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仙俠武俠小說 >九煉歸仙 >第七百二八章 古湫探寶

第七百二八章 古湫探寶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仙俠武俠

大海之上,瀉湖之中,船隊又忙碌了整整三日時間。

大海戰,損失慘重。

很多海船沉落海底。

龍家船隊更是連同幾艘頂級海船整體沉沒。

花了幾天時間,修士們才基本打撈完畢大海深處的沉船。

當然,時間和精力的關係,大家也僅僅只趕緊要的物資打撈,大量的沉船和一些價值稍低的資源,卻是永遠沉沒在了大海之中。

或許有一日,有修士在此海面游戈之時,還能得到價值不菲的收穫。

當孫豪最後一個從海水之中衝上半空之後,修士們知道,大海戰終於是完全過去了。

接下來,就是大家前去收割大海戰之後的果實。

就是真正的去開荒古湫海域了。

代價無比沉重。

但是,可能的收穫也讓修士們為之心熱。

當康出世,象徵著此次大家可能要發達了。

尤其是跟隨孫豪的附屬船隊修士,此時已經有了天上掉餡餅的感覺。

因為跟了風雲號,附屬船隊很好地保存了下來,成為了保留最完整的一隻船隊。

活了下來,並有資格分潤勝利的果實。

跟對了人,果然最重要。

孫豪借口自己是南洋新丁,將船隊的指揮權交給了藍國純。

風雲號依然殿後。

船隊在藍國純海神號的統一調配之下,組成錐形船陣,緩緩向遠方暗影重重的島嶼疾行。

孫豪身上如山氣勢收斂了下來,衣衫和髮絲開始在空中飛揚。站立桅杆之上,臉上情不自禁地露出了淡然笑容。

丹田之中,青老看了看外邊四艘頂級海船的殘骸,緩緩搖頭,嘴裡輕聲嘀咕:「這小子,居然撿回來一堆破亂。」

他的身邊,玉瓶之中。小章的雙眼十分勉強地睜開了一線,然後又無力地閉上。

當康神血消化難度不小,不過有了孫豪幫忙,發現自己處在了玉瓶之中。小章徹底放心,不再強撐,安心暈了過去。

靈室之內,突然想起孫豪的恭敬的聲音:「師父,你留意點小章。當康神血完全消化之後,馬上滴一滴進去。」

說話之間,一個玉瓶飄了進來。

青老伸手一攝,玉瓶落入手中,臉上古井無波,十分木訥地,青老清冷地說道:「好。」

孫豪不知道小章消化了當康神血會有一些什麼變化,但既然小章需要,孫豪自然也不會吝嗇,孫豪倒也想看看。本身就十分厲害的八足變形霸王章,消化了當康神血之後,會不會更加變態。

藍國純「航行」海船戰技之下,遠處島嶼飛速接近。

半日之後,眾人眼前已經出現了一座鬱鬱蔥蔥的龐大島嶼。

大島之上,居然生長著海域之中十分罕見的松樹。

映蒼崖磊砢孤松。

森森千丈松,磊砢有節目。

一路殺入古湫海域,古典籍記載的島域特性,一一浮現在大家的面前,「古湫石蜿蜒。孤島松磊砢。鬼神駭犀炬,天地赫龍火。」

堡礁為石,霸王海炬犀,龍火引黑龍。

現在。又看到了孤島之松,松有磊砢。

前輩修士,抵達古湫海域的前輩修士應該並未能深入古湫海島深處獲取資源。

而且,綜合万俟臧亢和藍國純的資料之後,大家一致認為,龍家很可能就是當年記載此資料的金丹後裔。

此次大開荒。應該也是龍家有意促成。

其目的應該是寶貴資源為誘餌,釣來實力足夠強的修士,對戰當康,布陣引來龍火,復活或者是從古魔界引來黑龍,達到自己的特殊目的。

現在,就是不知道,古湫島域之上有沒有龍家若有若無之間透露出來的神奇修鍊資源了。

龍家的隱約透出的資料顯示,古湫島域之中,有萬年靈藥。

藍國純和万俟臧亢真正的目的正是沖萬年靈藥而來。

他們兩人都代表著一方不弱勢力,他們的勢力之中,最缺的就是元嬰修士。

修士破丹生嬰,難之又難。

就連青雲門如此宗門,升嬰丹也是一丹難求,當年為了幾枚不一定能讓修士十成把握結丹的升嬰丹,青雲門就跟五行魔宗大打出手。

現在,有了萬年靈藥的消息,兩邊勢必自然要奮起一搏了。

要不然,南洋之中不會出現如此多的頂級海船,一方也不會出現如此多的金丹修士。

無他,為萬年靈藥而來。

為虛無縹緲的升嬰丹而來,為了那一絲可以破丹生嬰、踏足此界修士頂尖階層的機緣而來。

万俟臧亢,藍國純三人開誠布公,交換過情報。

因為龍家陰謀算計的緣故,現在万俟臧亢也好,藍國純也好,都不敢肯定古湫海島上有沒有萬年靈藥。

但是孫豪心中卻是若有所悟。

從木丹的反應來看。

古湫島域之中,必有萬年靈藥無疑,而且,木丹所指,並不是只有一個方向,而是幾個方向不停轉動。

這說明,古湫島域之中,必然不止一處藏有萬年靈藥。

三名頂級修士誰也沒說找到萬年靈藥之後怎麼分配。

萬年靈藥茲事體大,誰也不會放手。

或許大家感情不錯,但是,說不定為了靈藥,大家少不得也得大打出手。

到時候,全憑本事了。

對孫豪,他們承情不錯,但是如果只有一株萬年靈藥的話,也不會拱手相讓,雖然從實力來說,他們自覺弱了孫豪一籌,但說不定,到時候也得動手一試。

看到前方海島。

船隊速度慢了下來。

孫豪臉上,浮現出淡淡笑容,朗聲說道:「兩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