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仙俠武俠小說 >九煉歸仙 >第七百一四章 單人獨鼠

第七百一四章 單人獨鼠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仙俠武俠

?擊殺當康,滅敵首領。↖↖,

孫豪也是經過一番思考之後作出的決定。

孫豪覺得,此次大海戰,勝利的機會就在單人獨騎滅殺當康。

當康奇特的反彈傷害血脈神術,讓它並不畏懼圍攻。

可以說,圍攻它的修士越多,修士反而越是吃虧。

當康連孫豪的攻擊都能影響到,那麼,除了少數幾個鎮船修士外,其他人壓根就對當康形不成威脅。

也就是說,對付當康,其實最好的辦法,並不是群毆,而是單挑。

單挑當康的難點就在於當康統領了千軍萬馬。

他可以號令海量的海獸相幫。

通常情況下,金丹修士,哪怕是金丹大圓滿修士前來,怕是都很難在千軍萬馬之戰擊殺當康。

海量海獸磨都能磨死金丹修士。

可以說,三神號也好,万俟家族也好,龍船也好,沒有任何修士能做到。

但是,當康不滅,船隊就被擋在了潟湖之戰,開荒就成了妄想。

古湫島域,有孫豪不得不需要的收穫。

當康出現,更是讓孫豪對古湫島域充滿了期待,機緣不容錯過。

既然不容錯過,那麼,哪怕是暴露自己部分實力,也得強勢破關。

孫豪在等,等待火海熄滅。

海獸們也在等,等待火海熄滅。

修士們在等,等待沉香真人的下一個舉動。

沉香真人居然不乘機撤回,誰也不知道他要幹什麼,難道還要跟海獸大戰一場不成?

劍魚扇動著背鰭,飛向了空中。

巨鯨在海水之中游戈。

海面上,獠牙戰豬做好了衝鋒的準備。

兩頭霸王犀看向孫豪的雙眼有著濃濃的仇恨,還有著深深的戒備。

當康的眼中。閃過絲絲疑惑和不解。

孫豪戰而不退,目的讓它費解,同時,一股發自血脈深處的危機感,讓它心中為之顫動。

好像是被天敵盯住了一般,它的心中湧起了陣陣寒意。

左右看看。沒有任何異常。

左右兩邊,是自己龐大的海獸大軍,自己處在千軍萬馬的保衛之中,高大威猛的霸王犀也正站在了自己的兩側,可是為何自己會有巨大的不安?

擺擺頭,把強烈的不安驅逐開去,當康再度聚精會神,看向空中的孫豪。

火海熄滅,海獸們慢慢躁動起來。

所有修士。包括風雲號上的修士們都聚精會神,凝神以待。

大戰即將開啟。

此時此刻,就連藍國純,也下意識地忘了指揮船隊對海獸發動攻擊,也下意識地忘了接應孫豪。

所有修士都想看看沉香真人會是如何打算。

當然,藍國純沒有指揮船隊進攻的原因還因為孫豪自己有能力突圍。

他相信,只要沉香願意,完全可以自己突圍。既然如此自然就沒有救援的必要了。

「當康、當康……」,海面上。當康吼了兩嗓子。

海獸們得到號令,爆發了排山倒海的攻擊。

當康,還有兩隻霸王踏浪而立,犀蓄勢待發。

孫豪雙手背負,臉上微微一笑,心中輕輕說道:「小火。當康正前方,吞。」

小火飛快地在孫豪心中說了一聲:「好。」

小小的身軀站在了孫豪的肩頭,小火對準了當康前方的海面,張開了小嘴。

那個方向,空中衝來了劍魚。海水之中露出了巨鯨,海面上則是獠牙戰豬。

「當康,當康……」,當康馬上看清了小火的動作,心中咯噔一跳,暗罵一聲該死,居然忘了有個小祖宗站在對方少年修士肩上,心中大急,發出一連串吼叫聲。

正在沖向孫豪的獠牙戰豬們聽到了,聽到老大在氣急敗壞地大聲喊道:「回來,回來,危險,危險……」

小火聽到的,卻又是另一種責問語氣:「為什麼?你身為吞天后裔,為什麼要幫助人類,難道你忘了妖族榮耀,忘了妖族王者的責任么?」

小火聽得莫名其妙,很不耐煩,依然我行我素,一口吞了下去,前面一方虛空頓時猛地坍塌了下去。

狂攻而來的海獸、海獸們的各種攻擊,連同一大片海水,一大片空間瞬間消失不見。

其中還有為數不少的獠牙戰豬。

狂沖狂攻的海獸們被眼前一幕奇景猛地鎮住了,攻擊勢頭不由齊齊一緩。

「當康,當康……」,當康面對小火咆哮起來。

聽在小火的耳中,當康在大聲吼道:「該死的小丫頭,快,快把他們吐出來,你身為妖族王者,居然幫助人族,有沒有搞錯,你是不是腦子壞了,是不是有娘養沒娘教啊……」

小火打了一個飽嗝,一頭迷你戰豬冒出小嘴,忙不迭一爪子抓住小豬塞進嘴裡,小火臉上露出羞澀表情,同時很不耐煩地沖當康吱吱叫幾聲:「你才腦子壞了,你才有娘養沒娘教,滾……」

小火一吞,孫豪前方,突然為之一空。

頓時,一片虛空出現在孫豪前方。

虛空之中,四周的海水迅速涌了過來,填補剛剛被小火吞掉形成的巨大空洞。

而與此同時,孫豪的身軀一閃。

沉香劍一個劍貫蒼穹,帶著孫豪修長的身軀在空中划過一道筆直的影子,向對面的當康急沖了過去。

剛剛被小火罵了幾句的當康,瞬間明白了孫豪的目的,也瞬間明白了先前自己寒氣的來源。

娘的,人族修士居然會是如此打算。

向前一眼看去。

當康突然發現,雖然自己有千軍萬馬,但是此時此刻,能幫到自己的海獸還真是不多。

該死的吞天鼠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