大海戰,最強金丹戰。

南洋之中,衡量船隊實力的,恰恰也是船隊海船技和金丹戰力。

兩輪戰罷,實力強弱自然是一覽無遺。

比如孫豪代表三神船隊加入第四小組,那麼,孫豪就需要率領部分海船跟龍家和魔道万俟的頂級海船展開循環大海戰,兩戰,和則得一分,勝則得兩分。

然後,風雲號最強金丹也就是孫豪必須跟另兩艘的頂級金丹循環大戰,一樣,勝者得兩分,和得一分。

理論上,如果頂級海船和鎮守金丹實力夠強,一個組戰罷,可得分達八分。

最後,四組戰罷,得分相加,按照總體得分排出三方排序,決定利益分成方式。

對戰很公平,實力說話。

修士慣例也是一份實力一份話語權。

藍國純雖然有點不願,但也提不出反對意見,正如鍾麗娟所說的一樣,實力不行,強行開荒,結果一定也不會好。

當然,獨眼浩三之所以心中不滿,實際上還是對孫豪的實力不放心。

很有可能,風雲號所在的第四組,到時候基本得不到什麼分,如此一來,船隊整個戰績都會受到影響,利益分配就會相當不利了。

空中,幾位真人迅速交流一陣之後。

開始行軍布陣。

船隊一分為四,四艘頂級海船每一艘都帶領部分船隊,蓄勢待發。

三神號船隊分隊的方式簡單而實用。

三神號本隊修士,自然是按照原本的建制分隊,而臨時加入船隊的海船們,則統統劃歸了孫豪的風雲號。

看起來,四隻船隊海船數量相差不大,但真實情況乃是孫豪風雲號領導的就是一群良莠不濟的雜牌軍。

孫豪臉上帶有笑容,心中明白藍國純的打算,很欣然的帶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