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仙俠武俠小說 >九煉歸仙 >上榜了!

上榜了!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仙俠武俠

議在青雲上,誰扶黃屋尊。

各峰峰主看著玉簡所設人事,心中俱都在暗自盤衡,玉簡所設,體現了青雲主峰的一貫宗旨。

平衡各峰,突出青雲。

為了青雲大局,如此安排大家倒也並無太多想法,但是不知為何,此議對沉香一脈打壓很是厲害,有些人事安排更是會讓沉香如刺哽喉,十分難受。

毫無疑問,沉香崛起太快,已經引起了青雲門上層的戒備和警惕,有意通過峰會給沉香一個警告,或者是一個約束。

不說其他,三個方案的人事安排之中,都有著明顯的讓孫豪不好受的地方。

比如第一套方案之中,擬讓陳一凡出任新峰一峰主,而且還把雲紫煙划到了新峰一。

如此安排,簡直是給孫豪找不痛快。

雲紫杉看到如此安排,眼睛之中就閃過絲絲厲芒,心中暗自發怒。

第二套方案中,雖然沒有提名陳一凡擔任峰主,卻把夏家姐妹划到落霞峰,而把朱德政和武閑朗設定為新峰一和新峰二的峰主,獨獨缺了向大宇。

大師兄沒當上,兩師弟當上了,向大宇能舒服才怪,純屬給孫豪添堵。

第三套方案,則是徹底打亂了沉香一脈的金丹修士。

夏家姐妹被充實進落霞峰,雲紫煙孫小竹被充實進旭日峰,朱德政被分到混元峰,向大宇被留在彩雲峰,武閑朗被分到了劍鋒峰,老賈和金李兩位修士倒是划進了新峰,但是排位都很低。

也就是說,第三套方案讓一門十金丹的沉香一脈完全靠邊站了。

而且,其中不凡栽刺的安排。

總之一句話,三套方案,怎麼看,都能看得到青雲主峰對沉香一脈的打壓。

峰主都是人精,看了方案。誰都不說話,默不作聲,誰也沒有第一個發言。

軒轅鴻箜面帶微笑,喝了一口香茶。慢條斯理,緩緩說道:「各位峰主,請發表意見,三套方案,可以選擇一套。也可以提出你認為更好的建議。」

大殿之內,各峰峰主默不作聲,凝神靜氣,都沒有說話的意思。

上首,孫豪不動聲色,也輕輕喝了一口香茶。

面色如常,目光炯炯。

雲紫杉長長地呼出了一口氣,心緒逐漸平靜下來,看看上首孫豪,再想想昔日自己讓小煙收下孫豪的場景。如墜夢中。

曾幾何時,昔日的築基小子,如今已經高高在上,在宗門的地位甚至已經超過了自己。

自己的彩雲峰,也不知不覺被劃歸了沉香一脈,在此次人事安排之中,被處處針對打壓。

妹妹這弟子,進步太快,有根基不穩徵兆,不知這次宗門峰議。他又能有多少話語權。

各峰峰主都不說話,軒轅鴻箜也不急,慢慢開口說道:「既然如此,那我們就按照老規矩。從旭日峰開始,到彩雲峰結束,然後是本宗和各位太上,大家依次發言吧,首先,陳峰主。談談你的意見和看法吧。」

旭日峰陳遠桂峰主,軒轅宏光馬前卒。

旭日峰已經將孫豪得罪得狠了,倒也無所謂再狠點,陳峰主緩緩開口說道:「個人認為第一套和第三套方案都確實可行,第二套方案欠妥,我對事不對人,武閑朗和朱德政修為偏低,能力稍弱,尤其是武閑朗,不務正業,猥瑣無形,不是峰主的適當人選……」

陳峰主一一擺明自己的觀點,認為孫豪門下修為尚淺,並不適合擔任各峰主要職。

書記築基修士把陳峰主的發言一一記錄在案。

陳遠桂擺明車馬支持第一套和第二套方案。

然後,就是落霞峰發言。

沈壺也是沈長富沈家之人,擔任峰主之後,也唯沈長富馬首是瞻,此時,自然是緊跟軒轅宏光步伐,表達了自己的意願,他的說法和陳遠桂別無兩樣,高度同意陳遠桂的觀點。

軒轅鴻箜臉上帶著淡淡的笑容,一切盡在掌控之中。

峰主發言,有兩種前後順序,一種是旭日峰打頭,彩雲峰收尾,另一種則是彩雲峰打頭,旭日峰收尾。

今日峰議,軒轅鴻箜有意讓旭日峰和落霞峰先行發表意見,實際就是有意控制了會議走向。

當然,到了峰主一級,意志堅定,涉及大事的時候,倒是很難被前面的氣勢所影響。

混元峰,李寶成排位第三,輪到他發表意見,這傢伙毫不客氣,直言不諱地說道:「我同意第二套方案,沉香一脈分峰,一個峰主都不給,那還分個錘子,你們說武閑朗沒個正形我同意,但朱德政這小子分外聰慧,我是知道的,擔任峰主完全沒有問題,有他師父沉香真人撐腰,有我混元峰相助,絕對杠杠的不是。」

朱德政跟潔貝兒走到了一起,李寶成自然要力挺。

不挺不行啊,他老李家五個寶貝兒子一個比一個混,不是當峰主的料,就指望朱德政以後充點門面了,此時必須要爭。

爭完這一點,李寶成瞄了瞄扒光真君,然後又大大咧咧地說:「我就闡述這麼一個觀點,其他該怎麼辦,還是你們拿主意吧。」

他倒是直接,意思也很明白,你們怎麼安排都可以,只要給朱德政一個峰主噹噹就成。

孫豪不為所動,悠然自得,神態自如。

武閑朗對此早有預料,也跟孫豪交流過,出現現在情形,倒也是情理之中。

急也急不來。

孫豪其實並不是很在意自己門下在青雲門的位置重要與否,修士修士,修為才是根本,修為不到,爭取再多權利也不過鏡花水月。

當然,有些底線,有些逆鱗,也是不容侵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