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仙俠武俠小說 >九煉歸仙 >第八百二七章 七少主爭香(一)

第八百二七章 七少主爭香(一)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仙俠武俠

亞琴老祖一走,孫豪在戰舟上地位最高。┠要╠看┠書.

獨玖愛莫能助地擺擺手,劍百鍛做了個我支持你的嘴型。

孫豪苦笑,然後緩緩起身,朗聲說道:「青雲門,孫豪孫沉香在此。」

玉華仙子的聲音之中,好似帶有寒霜,天宮令的內容也很不客氣:「青雲沉香,沾花惹草,可知廉恥?排位金丹,尚需自重,著孫豪孫沉香禁足青雲,但當自省。」

孫豪微微一愣,看看空中兩道拜帖。

徹底亂了。

海神殿涫涫相招。

天空英雄符禁足。

自己是去呢?還是不去呢?

還有就是,天宮英雄符怎麼感覺味道怪怪的,孫豪好像從中聞到了一股酸味,這又是為何?

難道天宮宮小狸還是涫涫的崇拜者不成?

不僅僅是孫豪感覺到了怪異。

聽到天宮英雄符的詔文,十個倒有九個修士感覺,這他娘的好像是在責罵情郎的語氣。

就連天空上,宣讀符詔的玉華仙子,也是一臉怪異的表情。

該不會,下邊的孫豪孫沉香跟少宮主那啥吧!

一邊是天宮英雄符,一邊是海神殿召喚。┣╣要┞┣┝看╠╋書.^1、k`a·n^s/h·u、.`c、c`

看你孫豪孫沉香怎麼辦?

孫豪左右為難之際。

單涫涫不幹了。

身體一晃,妖艷亮麗,一身水藍色衣衫,胸前**高聳,衣領低垂,露出一大片雪白肌膚和兩個若隱若現的飽滿半圓,一雙大眼睛,彷彿要滴出水來的單涫涫出現在了海神艇上空,站在了一片天藍色的波紋之上,向下邊的孫豪看去。

密切關注事態展的道魔兩門修士,不由齊齊眼前一亮,好一個亮麗晃眼的大妖女。

未語先笑,水汪汪的眼睛,好像能說話。笑聲也好像能勾心動魄:「小豪,來吧,上來吧……」

不知什麼時候,軒轅紅已經站在了孫豪身邊。

還不知什麼時候。軒轅紅一隻小手已經伸到了孫豪的肋下,揪住了孫豪的腰肉,使勁就是一旋。

以孫豪的煉體修為,不過撈痒痒。

不過孫豪感覺就是徹底亂了。

因為不知什麼時候,雲紫杉也在另一邊揪了他一把。還傳音說道:「這是我替紫煙揪的。」

孫豪還沒說話。

上邊,單涫涫雙眼之中,好像真的要滴出淚水來了,貌似有點哀求地說道:「小豪,回來吧……」

孫豪想起了南斗島,孫豪更知道單涫涫看似妖氣,實際單純,心中不由一軟。要看書.

只不過,沒等孫豪起步動身。

天空,天宮之上。一個白衣蒙面,踩著白雲的女子飄立在了宮殿上頭,直直地看向遠處的海神艇,寒聲說道:「孫豪乃是我正道青雲門下,為何要去你海神殿?」

說完,不等單涫涫回話,這女子又轉向孫豪,寒聲說道:「孫豪孫沉香,今日你要膽敢前去海神艇,哼……」

沒了下文。

孫豪……

玉華仙子對那女子躬身施禮:「玉華見過少宮主。」

少宮主宮小狸寒聲說道:「今日。青雲門誰要是擅自離開,視同背叛……」

正道陣營稍稍嘩然,魔道陣容有人輕笑出聲。

孫豪一個頭兩個大,感覺完全亂套。

話說。空中的宮小狸居然給孫豪一絲絲熟悉的感覺,但是,孫豪可不記得自己什麼地方什麼時候招惹過天宮少宮主。

孫豪從來不覺得自己記憶差。

孫豪也從來不覺得自己會笨。

但今天孫豪感覺自己菜鳥了。

明明天宮少主有點熟悉,但是搜腸刮肚,就是想不起來那是誰。

還有冥王殿兩位少殿主,孫豪也沒有絲毫印象。┠┣┢┝┠要看┟┠┝書.`1=k=a/n、s=h^u/.=c·c=

為何如此?

孫豪是徹底糊塗。

單涫涫身為海神殿少主。本來就不是省油的燈,見孫豪被攔住不準上,眼中淚水倒是給強忍了回去,看著天宮少宮主咯咯嬌笑起來,笑得花枝亂顫,一對高聳的胸部,起伏不停,讓不少好色男修猛咽口水。

笑著笑著,單涫涫嬌聲說道:「姐姐,你好凶啊,涫涫怕怕,不過呢,正道很厲害嗎?好高大上啊……」,說著又看向孫豪,柔聲說道:「豪,你只管過來,咱不稀罕什麼正道不正道,你只要過來,你就是我們的少殿主。」

天宮少主白衣飄飄地,一聲輕哼:「你以為海神殿是你過家家的嗎?少殿主,說有就有?」

……

天空之上,兩大少主吵了起來。

飛艇,戰舟看熱鬧的修士不少。

冰雪聖宮之上,夏晴雨站立在了冰山,面帶絲巾,冷然旁觀。

漆黑的冥王戰舟上,兩名女修並肩而立,若有若無,如同影子。

妖神殿巨龜之上,鼠多寶滿臉笑容看熱鬧。

道魔兩門,只覺得今日大開眼界。

很有意思啊。

兩少主相爭,還有三少主旁觀,五大實力讓孫豪徹底成了整個青天之下的焦點。┠┣┢┝┠要看┟┠┝書.`1=k=a/n、s=h^u/.=c·c=

葬天墟之行還未開始,就已經是出現了傳奇一幕。很奇特的,少主爭夫的狗血故事。

後世,有典籍記載葬天墟盛況。

最為膾炙人口的,就是葬天墟的「七少主爭夫」,成為千古傳唱,讓不少深閨少女,讓不少意氣少年為之蕩氣迴腸的佳話。

只不過,也不知是典籍記載失誤還是什麼的。

後世修士對「七少主爭夫」的典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