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仙俠武俠小說 >九煉歸仙 >第七百六二章 寶塔之威(二)(四

第七百六二章 寶塔之威(二)(四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仙俠武俠

速度越轉越快,旋轉之中,金光四射。

在孫豪大喝聲中,圓盤飛舞盤旋,向智真君當頭砸了過來。

哪怕是四屬性真元齊齊上陣。

孫豪現在驅動須彌凝空塔依然是有點勉強。

高空之中,孫豪只覺得丹田一空,四屬性真元消耗一空,人不由自主在空中一個踉蹌,嘴一張,又吸入一口冥乳。

重新站穩,孫豪看向前方。

須彌凝空塔速度極快,砸向沈長福。

沈長福左躲右閃,卻發現自己已經被奇怪的寶塔鎖定,瞬移都躲不過,心中發狠,雲展揮舞,攻出一擊擊本命神通,空中攔截寶塔圓盤的衝擊。

轟隆隆,撞擊之聲,在天空中不絕於耳。

濺射的光芒,讓大海之上一片通亮。

須彌凝空塔的本體就是一個圓盤,聳立高塔只不過是其未來形狀,目前來說,孫豪的須彌凝空塔僅僅才煉製第一層。

形狀就是補天盤。

旋轉飛擊過來的寶塔撞擊在太乙雲展爆發的攻擊潮汐上,一邊轉,居然也在一邊變小。

巨大的補天盤迅速縮小,好像是被太乙雲展崩散了一般。

飛到沈長福身前之時,須彌凝空塔已經變成了面盆大小的補天盤形狀。

真正回歸了本體形態。

速度也好像受到太乙雲展的攔截,飛得不是很快。

但是,已經被鎖定的沈長福心膽俱寒地發現,向自己衝過來的補天盤鎖定了自己。撞破了空間。

補天盤未至。萬鈞壓力已來。

沈長福有種透不過氣來的感覺。

雙眼之中。露出了驚駭神色。

但是,偏偏被似慢實快的補天盤鎖定了,動彈不得,躲無可躲。

心中一橫,沈長福一聲大喝:「太乙雲盾」,太乙雲展在胸前一橫,架在雙臂之間,雙手合十。低眉順目,嘴裡念念有詞。

他的身體前方,白光雲涌,結成一面潔白的盾牌,擋住補天盤的撞擊路子。

第一次御使補天盤對敵。

孫豪也不知道補天盤的撞擊會有多大威能。

而且孫豪御使補天盤並不熟悉。

真元也有點力有未逮。

就跟孩子扔石頭,扔出去之後,石頭就不被控制一般。

孫豪現在扔出了補天盤,但感覺補天盤已經脫離了自己的控制,如同螞蟻拉大車,拉不動一般。已經不能干涉補天盤的撞擊動作了。

是好是壞,全看補天盤自己了。

須彌凝空塔等級太高。哪怕僅僅煉製出第一層,也不是目前的孫豪能夠掌握使用的。

力不從心就是現在的感覺。

孫豪臉上露出絲絲苦笑,又喝了一口冥乳,讓自己真元充盈起來。

如果補天盤撞擊無功,少不得,待會還得有一場大戰。

補天盤不慌不忙,撞了過去。

嘭。

潔白的太乙雲盾一撞四散。

沒有擋住補天盤半點,化為潔白的光點,如同煙花,散落空中。

沈長福雙眼一縮,身體低垂,右手向前一揮,太乙雲展向前揮出,同時,身體無風自動,好像被撞中一般,向後飛退。

補天盤依然是不緊不慢地撞向沈長福。

但不管沈長福怎麼退,退的速度有多快,補天盤撞中他身體距離依然在快速接近。

補天盤和沈長福之間的距離不受沈長福後退的影響,依然在迅速接近。

扒光真君身軀一振,作勢欲起。

軒轅紅嗔怪地橫了他一眼,嬌喝一聲:「爺爺。」

扒光真君聞言,氣勢一瀉,嘴裡說道:「罷了,罷了,讓小智吃點苦頭,讓沉香消消氣,就這樣了……」

空中,補天盤撞中了揮擊過來的太乙雲展。

嘭。

一聲悶響。

然後發出咔擦咔擦的脆爆聲,潔白的太乙雲展居然絲絲裂開,銀絲四散,飛灑空中。

雲展手柄之上,也瞬間出現絲絲裂痕。

沈長福一聲悶哼,臉上浮現出絲絲潮紅。

心頭巨震,震撼孫豪孫沉香本命法寶的強大,但更多的是心痛,陪伴了自己幾百年的太乙雲展居然被生生撞裂了。

太乙雲展受損,跟太乙雲展心神相連的沈長福也瞬間受到了不小傷害,臉上發紅,一小口鮮血不由自主噴了出去。

本命法寶對抗本命法寶。

居然是沉香真人的本命法寶大獲全勝。

開展之後,一直比較壓抑的風雲修士,士氣頓時高漲起來。

原來,高高在上的元嬰真君也並不是不可戰勝的。

只要有沉香大人在,一切皆有可能。

喻不欲帶頭,風雲號甲板上:「沉香,沉香」的歡呼聲,一聲比一聲響亮,高亢入雲。

陳一凡和陳峰主面如土色,悄悄向著扒光真君和軒轅紅的小船靠了過去。

目睹了孫豪寶塔威能。

陳一凡此時已經是心如死灰。

如果說以前他對孫豪還有絲絲不服,但此時,他明白過來,不知不覺,孫豪已經成長到了他只能仰望的高度。

差距之大,讓他無力,讓他看不到絲毫希望。

須彌凝空塔撞毀了太乙雲展。

沈長福心中絞痛,但是還得勉力提起護體神罡和真元,開始防禦,只希望付出太乙雲展破損的巨大代價之後,能讓孫豪孫沉香的攻擊力量削弱吧。

念頭剛剛閃過,護體神罡剛剛出體。

巨大無朋的撞擊已經降臨。

沈長福感覺,自己不是被一個盤子撞擊,而是被一座萬丈高山撞中。

不可抗拒的撞擊力量讓沈長福產生一個錯覺,好像此時此刻。自己的真君之軀已經變成了一個瓷娃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