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仙俠武俠小說 >九煉歸仙 >第七百五四章 風雲之變(三更求月

第七百五四章 風雲之變(三更求月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仙俠武俠

彩雲峰,孫沉香一脈徹底沉寂下來。

孫沉香身邊的修士,藉助軒轅大小姐之助,多年來,獲取了不少修鍊資源,話語權日重。

如今軒轅紅丹劫隕落,亞琴老祖閉關,失去了青雲主峰的支持,可想而知,沉香真人一脈失勢必將成為現實。

好在沉香真人一脈平時並不爭權也不多利,少結恩怨,倒是沒有多少修士落井下石。

倒是沉香真人的兩個師弟,從下宗青木宗進入青雲門,然後**出來的兩個師弟,大力真人童力還有善木真人古雲,在沉香失勢之後,憑藉品級不低的金丹,嶄露頭角。

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不外如是。

沉香真人兩位師弟跟沉香真人三徒不合,人盡皆知,此時,沉香失勢,兩位真人崛起,大有取沉香而代之的發展勢頭。

或許是軒轅大小姐隕落對沉香修士打擊太大的緣故,沉香真人的修為一直停滯不前,停在了金丹初期。

而沉香真人的三個弟子也遲遲不能結丹,已經被沉香真人帶去青雲港,據說是扔在了一艘海船上,隨船出海,獲取資源,為結丹做準備。

很平靜地。

孫豪安安靜靜渡過幾年時光。

軒轅紅隕落之後第三年。

一日,明月當空,孫豪凝立大海,對月而望。

遠遠的天空之中,一個人影突然出現在孫豪的視線之中。

擋住了孫豪面前的皎潔月光。

孫豪微微欠身施禮:「見過真君,不知真君此來有何吩咐。」

天空之中,背對月光,扒光真君的臉上好像蒙上了一層陰影,聲音漂浮,還算柔和地緩緩說道:「沉香是不是太消沉了?」

孫豪默然。

扒光真君幽幽一嘆:「轉眼之間。小紅隕落已經兩年有餘,都怪我這做爺爺的無能,要不然。沉香也不至於如此。」

孫豪輕聲說道:「天道威嚴,丹劫無情。卻怪真君不得。」

扒光真君微微點頭,然後說道:「事已至此,卻也徒留唏噓,怎麼樣,沉香,你隨我返回青雲主峰可好?」

孫豪微微搖頭,然後神色一正,欠身說道:「真君。沉香不欲與人相爭,只想在這青雲港內安心打磨真元,期待修為能突破瓶頸,更進一步。」

扒光真君陰暗的臉上,露出絲絲笑容,陰影之中顯得莫測高深:「既然如此,今夜,你我在這大海之上,手談一局如何?」

孫豪微微一愣,遺憾和失望從臉上一閃而過。躬身說道:「請真君指教。」

扒光真君手一揮,兩人中間出現一面棋盤,縱身一躍。坐在棋盤一頭,對孫豪一伸手:「沉香,你先。」

孫豪點點頭,也一躍而上,盤膝坐在了扒光真君的對面,手中一黏,拿起一顆黑子,二話不說,「啪」的一聲。黑子點在了棋盤正中,天元之上。

落子天元?

扒光真君好生意外。

捻子不落。扒光真君掃了孫豪一眼,悠悠說道:「對弈之道。常言金角銀邊草肚皮,沉香此子不佔角,不掛邊,單點天元,看似正中,卻無任何實際意義……」

孫豪稍稍沉吟,然後說道:「棋行天元,觀天下而傲四海,幻宇宙而演自然,出其不意,大勢天衍……」

扒光真君搖頭:「無根浮萍,山中蘆葦,何來大勢一說……」

說完,捻起棋子,向棋盤一角點去。

啪,的一聲,棋子落在棋盤之上。

與此同時,南洋海面之上,剛剛出海沒有多久的風雲號風帆飛舞,光芒閃爍,霸海神舟橫卧大海。

向大宇、朱德政、武閑朗三人站與桅杆之上,看向前方。

前方海面,七八名修士肉身騰空,疾飛而來。

遠遠地,沈長福一聲大喝:「青雲門清理家門,無幹人等,速速迴避。」

風雲號上,騷動起來。

所有修士齊齊看向空中幾位真人。

金李兩位真人心中一慘,暗道糟糕,居然無意之間陷入青雲門內鬥。

如果風雲號遭遇外敵,毫無疑問,風雲上下自然是儘力一戰,絕不含糊,但現在情況有點不妥。

風雲號依附青雲門,大家都是有家有小,有案可查的修士,一旦站錯隊,選擇錯誤,那就不是一個人的事,很有可能就是傾家之禍。

沈長福停在風雲號正前方,手腕一振,手上出現一面令牌,高高一舉:「青雲令在此,風雲號所屬聽令。」

風雲修士齊齊哀嘆一聲:「大勢去也……」

明月高懸,淡淡的月光灑在孫豪清秀的臉龐上,如同給孫豪披上了一層銀輝,平靜地盤膝而坐,孫豪投子入角,攻了過去。

扒光真君面帶微笑,針鋒相對,以邊角先手之利,對孫豪展開圍攻。

啪啪啪啪,三五手,落子飛快。

兩人系列交換。

棋盤之上,格局又是一變。

孫豪扔下三顆孤子,陷入邊角包圍之中,但孫豪猶不死心,左衝右突,試圖接引三子而出。

扒光真君搖頭說道:「沉香,對弈之道,當識大局,明大體,當斷則斷,當舍既舍,當斷不斷,反受其亂,此三子,沉香還是舍了吧。」

孫豪臉上浮現出若有若無的笑容,淡然說道:「三子不可棄,三子看似如重圍,但其據角而立,怕也有活命之機……」

扒光真君不跟孫豪廢話。

搖頭,「啪」,落下一字,吃掉孫豪三顆黑子中的一顆。

輕輕捻起棋子,扒光真君看著孫豪:「沉香,我先吃一顆。」

風雲號上,向大宇面沉如水,看向朱德政,沉悶地問出兩字:「為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