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仙俠武俠小說 >九煉歸仙 >第六百八九章 憋屈到死

第六百八九章 憋屈到死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仙俠武俠

牢牢壓制万俟臧亢。

孫豪揮舞著擂鼓十方俱滅錘,三十六路冷鍛錘法總是能及時打斷他的法術,總是能準確找准他的突圍方向。

一錘接著一錘,錘錘勢大力沉,錘錘不離要害,讓万俟臧亢應接不暇。

激戰持續。

三方海船修士面面相覷地發現,万俟臧亢完全被壓制住了。

左衝右突也沖不出來。

不時,還被孫豪強行擊落海水之中。

要知道,按照三方約定,被擊落海中是要失分的。

金丹大戰很難在一個時辰之中分出勝負,三方要合作,也不好真正性命相搏,因此,為了分出得分高低,就有了幾個得分要點。

其中就有一條,修士被擊落海面,對方就能得分。

好傢夥,孫沉香提著一把大錘子,憑藉自己的一身蠻力,已經前後三次把万俟臧亢擊落海面。

而偏偏,万俟臧亢反抗的辦法不多。

孫豪孫沉香對戰鬥時機的把握很到位。

無論万俟臧亢怎麼沖,怎麼想辦法,都不能擺脫孫豪的錘影籠罩。

鬱悶到只差吐血的万俟臧亢萬萬沒有想到會出現如此狀況。

怎麼會這樣?

怎麼可能這樣?

万俟臧亢百思不得其解。

万俟臧亢心中有種很荒謬的感覺。

好像自己每次都是很自然地撞向了孫豪的大鐵錘,不得不散去自己的法術,不得不加強自身防禦應對孫豪勢大力沉的錘擊。

如此壓制性的戰鬥,倒好像自己是金丹初期修士,而孫豪是金丹後期真人了。

顛倒的戰局。

匪夷所思的戰局。

万俟臧亢心中只欲爆炸,要不是此次開荒茲事體大。要不是小不忍則亂大謀,此時,說不得,他也要全力爆發,先幹掉孫沉香這個討厭到了極點,不知天高地厚的金丹初期了。

万俟臧亢忍。忍,忍。

孫豪臉帶微笑,一錘接一錘,毫不停留,毫不猶豫,保持著自己的攻擊節奏,保持著自己的攻擊優勢。

孫豪並不怕万俟臧亢暴起發難。

孫豪之所以能完全壓制万俟臧亢,看似匪夷所思,實際乃是必然。

孫豪的神識修為已經達到了金丹期的臨界點。只差一個機緣即可踏入元嬰期神識。

無論是神識的覆蓋範圍,還是神識明察秋毫的能力,万俟臧亢都遠遠不如。

万俟臧亢的一舉一動,還真是很難逃脫孫豪的感知。

雖然沒有爆發真元壓制万俟臧亢,但是孫豪的真實鍊氣修為,金丹真元總量也好,真元質量也好,也要超出万俟臧亢許多。

真要動手。孫豪覺得自己是有可能斬殺万俟臧亢於大海之上的。

正因為真正實力上,孫豪已經佔據了優勢。所以,全面壓制万俟臧亢還真是沒有多大壓力。

孫豪只不過是僅僅展現了自己的煉體修為而已,但隱形的能力卻在發揮著作用。

當然,不為人知的隱形能力存在,給人的感覺就是孫豪匪夷所思地壓制了高他兩個小階的金丹後期真人。

一個時辰飛快過去。

一個時辰之中,孫豪大鐵錘揮舞不停。

万俟臧亢徹底被壓制在海面附近。不時被擊落海中,愣是沒能脫離孫豪的鐵錘之下。

藍國純大喜過望。

獨眼浩三大跌獨眼。

鍾麗娟抿嘴微笑。

還真是意外之喜。

三神號船隊贏定了。

「時間到」,藍國純滿臉笑容,高聲朗喝:「沉香,你可以休息一下了。」

說話聲中。一踩足下白頭海雕,飛到了戰場之中。

孫豪哈哈大笑聲中,鐵錘一收,飛了過來,跟藍國純並肩而立。

此時的孫豪,臉上微紅,嘴裡微微喘息,好像是剛剛一番揮錘猛攻消耗很大的樣子。

站在藍國純身邊,孫豪輕聲說道:「謝謝藍真人。」

藍國純對孫豪伸了伸大拇指:「一技之長克敵之短,沉香不錯。」

孫豪有點汗顏狀地說道:「幸好約定時間只是一個時辰,若時間再長,孫豪怕是揮不動錘子了。」

藍國純笑了笑,沒說話,看向海面上的万俟臧亢。

万俟臧亢飄立海面,臉上青紅不定。

身為金丹後期修士,居然被一個金丹初期修士拿一把大鐵錘給壓制了整整一個時辰,有沒有比這更憋屈的事?

有心衝上去幹掉孫豪,但是藍國純已經上來了。

心有不甘,万俟臧亢雙眼之中,怒火陣陣。

藍國純朗聲說道:「此戰卻是我三神號船隊獲勝,万俟,你可有意見?」

万俟臧亢意見很大,但還是勉強深吸一口氣,緩緩搖頭,示意自己沒有意見。

儘管不服,但身為金丹大魔,說話算數,敗了就得認輸,哪怕是規則不合理,但規則是三個人定的,定了就得認賬。

万俟臧亢剛剛認可了戰鬥結果。

一個高大的身軀已經出現在他的附近。

龍壩雙手一拱,朗聲說道:「万俟老魔,來來來,我們開戰。」

說話聲中,不等万俟臧亢回話,雙臂揮舞著一把寬刃巨劍,猛攻而上,劈頭蓋臉,殺了過來。

万俟臧亢心中大怒,嘴裡一聲暴喝:「龍壩,要不要臉。」

龍壩哈哈大笑:「你我遲早一戰,此戰難免,万俟老魔,吃我一劍。」

万俟臧亢剛剛對戰孫豪,還沒來得及喘一口氣,龍壩又攻了上來。

實話說,跟孫豪對戰一個時辰,万俟臧亢挨了不少重錘,雖然重錘沒能真正傷及他的本體,但力量可不小,現在。万俟臧亢身上,很多地方依然在隱隱作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