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仙俠武俠小說 >九煉歸仙 >求兩票助攻

求兩票助攻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仙俠武俠

??藍國純沒有搭理大驚小怪的獨眼浩三,看著下方,若有所思地說道:「如果真是自然造陣,奇異之處,怕是不止此兩處,大家仔細找找,看看是不是還有發現。」

四名金丹真人從空中俯視而下,仔細搜索,終於再度發現了許多特殊地形。

島嶼群落之中的海面,如同一輪巨大的明月。

而島嶼分布,用心觀察,正是一隻在大海上展翅高飛的雄鷹。

除此之外,獨眼浩三還充分發揮自己的想像力,發現了諸如「雙手抓奶圖、老牛推車圖……」等等一些亂七八糟的地形。

鍾麗娟哭笑不得。

不管怎麼說,一番盤查之後,終於得出一個結論。

這一片海域,的確是自然造陣。

所謂自然造陣就是天地造化,自然所鍾,不用修士布設,天地自然而然生成的陣法。

自然造陣因地形而生,常有修士難以想像的威能。

修士陣法,乃是師法自然,最初也正是學習自然造陣,總結研究其規律,逐漸演變而來。

自然造陣的威力隨機,功用隨機,從最低級的基礎陣法到此界也難得一見的五級陣法,皆有可能。

眼前的陣法造於大海之上,大海為基,島嶼為棋,陣法品級不低於三級大陣。

自然造陣的功用也很多,但藍國純和孫豪不假思索,馬上判斷出眼前的陣法必為隱匿形跡的陣法。

發現自然造陣,幾人可以肯定夜鷹巢穴就隱藏在陣法之中。

陣法的存在,讓一切地方都變得可能起來。

甚至是獨眼浩三強力探查過的地方,都很可能會是夜鷹巢穴的所在地。

之所以沒探查出來名堂,很簡單,被陣法誤導了而已。

沒有破陣的情況下。要想找到夜鷹巢穴基本不可能。

獨眼浩三並不習陣道,雙手一擺,表示自己無能為力。

鍾麗娟和藍國純都研習過陣法,藍國純還是三級大陣師,判斷出是自然造陣之後,藍國純已經駕馭白頭海雕開始在海域上空盤旋觀察。

孫豪識海如同一面鏡子。映照著整個海域,也開始分析研究。

半響之後,藍國純和鍾麗娟飛了回來。

鍾麗娟搖搖頭,臉上出現歉疚神色:「國純,陣法等級過高,我看不出太多異常,只是感覺到能量波動有異,可能幫不上忙。」

藍國純沉吟了一下,臉上浮現出若有所思的神色:「陣法達到了四級。我能看出一些端倪,但是短時間內,怕是很難破陣。」

「得」,獨眼浩三擺擺雙手,聳聳肩:「又是無用功,破不了陣,一切免談。」

藍國純看向孫豪。

孫豪臉上也是若有所思。

見藍國純看過來,孫豪展顏一笑:「藍真人你我合計合計。雖然不能完全吃透陣法,但破陣倒是有可能的。」

藍國純稍稍一愣。眼神之中閃過一絲驚訝,然後笑著說道:「也好,那我們就交流交流,不知沉香真人有何發現,又有何高見,在下洗耳恭聽。」

原則上。三級大陣師破除四級陣法倒也不是不可能,但是,絕對也不會太容易。

藍國純陣道浸淫多年,都不敢說能破陣。

孫豪居然說可以試一試。

如果孫豪沒有誇大其詞,只能說明一個問題。孫豪的陣道造詣尚在他藍國純之上。

想想資料中孫豪的年紀,藍國純就覺得有點牙疼。

孫豪年紀輕輕,結丹不說,居然在陣道上也有此等造詣?

且聽孫豪怎麼說。

孫豪手對大海上的島嶼一指,開口說道:「藍真人發現沒有,夜鷹島群大多陰陽對立,規整排列,此陣應該涉及陰陽變化之道。」

藍國純點點頭:「的確如此,只不過,讓我覺得奇怪的是,通常陣法大多是陰陽互補,協調統一,但我觀此陣,陰陽有點失衡,居然還能結陣,有點似是而非。」

孫豪笑了笑,指指獨眼浩三發現的奇特的類似男根的島嶼,開口解釋道:「藍真人是不是覺得此陣陽氣過重?孫豪咋一看也有如此感覺,然而,仔細思索,尤其是對照海域大圖思索,孫豪發現了其中的不對之處。」

藍國純精神一振:「沉香看出了什麼嗎?」。

「此陣,看似陽盛陰虛,其實不然」,孫豪手對大海一指:「此陣立於大海之中,陣法更是連綿深入大海深處,大海深處必然屬陰。」

「沉香,你是說,此陣看似陽盛,其實卻是陰強?」藍國純臉上露出思索神色,然後點點頭:「如此分析倒是也有道理,只不過,陰陽強弱於破陣無甚意義。」

孫豪點點頭:「孫豪的第一判斷,也是覺得陰陽強弱於破陣無益,但是,孫豪想起了血月凶鷹圖,又得到浩三真人提醒,突然之間恍然大悟,此陣卻並不是陽盛,也不是陰強,而是竊陽而補陰,奪陽而益月,如此推斷如果屬實,則有望可得破陣之道。」

獨眼浩三一臉訝然,指著自己的鼻子:「沉香老弟,你說你得到了我的提醒?」

孫豪含笑點頭。

獨眼浩三有種太陽從北邊出來的感覺。

藍國純卻是陷入了沉思之中。

竊陽而補陰?

奪陽而益月?

獨眼浩三的提醒?

終於,藍國純的雙眼也亮了起來,笑著說道:「還真是的啊,三弟,你發現的地方,都是陰陽交泰,陽氣滋補陰氣之地,還別說,對我們研究陣法大有裨益。」

獨眼浩三嘀笑皆非,嘴裡嘿嘿笑著:「好說,好說,過獎,過獎,嘿嘿嘿嘿。沒想到我浩三居然也有如此眼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