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仙俠武俠小說 >九煉歸仙 >第八百五五章 最後一人

第八百五五章 最後一人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仙俠武俠

獨玖拍拍孫豪肩膀,跟劍百鍛兩人過橋去了。

孫豪密切關注的洛鵬,也跟李敏一道過橋去了。

人數剩餘不多的時候,曾祥武和小王子宋世民聯袂而去。

曾祥武離去之後,紅岩上的氣氛卻是猛地一緊。

無他,紅岩之上,留下的修士豁然發現,目前留在這邊的修士已經只有九人了,乃是單數。

是單數,就意味著,最終會有一名修士過不去紅岩。

留誰在最後?

誰願意留在最後?

趙誅魔挺身而起,看向宮小狸:「師妹,走吧,我們也過去吧。」

宮小狸看向孫豪。

孫豪淡然一笑。

宮小狸又看看依然還在場中的夏晴雨還有單涫涫等人,惱怒地跺跺腳,挺身而起,跟隨趙誅魔過橋而去。

冥王殿,冥三九看向冥斕曦,咧嘴一笑:「二公主,咱們也過去吧。」

冥斕曦看看孫豪。

孫豪淡淡一笑。

冥斕曦笑著起身,跟隨冥三九過橋而去。

紅岩之上,剩下了五位修士。

魔道那邊,盧山,鬼如靈;正道這邊,夏晴雨、孫豪;而海神殿,卻是單涫涫。

看到如此人員分布,盧山不由心中微微一沉。

自己很有可能就會是最後一個被落下的修士了吧。

五名修士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沒有說話。

最後,夏晴雨笑著說道:「豪哥,你說現在該怎麼辦?」

其他人不由齊齊看向孫豪。

孫豪淡淡一笑:「晴雨,你跟涫涫先過去吧。」

夏晴雨和單涫涫對望一眼,兩人眼中都閃過絲絲失望。

看來。孫豪最終還是選擇了相信鬼如靈。

單涫涫咯咯笑道:「既然這樣,晴雨姐姐,我們就先過去吧。反正人家有人陪。」

夏晴雨倒是平和了許多,脆聲說道:「走。」

兩人衣衫飄飄。一白一籃,飛速奔向對岸。

青石板再次回來。

孫豪淡然一笑,對鬼如靈說道:「靈兒,是你嗎?」

鬼如靈身軀微微一顫,對孫豪躬身施禮,弱弱地說道:「公子,正是靈兒呢。」

孫豪一笑:「要不是看到三九,我還真的沒有想到。靈兒修鍊居然如此的快。」

靈兒對孫豪微微一福,弱弱地說道:「若不是公子,靈兒早就被別人煉化,成為陰鬼;若不是公子的洗魂符,也沒有靈兒的今天,公子的大恩大德,靈兒一輩子也不會忘懷……」

聽到這裡,盧山嘆了一口氣,說道:「沉香,少殿主。你們過去吧,放心,我不會搗亂的。」

孫豪淡淡一笑。對靈兒說道:「那麼靈兒,你跟盧山一起過去吧,我殿後。」

鬼如靈睜大了雙眼,驚訝地看著孫豪。

盧山也很是意外地看著孫豪。

孫豪淡然一笑:「靈兒儘管過去,不過,過去之後,切記不可讓李敏、洛鵬收起不二碑,要不然,我就真的過不去了。」

靈兒雙眼之中。閃過絲絲失望,但依然柔弱地微微鞠躬:「靈兒明白了。那個,盧山是吧。咱們走吧。」

盧山深感意外。

其實盧山也知道,孫豪此舉,擔了不小的風險。

不管孫豪有什麼辦法,都不一定能夠成功。

其實孫豪完全可以跟鬼如靈一起過橋,他盧山不會也不敢從中玩什麼花樣,但沒有想到,孫豪居然再次送了他盧山一場造化。

起身,盧山對孫豪鞠了一躬,滿是青春痘的臉上,露出誠懇地笑容:「沉香真是讓盧山心服口服,少殿主,請。」

盧山和鬼如靈雙雙落在青石板上,快速奔躍而去。

紅岩之上,獨留孫豪一人。

對岸修士,坐的坐,站的站,齊齊關注著不二橋,都在想,也不知道倒霉的青春痘盧山會不會暴起發難,陷害最後兩位過橋的修士,不過,以五行魔宗的地位,應該不敢如此亂來才是。

但是,等鬼如靈和盧山的身影映入眼帘之時,大家豁然發現。

最後留在了對岸的修士,居然是被幾大勢力青睞的香餑餑孫豪孫沉香。

還真是個很意外的結果。

趙誅魔心中一動,等兩人剛剛落地,馬上大聲說道:「好了,都到齊了,李敏,收起不二碑,咱們繼續前進。」

「且慢」,鬼如靈心說公子果然有先見之明,知道有人不想他過來,不過只要我在這裡,誰也別想收起不二碑,身體一飄,落在不二碑上,脆聲說道:「公子還沒過來,誰都不能收起不二碑。」

趙誅魔眉頭一皺,身上氣勢一震:「無理取鬧,李敏,收碑,我看誰敢攔你。」

朱玲肩上,小土狗已經汪汪大叫起來:「凶什麼凶,狂什麼狂,老子就敢攔你」,小小的身子從朱玲肩上一躍而起,居然就咬向趙誅魔。

趙誅魔一聲輕哼:「找死」,飛起一腳,踢向土狗。

「碰」的一聲巨響,趙誅魔一個翻身,退後一步,空中,朱玲玉腿一收,也退後一步,順手把小土狗提溜了回來,拍拍小土狗的腦袋,朱玲臉上,一臉寒霜:「趙大師兄,我這土狗雖然不成器,但它總算說了一句人話,這不二碑還真是不能收。」

說話之間,王遠、張文敏還有朱龐身上氣勢大振,隱隱圍著了不二碑,眼睛盯著李敏、洛鵬。

李敏眉頭一皺。

洛鵬卻挺身而起:「海神殿好大的威風,我偏要收了,看誰來攔我?」

夏晴雨眼中,冷冽地光芒一閃:「如果再加上冰雪聖宮呢?同是正道弟子,怎麼如此不知輕重,毫無大局,洛鵬,你想怎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