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仙俠武俠小說 >九煉歸仙 >第九百零零章 堅挺沉香

第九百零零章 堅挺沉香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仙俠武俠

孫豪前方,還有十多個修士,其中大部分還是孫豪的熟人。

已經挺進到了十丈左右。

過去第八丈的時候,李敏很驚訝地看了一眼孫豪和洛鵬,不甘地盤膝而坐,開始打磨真元和神罡。

李敏一直心高氣傲,自覺自己在南大陸修士之中,理所當然應該排位第一。

進入葬天墟之後,也想表現一番自己,幾次出手,還真得到了一些肯定和看重。

但是相比孫豪孫沉香的表現,卻是差了不止一籌。

不過,李敏覺得那沒什麼。

因為孫豪孫沉香表現的乃是雜學,而不是真正的鍊氣修為。

大陸修士,鍊氣才是根本。

但是現在,李敏有種根本上被擊敗的感覺。

孫豪居然能夠比他更能深入朔風谷。

不僅僅孫豪比他更能深入,自己一直當小弟看待,一直對自己惟命是從,唯自己馬首是瞻的洛鵬,居然也比自己更能堅挺。

什麼地方出錯了嗎?

洛鵬倒是沒有挺進多遠,在李敏不可思議的眼光之中,洛鵬距離李敏不足一丈的地方盤膝而坐,開始修鍊。

但是孫豪居然足足超過了李敏兩丈,這才方向一橫,不再前進,側向去找地方修鍊了。

而孫豪前方,依然有七八個修士沒有達到鳳凰,頂風前行。

看到孫豪停止了前進,前方,正在埋頭趕路的朱玲、王遠等海神殿修士齊齊往兩邊散去,也去找地方修鍊。

最終,只有趙誅魔、虎蓋亞還有冥三九三名修士毫不示弱,齊齊向朔風谷深處沖了進去。

朔風谷內。萬年朔風無處不在。

沒有任何背風之處,總體來說,萬年朔風的威力卻是從谷口向內逐漸增強。

對不同的修士來說。並不是進入得越深越好,至關重要的其實還是能在谷內堅持多久。

如若堅持的時間不夠。進入再深也沒有什麼修鍊效果。

谷內修士開始修鍊之後,無時無刻不被朔風吹拂,修鍊也開始出現差異性區別。

一個時辰之後,已經有修士開始支撐不住,不得不起身飛出山谷,坐在谷口,開始恢復。

陸陸續續,不少修士開始回來。

谷口之中。修士逐漸多了起來。

朔風陰寒,風力銷魂蝕骨,並不合適連續修鍊,排位金丹們開始坐在谷口消化修鍊所得,同時,也密切關注其他修士的修鍊情況。

通常情況下,沒有特殊手段的話,入谷時間越久,越是堅挺,就意味著真元續航能力越強。真元越是雄厚。

基本上,憑藉堅持時間,能夠大致看出修士的排位高低來。

尚生好身為天宮修士。但鍊氣修為其實並不特彆強,堅持兩個時辰之後,從朔風谷退了出來。

而此時,排位金丹至少已經退出來一半,獨玖,劍百鍛等人退了出來。

第三個時辰,又有一批修士,各個大陸的領銜修士,曾祥武、蕭寒、月大勇等紛紛退出。

此時此刻。獨玖和劍百鍛相互對望,眼中閃過絲絲無奈。

他們兩人居然是南大陸最先退出的排位金丹。南大陸還有三位金丹居然依然堅挺。

沉香和李敏就不說了,李敏實力高強。歸一寒流又特殊,可以堅持更久,沉香這傢伙喜歡裝神弄鬼,實力已經初露端倪,也可以接受,但是,萬萬沒想到的是,洛鵬居然也是狠人,不聲不響,超過了其他大陸的領銜修士。

自視甚高的獨玖,頭回覺得,老子就是一個笑話,還排位第二,這是排第四的節奏啊。

三個時辰是個分水嶺。

三個時辰出來一批修士之後,朔風谷內遲遲沒有修士歸來。

直至第五個時辰,海神殿一群修士結伴而回,跟他們差不多的則有李敏、洛鵬和幾個少殿主,鬼如靈、冥斕曦、宮小狸。

這一群修士回來之後,朔風谷內,剩餘的修士僅僅就只有四人了。

分別是妖神殿虎蓋亞、天宮趙誅魔、冥王殿冥三九以及南大陸孫豪孫沉香。

回來沒有看到孫豪孫沉香,李敏和洛鵬齊齊愕然。

然後靜靜地盤膝坐下,靜待孫豪的回歸。

可以說,孫豪的表現,再度讓排位金丹們刮目相看。

前面三人,每一個都是出身了得,每一個都是名震一方,只有孫豪孫沉香出身南大陸二流宗門青雲門,只能在一方小有名氣,怎麼也不可能跟前面三位相提並論才是。

但是,居然也在朔風谷內挺過了五個時辰。

這怎麼可能?

李敏的心中,已經在不停地說:「怎麼可能,怎麼可能……」

大家都在猜測,孫豪孫沉香到底能堅持多久?

會不會,孫豪孫沉香有什麼特殊辦法,或者是乾脆直接被凍死在了朔風谷內?

時間又過去三個時辰。

朔風谷內,遠遠地看見人影。

大家精神一振,齊齊看向來人,猜測會不會是孫豪孫沉香。

但是,卻失望地發現,那是冥王殿冥三九。

再過去半個時辰,朔風谷內,又出現一人一虎,大家又猜測是不是孫豪孫沉香。

但是,卻驚訝的發現,那是虎蓋亞和趙誅魔。

趙誅魔和虎蓋亞大步而回。

沒等他們那種最後歸來的驕傲感找到歸屬,卻猛地發現,排位金丹們臉色怪異,依然遙望朔風谷。

稍稍了解,趙誅魔和虎蓋亞馬上知道了,原來孫豪孫沉香居然還在朔風谷之內沒有出來。

趙誅魔心裡不敢相信。

以他黃金戰體大成的煉體修為,無與倫比的真氣積累還有一些特殊的手段,沒有勝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