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仙俠武俠小說 >九煉歸仙 >第七百三四章 相見有緣

第七百三四章 相見有緣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仙俠武俠

readx多年謀劃總成空,半世希望如夢中。

修行路上,修士常常充滿了希望,但是,不幸的是,最常見的,修士等到的僅僅是破滅,而且,由於希望破滅,使得原來的悲哀更加深重。

目前,万俟臧亢和藍國純就是如此。

為了萬年靈藥,多年積累化為烏有。

峽谷之內的靈藥雖然價值不凡,但沒有了萬年靈藥,卻是彌補不了船隊的巨大損失。

況且,靈藥出手也需要時間,有些靈藥很敏感,還不一定好出手。

此時此刻,藍國純和万俟兩名修士,心中都有戚戚,湧起了絲絲悔意,早知現在,就不為萬年靈藥所動,一頭撲進古湫海域這個大火坑了。

孫豪飄立空中,手中拿著兩個儲物袋,目視前方,突然笑著說道:「誰無暴風疾雨時,守得雲開見月明,兩位真人不必憂傷,要相信,暴風雨過後,彩虹才會出現,要相信,希望就在明天。」

藍國純對孫豪笑了笑:「是啊,此次古湫海域之行,最大的收穫卻是認識了沉香。」

万俟臧亢也哈哈笑道:「不錯,不錯,最大的收穫是沉香,哈哈哈,今日也算是患難一場,沉香,日後一旦對上,還請對万俟家手下留情。」

孫豪微微點頭:「好說,好說,不過兩位真人,相見即是有緣,兩位真人分給沉香一半收穫,沉香卻也不小氣,哈哈哈,沉香此次收穫卻也不小。兩位真人收下吧……」

說完,孫豪手腕一振,手中出現兩隻儲物袋,分別拋向兩位真人。

兩位真人接過儲物袋,順勢一掃。

心中卻是啼笑皆非。

孫豪拋給他們的儲物袋,還真是得自峽谷中的收穫。

五花八門,靈氣不顯。

看不出來有什麼用。

但是。既然沉香真人煞有其事地把儲物袋拋了過來,倒也不好掃沉香面子。

兩位真人慎之又慎,把兩隻儲物袋收了起來。

見他們收好儲物袋,孫豪朗聲笑道:「兩位真人。所謂千里送鵝毛,禮輕仁義重,希望兩位真人不要低估了沉香一番心意。」

兩位真人齊齊笑道:「不會不會。」

万俟臧亢甚至哈哈笑道:「沉香放心,沉香饋贈,我万俟家一定視之為傳家之寶。」

孫豪啞然失笑。不再多說。

一行修士說說笑笑已經返回了潟湖之中。

三月時間剛剛好,大小海船已經歸來,修士們此時正在海面修整,靜待幾位真人歸來。

真人身影騰空而至,海面上,響起了衝天的歡呼聲。

三個月里,大小海船結伴而行,或探索大海,或搜尋海島,俱都收穫不凡。此時,見到真人們歸來,自然而然,熱情萬分地表達了自己的興奮之情。

無論如何,真人回歸,就意味著大家可以揚帆返航了。

兇險難測的古湫海域開荒終於是完全收官。

不管怎麼說,自己活了下來不是?

何況,收穫不菲。

號角嗚咽聲中,船隊從大海之中緩緩開拔。

穿過潟湖,穿過堡礁。

來到了古湫海域之外。

大海之上。船隊停泊了下來。

死神號等三隻孤零零的頂級大海船脫離了船隊。

万俟臧亢站在桅杆之上,對藍國純和孫豪遙遙拱手:「天下沒有不散的宴席,各位道友,就此別過。」

万俟家族船隊來自另外一個方向。此時卻是到了分離之時。

獨眼浩三哈哈大笑:「万俟老魔,日後再見,你我大戰三百回合。」

万俟臧亢哈哈大笑,眼中隨即閃過絲絲黯然,如果臧狼還在,此時怕是已經跳出來迎戰了吧。

哎。古湫海域開荒,錯了嗎?

完全錯了嗎?

修士修行,見慣生離死別。

在一片珍重的道別聲中,三艘孤零零的頂級海船越去越遠,化為三個黑點,消失在茫茫大海之中。

遠遠地,孫豪清朗的聲音傳入万俟臧亢耳中:「此地一為別,不知何日何時才能再次遇見万俟兄,万俟兄切記孫豪之言,切記孫豪之禮雖輕,但也很重,他日,希望再見万俟兄時,万俟兄已登元嬰大道……」

万俟臧亢遠遠地對孫豪點了點頭,傳音說道:「多謝沉香吉言,放心,沉香的好意,万俟感恩在心,能認識沉香,卻是万俟此生最大的幸事,沉香,万俟去了……」

說話聲中,死神號上湧起陣陣迷霧,徹底消失在了大海之上。

孫豪欲言又止,最終搖頭輕嘆,目送死神號消失。

半響之後,桅杆上,孫豪轉向藍國純方向,雙手一拱,笑著說道:「藍真人,不知三神號的下一站會是何處,沉香此時,卻準備返回青雲港了。」

藍國純看看鐘麗娟,然後說道:「我們卻是須得前往大冶島,購置一些海船。」

三神船隊海船損失慘重,不少海船的修士都僥倖逃到了三神號上,卻是需要補充一些船隻。

孫豪看看略顯擁擠的三神號,點頭表示理解,然後,心中一動,開口問道:「不知國純真人有沒有辦法,弄到大冶島的進出憑證,最好是雜役身份。」

藍國純稍稍一愣,然後笑著說道:「這個簡單。」

手腕一振,取出一塊小木牌,遠遠地拋給孫豪:「沉香拿著這個小木牌,前去大冶島,即可加入大冶,成為其中雜役了。」

以青雲門的實力,孫豪進入大冶島自然也有辦法。

但是孫豪需要的居然是最低級的雜役憑證,想來就是有特殊的,不為人知的目的。

藍國純倒也沒有多問,給了一面木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