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仙俠武俠小說 >九煉歸仙 >第七百九七章 上人論丹

第七百九七章 上人論丹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仙俠武俠

?

cpa300_4團戰排位,最終塵埃落定。

時間到,所有殘存修士冉冉升空,飛入歸一道場。

八大宗門開團戰,精銳金丹四十人。

真人修行百年苦,歸來僅剩二十整。

其中,直接隕落在戰場的修士就達到了十多名。

要知道,能參加宗門排位戰的金丹真人,無不是宗門精心培養,無不是奇緣連連的天驕傑出之輩。

無不是當代人傑。

但修士世界就是如此殘酷,修行道路上,來不得半點閃失,一不小心,就會身隕道消。

幾家歡喜幾家愁。

青雲戰舟上,喜氣洋洋。

軒轅亞琴眉開眼笑。

團戰之前,青雲門預測的團戰排位乃是第六。

大戰過後,青雲門居然比去年還前進了一步,一舉衝到了第二。

英雄符上,南大陸宗門初排順序已經出來。

萬劍宗高居榜首,得到了滿分五十的團戰積分,萬劍宗三個金光燦燦的大字之下,劍百鍛等五個師兄弟的大名一字排開,也是耀耀生輝。

青雲門位居第二,得到了三十六分的團戰積分,青雲門三字排在萬劍宗三字之下,字體稍小,綻放黃色光芒,其下,乃是孫豪、雲紫杉、軒轅紅、向大宇四人的大名。

團戰結束,陳一凡已經被淘汰出局。

青雲門之後,依次是齊天宗三十二分,歸一宗、黃道宗、白華門。

千仞谷和五嶽洞已經黯淡無光,全軍覆沒。

劍百鍛看著高高在上的萬劍宗三個大字,心頭自豪激動的同時,也有著絲絲無奈的苦澀感。

英雄符只給結果,沒給過程。

萬劍宗排位第一,主要原因還是因為本陣戰旗未失,要說戰功,卻是拍馬也不及青雲門,但是。他娘的,沉香乾的一些好事,黑鍋全部他劍百鍛給背上了。

必將成為歷史被他給永久的背上了。

萬劍宗得了第一是不錯,但是。南大陸的門派基本就被自己得罪完了。

五嶽洞、千仞谷、黃道宗一定以為是自己突襲擊殺了他們的金丹,對自己恨之入骨。

歸一宗被自己拉下馬,想必狠不得喝自己的血,吃自己的肉。

白華門真被自己幹掉兩個。

九爺會不會誤會自己黑了戰功?

好吧,劍百鍛感覺四面楚歌了。金丹排位戰的日子一定不會太好過。

就連宗門老祖,也不時唉聲嘆氣,絲毫沒有團戰排位第一應有的興奮感。

黑,太黑了,黑就一個字,最是適合孫豪孫沉香。

但是,他娘的,自己背黑鍋居然還背得心甘情願,孫豪孫沉香的黑鍋遞過來,自己好像還屁顛屁顛地接著。興高采烈地背上了。

團戰排位結果出來,有個短暫的休整期,等待其他接到英雄符的此等級宗門金丹趕到之後,第二階段的金丹排位戰才會正式開始。

休整期間,各宗金丹可以在歸一道場之內加強交流,互通有無,增進友誼。

因為團戰的關係,八大宗門很自然地形成了三個小團體。

歸一宗、黃道宗、白華門三宗修士走得較近。

萬劍宗、齊天宗、青雲門三宗修士經常聚會。

五嶽洞和千仞谷修士則是抱團取暖。

雖然團戰失利,五嶽洞和千仞谷已經被淘汰出局,但是。兩宗戰舟依然沒有離去,而是繼續在道場觀戰,關注第二階段金丹排位戰的結果。

不關注不行,如果次一級宗門出現了天驕之輩。強悍殺進了金丹排位戰的前十,那麼,他們兩宗的排位就會受到巨大威脅,說不定疆域面積就會大幅度縮水。

孫豪對劍百鍛和獨玖的影響很深,兩個傢伙經常到訪,而且性格也算是絕配。

劍百鍛十分耿直。熱心外加說一不二。

獨玖玩世不恭,不可小覷的玩世不恭,跟李敏的傲氣一般,獨玖已經形成了自己獨特的氣質。

劍百鍛的赤子童心怕是也走在了獨特氣質的道路之上。

兩個朋友,其實都不簡單。

當然,獨玖和劍百鍛也認為孫豪很不簡單,尤其是劍百鍛,對孫豪敬若天人。

三宗交往,他們三個頂尖修士居然不是最引人矚目的。

鬧得雞飛狗跳,有點歡喜冤家表象的乃是齊小愛對上了向大宇。

孫豪也沒想到,自己的悶葫蘆徒弟居然也有被人纏住的一天,而且還是堂堂齊天宗的當家大小姐,英姿颯爽的女修。

一座涼亭之中,孫豪和劍百鍛對面而坐,細品茗茶,說說笑笑。

獨玖躺在涼亭的橫凳子上,架起一條腿,嘴裡銜著一根不知名野草,弔兒郎當地哼著小曲兒。

遠處,傳來齊小愛一聲嬌斥:「大木頭,哪裡走,給本小姐站住……」

劍百鍛一邊抿茶,一邊嘖嘖有聲地說道:「九爺,話說九爺,我感覺,你們的齊大小姐要移情別戀了,小心他被沉香的大徒弟給拐跑了啊。」

獨玖貌似猛地一驚,嘴裡哎呦呦起來:「我靠,你如此一聲,還真的很像很像,小愛好像看上了沉香家的悶胡蘆。」

孫豪微微一笑,喝了一口茶。

劍百鍛眉開眼笑地說道:「九爺,那你還不去追師妹?九爺,我精神上支持你,去吧,去吧,搞定師妹,請我們喝喜酒。」

獨玖手一伸,伸出一丈多長,親切地拍打著劍百鍛的肩膀:「兄弟,真是好兄弟。」

一臉感激狀。

然後,臉上出現嘻嘻哈哈的表情:「然而,那和我並沒有半毛靈石的關係。」

說完,又沖孫豪賊兮兮地笑了起來:「沉香,你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