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仙俠武俠小說 >九煉歸仙 >第七百二三章 難擋其鋒

第七百二三章 難擋其鋒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仙俠武俠

藍國純心中感激萬分,同時,也有著深深的敬佩。

如果他沒看錯,剛剛,孫豪施展出來一種等級更在他「航行」之上的,提升海船航行速度的海船戰技。

「航行」,能極大的提升船隊在大海之上的航行速度,差不多已經算是頂級的提升航行速度的海船戰技。

縱橫南洋許多年,就航行速度一項上,藍國純還真是罕逢敵手。

但是,藍國純從來不敢說自己的「航行」就是南洋最快的航海船技。

因為南洋一直有個傳說。

傳說,航行速度最快的海船戰技,超越了頂級海船戰技的戰技是存在的。

大海之上,存在一種特等的,能極大的加速航行速度,全面提升海船靈活性的海船戰技。

醉心研究海船航行速度戰技的藍國純對此戰技牢牢銘記在心,朝思暮想。

此海船戰技名曰:「乘風破浪」。

女神號危難之際,速度陡然提升了不止一個檔次。

龐大而流暢的女神號居然如同大海之中靈巧至極的游魚一般,瞬間擺脫了龍尾一擊。

如此技能。

舍「乘風破浪」其誰

藍國純感激地沖孫豪拱手道謝:「沉香真人,好厲害的乘風破浪,國純大開眼界,謝了。」

孫豪對他微微一笑,沒有說話,眼睛卻看向了被龍尾拍中的龍家本船船陣,心中若有所思,又看向了龍船本陣之上。

很意外地,居然再次讓人族修士從自己巨尾一擊之下逃脫。

一尾巴掃下去居然毫無建樹,而且還稍稍吃了一點虧。

強烈的出師不利感湧上心頭。

黑龍咆哮,勃然大怒。

死神號方向,兩頭坐虎鯨緩緩沉入大海。

万俟臧亢和万俟臧卑兄弟升上半空,緩緩向龍船本陣靠攏。

藍國純和鍾麗娟對望一眼,相視一笑,身上光芒閃爍。也沖向了龍船。

孫豪大步向前一踏。身體消失在桅杆之上,向前衝去。

只是沒等孫豪衝出多遠,身體前方,猛地擋住了一個高大的背影。

一身紅衣的獨眼浩三挺立在了孫豪正前方。

背對孫豪。獨眼浩三粗狂地聲音如同炸雷:「沉香,你身懷神血。且慢上場,如果我們不敵,沉香切不可有書生意氣。匹夫之勇,當立斷遠遁。只要沉香能帶走神血,任何犧牲都是值得的」

說完,頭也不回。紅影一閃,獨眼浩三緊隨藍國純夫婦身後。殺向了龍船本陣。

大家都是戰鬥經驗十分豐富的金丹修士。

幾乎同時,大家都抓住了一絲勝利的契機。

擊破龍船本陣,毀掉白雲祭壇。

船隊之危自然不解自破。

要不然。除了少數幾個金丹修士之外,怕是大部分船陣修士都會隕落在南洋之中,都會成為黑龍嘴中祭品。

隕落不可怕,修士都是提著腦袋混跡南洋。

但是隕落之後,還會給大陸帶來滅頂之災,那就罪過大了。

大陸道魔不兩立,相互爭鬥不錯。

但爭鬥也只是家務事,只不過是理念之爭。

但是,古魔入侵卻是另外一個概念,那是外敵,是足以顛覆人族根本的外敵。

魔修也好,道修也好,都不泛熱血之輩。

慷而慨之,慨而慷之。

兩方頂尖修士放下了成見,齊齊攻向龍船本陣。

只有孫豪,不僅僅是獨眼浩三讓他留下。

就連前方的藍國純,還有万俟臧亢,幾乎也是同時傳音過來:「沉香,如果不行,急速遠遁」

孫豪步子一頓,停在空中,看向前方。

五名金丹後期金丹,五個方向,向龍船本陣發起了進攻。

風雲號霸海神舟橫卧大海,距離戰場稍近,其他頂級海船遠遠觀戰。

五名金丹圍攻,攻擊目標一目了然:龍船本陣,祭壇之基。

黑龍眼中閃過絲絲不屑,冷哼一聲:「螻蟻也敢撼大象,爾等不自量力。」

巨尾一掃,伸嘴一叼,鹿角之中射出一道熾白火箭。

龍壩也低喝一聲:「龍船聽令,戰。」

慘烈大戰瞬間展開。

「啪」的一聲,万俟臧卑剛剛對龍船本陣攻出一掌,白雲之中,飛出龍尾,一掃而飛,如同被拍蒼蠅一般,嘴裡飆出血箭,護體法衣片片破碎,在空中翻滾著,落向海面。

「當」,一聲巨響,藍國純手中三叉戟頂住了黑龍大嘴,閃亮的龍牙寒光森森,海底玄鐵所鑄,堅硬無比的三叉戟,在黑龍大嘴一合之間,轟然哀鳴,出現絲絲裂痕。

藍國純一聲悶哼,急速暴退。

龍炎所化熾白火箭攻向万俟臧亢,万俟臧亢手中出現一面黒蟠,向前揮舞,化為陣陣陰風,陰風呼嘯,似有百鬼哀叫,但是,熾白火箭過處,陰風層層被抹去,万俟臧亢緊急撐起白骨裝甲。

裝甲也被火箭一貫而破。

「轟」的一聲,万俟臧亢左肩被火箭直接貫穿,出現一個碗口大小的洞,可見森森白骨。

万俟臧亢哼了一聲,依然不管不顧,揮動自己的黒蟠,向龍船本陣之中打出一道道陰風之後,被火箭帶起倒飛跌落大海,身上同時燃燒起熊熊大火。

鍾麗娟手中出現一把長矛,扎向龍船,龍船白雲飄飄,如同棉絮,好像有極大彈性一般,彈開鍾麗娟的長矛,並將鍾麗娟遠遠拋開。

獨眼浩三火紅的身影前方,卻是出現一條金光閃閃的長槍,獨眼浩三對龍船本陣發動攻擊的同時,長槍狠狠地扎了過來。

獨眼之中,閃過絲絲血盲,浩三咆哮著,抬手一揮,一根帶著鎖鏈的巨大鐵錨呼嘯著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