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仙俠武俠小說 >九煉歸仙 >第七百四九章 命寶戰力

第七百四九章 命寶戰力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仙俠武俠

孫豪心知自己遇見了真正的高人。≧,

在孫豪交手過的修士之中,真正能高出天狼真君的,怕就只有積炎山深處,小火的老祖宗大老鼠了。

此時,那裡還敢怠慢,雙手一拱,孫豪躬聲說道:「多謝真君誇獎,前輩厲害,沉香佩服。」

天狼真君看了孫豪一眼,然後掃了風雲號甲板一眼,緩緩說道:「交出小……阿丑,饒你不死。」

孫豪發現,天狼真君並沒有在阿醜臉上停留,也就是說,很有可能他並沒有見過阿丑,或者是阿醜樣貌大變,他一下沒有認出來。

阿丑身上有些秘密,以孫豪的手段都沒有探查出來他的根腳,沒想到連真君也能瞞過。

孫豪微微一笑,雙手一拱:「請真君賜教,擊敗孫豪,真君自可帶走阿丑。」

說完,孫豪身上青光閃爍,手一招,手上又出現一把青光海矛,同時,沉香出現空中。

右臂一輪,神識一振。

青光海矛扎出,沉香劍化為流光,也激射而出。

孫豪再度發動搶攻,出手就是自己的拿手絕技。

阿丑的臉上,閃過絲絲激動。

小豪叔沒有讓他失望,縱然面對真君壓力,也選擇了決意一戰,絲毫沒有交出他換取平安的意思。

見慣了爾虞我詐。

悲傷過被人背叛,此時,小豪叔終於是沒有讓他失望。

或許,最終的結果依然一樣。

但是,至少,阿丑覺得。修士世界還有真情在,並不是所有修士都是自己理解中的無情無義,唯利是圖。

站在孫豪後邊下方的甲板之上。

仰望衣衫颯颯,長發飄飄,跟天狼真君對攻的孫豪,阿丑的雙眼之中。閃動著晶瑩的淚珠子。

天狼真君十分無語地搖搖頭。

真是不知死活。

他天狼,殺人盈野,凶名滔天,傲氣臨霄漢,封號豈是白來?

今日,莫名其妙對眼前少年狀金丹初期小子有點好感,沒有痛下殺手。

誰知居然遇見個不怕死的愣頭青。

居然三番兩次對自己遞爪子。

心頭隱隱發怒,天狼真君嘴裡一聲輕哼:「找死。」

目中神光一閃,單掌向前一按。磅礴的掌力一涌而出,無聲無息,掃中了飛擊而來的青光海矛。

如同秋風掃落葉般,青光海矛被一掃而散。

掌力不滅,繼續卷向了飛擊而來的沉香劍。

但讓他稍覺意外的是,對面看似速度不快的沉香劍,居然此時給了他一個時間凝固的錯覺。

啞然失笑,居然在自己面前玩這一套。搖搖頭。

掌力不受影響地拍向沉香劍。

又讓他意外的事情發生了,沉香劍居然突然消失在原地。瞬間從掌力中穿了過來,出現在了他的面前。

心中閃過絲絲疑惑,這劍有點奇怪啊!

然後,奇醜無比的破劍已經速度極快無比的插了過來。

依然是無語搖頭,天狼真君很隨意地伸出兩指,隨手一掐。夾向沉香劍。

轟,巨大的,好像是大山一般的壓力壓了過來。

天狼真君發現,對面小子的沉香劍居然其重無比,讓自己的兩指生痛。微微一松,居然沒有夾住。

太他娘的意外了。

天狼真君閃過很怪異的念頭。

孫豪御使沉香,手段百出,沉香劍果然不負孫豪所望,突破了天狼真君的雙指,擊向天狼真君的本體。

只要擊中,就算不能重創,也足夠他喝一壺的吧。

但是,馬上孫豪發現自己錯了。

真人和真君只有一字之差,但其中代表的意義完全不同。

孫豪今日明白了一個道理,千萬不要用真人的標準去判斷一個真君的戰力。

沉香劍擊中天狼真君的身影,但居然沒有擊中任何實物一般,一穿而過,然後悠忽一轉,飛了回來。

瞬移!

元嬰修士的瞬移!

孫豪雙目一縮,看向小海船。

小海船上空,稍偏的一個位置上,天狼真君似笑非笑飄立空中,正在饒有性質地看著自己被崩得生痛的兩指。

瞬息之間,移形換位,乃是修鍊有成元嬰大能的特殊能力。

一定空間之內,能隨時出現在任何地方。

其能力已經超越了金丹真人的理解。

孫豪心中一寒。

阿丑卻是眼前一亮。

沒想到啊,沒想到小豪叔居然能讓大名鼎鼎的天狼吃到一點小虧,還能讓天狼被迫瞬移。

別人不知天狼的厲害。

他是知道的。

封號天狼,冠絕「四天」,說起天狼,不少地方修士無不膽戰心驚,遇見天狼,不少元嬰真君都會退避三舍。

沒想到在南洋這個小角落裡,居然有個後備的金丹修士能讓天狼吃點小虧。

阿丑突然覺得,值了,就算自己最終不能走脫,能認識小豪叔這般人物也是值了。

只是,沒想到啊。

天狼如此人物,都會親自前來擒拿自己。

自己就這麼不容於人嗎?有必要如此趕盡殺絕嗎?

別人不知道,但阿丑知道,天狼一旦發怒,小豪叔再厲害也是擋不住的。

為今之計,只能如此了,希望小豪叔能平安無事才好,也希望有朝一日,小豪叔能進步到一定程度了,會去解救自己,也希望自己能等到那一刻啊。

「不錯,不錯」,天狼真君臉上浮現出絲絲笑容,嘴裡輕聲說道:「沉香不錯,有點意思,哈哈哈,老夫聊發少年狂,左牽黃。右擎蒼。會挽雕弓如滿月,西北望,射天狼,哈哈哈……」

哈哈大笑聲中,天狼真君頭上長發飄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