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仙俠武俠小說 >九煉歸仙 >第七百二二章 不可抵擋

第七百二二章 不可抵擋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仙俠武俠

頂級海船戰鬥都有自己的壓軸手段,對戰黑龍,三名頂尖修士都沒有留手,齊齊亮了出來。

孫豪的海矛,藍國純的空心氣泡,万俟臧亢的死神鐮刀。

每一樣手段都是足以讓霸王級海獸為之膽戰。

但是,他們現在面對的乃是復活重生的遠古黑龍,哪怕其本體只是黑龍真炎,只有真正龍體的千萬分之一的能力,但是,遠古真靈之威,卻遠遠不是此界修士能測度的。

龍尾,漆黑的龍尾凝空掃擊而來。

「啪」的一聲,孫豪的青光神矛被一抽四散,化為點點星光灑落空中。

「啪」的一聲,藍國純的空心氣泡被一擊擊穿,氣泡化為一層薄膜,試圖纏住龍尾,但是龍尾太大,氣膜根本就是跟女人的遮羞布一樣,擋不住巴掌大的地方。

「啪」的一聲,死神鐮刀也被直接擊散,化為漆黑的光點消失,死神號上空的骷髏手中,只剩下一個刀柄,無奈散去。

黑龍擺尾,輕輕一擊,居然就直接破去了三方攻擊力最強的海船戰技。

三人心中一沉,臉上越發地凝重起來。

遠古黑龍之威,果然不可抵擋。

黑龍擺尾直接擊潰三人的攻擊之後,去勢未泄,依然向前方,向龍船船陣前方的海面掃了過來。

巨大的龍尾,漆黑的龍尾,從白雲之中掃擊而出。

白雲之中,黑龍若隱若現,人族修士只覺得其體軀龐大,但沒有切身體會,現在,巨尾從白雲之中抽擊出來,修士們真正感受到了其雄偉壯觀。

一條尾巴而已,已經不比風雲號小上許多。

更重要的是,尾巴掃擊,居然帶來轟轟的破開之聲。巨尾一掃。好像空間都有點顫顫巍巍。

海面上颳起了巨大的颱風一般,巨尾掃起的氣浪,已經讓修為稍低的修士在甲板上站立不穩。

巨尾從白雲之中掃擊而來,掃擊的方向。死神號船隊首當其衝。

此時的死神號船隊,已經只剩下四艘頂級海船。

蒼狼號上。万俟臧狼身上玄衫飄飄,嘴裡暴喝連連,万俟臧亢遙相呼應。四艘頂級船隊修士齊齊瘋狂灌注真元,協助蒼狼號防守。

蒼狼號上。白骨裝甲豎起,試圖抵擋龍尾掃擊。

但是,龍尾攜帶無邊威勢掃了過來。

龐大的。足以在海面牢牢生根的蒼狼號,猛地被掃中側面。

「轟」的一聲巨響。

蒼狼號身不由主。被一尾掃得飛了起來,在海面上飛出幾丈遠,船體上。不時發出:「咔嚓咔嚓」的聲響,巨大堅實的蒼狼號居然被橫中掃斷,發出不堪重負的咔嚓響聲,船體不少部位出現了巨大的損傷。

万俟臧亢眼中閃過絲絲悲哀。

蒼狼號上,他傾注了多少心血

蒼狼號差不多就是他的全部,如今,如此不堪一擊。

而且,巨大的黑龍尾巴依然在掃擊蒼狼號,試圖掃沉蒼狼號之後,繼續掃滅万俟家族其他頂級海船。

巨尾之下,不少實力稍弱的修士直接化為肉餅。

蒼狼號上,修士們在驚惶躲避。

眼睜睜看著,昔日兄弟化為了肉泥黏在了巨尾之上,而更多的修士本能地向自己身後躲去,如同往日遇見危險時一樣,尋求自己的庇護。

眼中有著絲絲血痕,万俟臧狼狠狠地看著依然掃擊而來的黑龍之尾,猛地拔空而起,身上閃動著茫茫金光,大無畏地沖了過去。

万俟臧卑大吼一聲:「不要,三弟。」

万俟臧亢雙眼一閉,眼角滑落一滴淚水。

黑龍眼中稍稍愕然。

居然有不怕死的

旋即,尾巴毫不留情地沖万俟臧狼掃了過去。

「轟」,天空之中,一聲驚天爆炸。

龍尾還沒挨到万俟臧狼的軀體,万俟臧狼已經如同煙花盛放一般,轟然炸開。

金丹真人,遇到不可抗拒的生命危險之時,常有玉石俱焚。

自爆金丹。

金丹是真人一輩子修行的結晶,乃是真元壓縮凝固而結成,哪怕是元嬰大能修士,面臨金丹真人自爆,常常也得暫避其鋒。

黑龍沒想到人族金丹真人居然會剛烈如此。

尾巴轟然捲入爆炸之中。

巨大的氣浪撞擊在龍尾之上。

龍尾在空中一頓,被炸中的部位遭受重擊,掃擊的動作嘎然而止。

如同蟒蛇被擊中尾巴一般,黑龍嘴裡一聲悶哼,龍尾一卷,縮回了翻滾的白雲之中。

雙方出手,交換一個回合。

戰局一目了然。

人族修士處於了絕對下風。

三名頂級修士借用船陣之力,爆發頂級海船技能,根本就奈何黑龍不得。

而黑龍,僅僅是龍尾一掃。

人族修士就付出了一艘頂級海船,還是一名金丹修士不惜自身修為,不顧性命自爆,方才擋住龍尾一擊。

龍尾縮了回去。

死神號船隊已經是一片悲壯。

尤其是蒼狼號,其上修士不由齊齊跪倒在了甲板之上。

不少修士感懷万俟臧狼救命之恩,已經自發為万俟臧狼唱起了哀歌:「用祀用享,多福滂滂,風雨凄凄,雞鳴喈喈;風雨瀟瀟,雞鳴膠膠;風雨如晦,雞鳴不已」

万俟臧狼不自爆,龍尾很難追得上他。

但是,如果万俟臧狼躲開,他身後,成百上千的万俟家族弟子又能逃脫幾個

万俟臧亢雙眼一閉一睜,眼中恢復了平靜,朗聲喝道:「接陣,後退,臧卑隨我殿後。」

死神號船隊旌旗揮舞,緩緩後撤。

藍國純看了孫豪一眼。

孫豪微微點頭。

藍國純一踩白頭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