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仙俠武俠小說 >九煉歸仙 >第八百六零章 金丹過河

第八百六零章 金丹過河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仙俠武俠

?得意猶堪誇世俗,腹有詩書氣自華。xshuotxt△↗,.

古典籍說:「書中自有顏如玉」,常常被人誤解為書里真的會有大美女而曲解了古典籍的意思。

古典籍之所以如此說法,那是因為,喜讀書者,只要不是僅僅只讀類似下等旁門的雙修之典,那麼,讀書一多,身上自然就有自己獨特的氣質。

而這氣質,在專心讀書或者是專心做事的時候,最為吸引人,最為讓人為之心折,一旦被顏如玉看見,就是一段緣分一段佳話。

遠古有佳話,據說世間一凡人,名曰逍遙風,一日池塘柳樹下,讀書《九煉歸仙》如痴似醉,恰被一妙齡女子遛狗女子看見,遂成好事。

所謂腹有詩書氣自華,正是如此。

大陣師,常飽讀詩書,跟世俗之中,那些喜讀書者,愛讀書者一樣,身上別有一股書卷氣。

大陣師論陣,儒雅而專註。

宮小狸雖然在跟大家一起討論陣法,但一雙亮晶晶的美目,從孫豪身上掃過之時,卻不可避免地浮現出絲絲痴迷。

幾個大陣師,引經據典,對照古典籍的知識,根據自身的陣道造詣,商議破陣之法。

到了大陣師如此高度,陣道造詣強弱高低,區別很大。

所謂內行一張口,更知有沒有。

孫豪雖然盡量藏拙,盡量只是引導而不是做主,但是不知不覺間,大家依然能夠感知得到,現場大陣師,還是孫豪孫沉香這個小兄弟技高一籌。

實話說,除了宮小狸早有思想準備,知道孫豪的陣道造詣不低以外,其他幾名大陣師卻很是驚訝。

其他幾名大陣師無不出身頂級大宗門,就連沒有說話而只是一隻在點頭搖頭的那位,也是出自傳承不弱的妖神殿。

而資料記載,孫豪孫沉香僅僅出身南大陸青雲門。

一個大陸二流宗門。

能培養出來一個大陣師。而且能力壓頂級宗門傳承的大陣師,青雲門足以自傲了。

帶著對孫豪的絲絲好奇,還有絲絲敬佩,大家開始商議九曲黃河陣的破陣之法。

九曲黃河陣。號稱可以隕仙的大陣,已經失傳。

而且,眼前的九曲黃河陣又別有不同,要想破去,很難很難。

樹在河中。最近的一棵都距離十丈之遠。河水入之即沉。

修士又飛不起來。

怎麼破陣?

五顆大樹,上飄五根巨枝高高地衝天飛起,三百餘飄逸飛揚的的小枝椏簇擁著九根橫亘的橫枝節左右搖晃。

五顆最大的大樹四周,又有一些小點的大樹環繞,又有一些細小的枝條隨著河水起伏,呼應組成了九曲黃河陣。

河中生巨樹,樹以河為基,接陣九曲。

尚生好搜腸刮肚,想破腦袋,找不到破陣之法。

孫豪笑著說道:「我們是不是換個思路。不求破陣,但求過河?」

大陣師恍然大悟,對啊,咱們並不是非要破去九曲黃河陣,能過河不就成了嗎?

大家圍繞怎麼藉助大樹,避開陣法,飛渡大河,開始展開討論。

半響之後,孫豪突發其想地指著五條橫亘地枝節說道:「九曲黃河,九曲黃河。這五根樹枝該不會有什麼異常吧?」

尚生好盯著五根橫枝,看了良久,突然興奮地說道:「小兄弟,如果不是運氣好到頂天。就一定是陣道造詣極深了。」

宮小狸奇怪地問道:「此話怎講?生好莫不是找到了破陣之策?」

「這五根橫枝」,尚生好指著大河之中的九根枝椏說道:「應該很穩固,可以借力,而且,用心觀察,他們之間的距離差不多均等。也跟遙遙相對的河面相接,很有可能,五根橫枝就是我們過河的關鍵了。」

符筆飛快,尚生好在岩石之上,把九根橫枝勾勒出來。

果然,橫枝和橫枝之間,距離好似都跟第一顆樹到岸邊的距離一樣,也是十丈左右。

勾勒出五根橫枝,尚生好對孫豪豎起了大拇指,心中也很是興奮,終於找到了過河的關鍵。

心中隱約明白,孫豪的陣道造詣可能真在自己之上。

冥如法看了看陣圖,再看看寬廣的大河,冷冰冰地潑冷水:「路徑倒是找到了,五根橫枝,的確會很穩固,我們上去也的確不會受到大陣的攻擊,但是,生好兄別忘了,大陣禁法禁飛,找到了路徑,好像也過不去。」

是啊,幾個大陣師又齊齊沉默下來。

橫枝距離河岸足有十丈,又不能飛,大家怎麼才能平安抵達橫枝上去了。

有路子不錯。

但葬天墟自然不會如此簡單就能過去了。

幾個大陣師想了半天,依然不得要領。

依然沒能找到更加合適的,可以直接破陣,或者是過河的辦法。

最後,孫豪笑了一笑:「我突然覺得,其實我們想多了。」

宮小狸眨巴著雙眼,看向孫豪。

孫豪淡然笑道:「問問其他修士,說不定,對有些修士來說,十丈並不是問題。」

大家猛地醒悟過來,不由相視一笑。

是啊,金丹修士,手段五花八門,既然從陣道上找不到辦法,何不從其他方向想辦法?

大陣師找到了路子,指明了道路即可。

不久,曾祥武高聲說話了:「各位道友,大河之中,有巨樹參天,其中最大的五顆巨樹各有一枝橫椏,經大陣師判定為我們過河的通道,現在,還請有些特殊手段的道友,前來我處,商議過河之法……」

話音剛落,金丹修士們齊齊看向大河,看向五顆巨樹,並開始結合自身判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