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仙俠武俠小說 >九煉歸仙 >第九百零三章 國醫大勇

第九百零三章 國醫大勇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仙俠武俠

金丹真人齊齊看向月大勇。?要看書·1?k?a書nshu·cc

雪茹淰心中一動,脆聲說道:「北大路,忠義院,月大勇,封號『術刀』,刀曰大勇飛刀,例無虛;術曰大勇醫術,北大路國醫,不知大勇國醫對小雪的傷勢有何見解。」

五大頂尖實力,丹道傳承了得,大6修士難出其右。

但是,所謂草莽有異人,修士多豪傑,進入葬天墟之後,孫豪等出身不高的修士的一系列表現,已經讓頂尖宗門修士刮目相看。

此時夏晴雨受傷,救治的關鍵時刻,月大勇站了出來。

雪茹淰倒是不敢怠慢,請教高見。

月大勇指尖一頓,小刀握在手中,雙手一抱,白大褂飄飄,微胖的臉上露出絲絲沉重:「天宮黃道大丹,冥王殿黃泉生肌丹,皆為絕世仙丹,大勇心折已久,仰慕已久,只不過……」

月大勇頓了頓,對趙誅魔微微鞠躬,然後說道:「大勇行醫,最慎用藥,用藥之前,常會留我忠義院,觀察藥效,兩種靈丹價值非凡,藥效了得,但大勇建議,是否可以酌情減量,先行試用,再給晴雨仙子服用可好?」

趙誅魔眉頭微皺。

孫豪的眉頭倒是稍稍紓解開來。

兩種靈丹,孫豪都是聞所未聞,不知其藥效,不知其藥性,但是,本能地,孫豪也覺得,如果就此合用,怕是有著絲絲不妥。

靈丹或許都是好丹,但藥效未必完全匹配,如果不經試驗,盲目用藥,最終的藥效會如何,還是兩說。

雪茹淰沒有倉促決定,稍稍思考,點頭說道:「大勇之策,倒是穩妥,只不過。黃道金丹和黃泉生肌丹皆是靈丹,並不合適減量,我的意見是可以先讓冉兒先行服用兩顆靈丹,師妹你意下如何?」

冰佤點頭同意:「可行。冉兒也有仙體,只不過比小雨稍弱,倒是可以服用兩種靈丹,看看藥效,就是不知趙師兄和靈兒道友有沒有多餘的靈丹。?壹?看書·1?k?a?n?shu·cc」

靈兒點點頭。弱弱地說道:「靈兒有靈丹四顆,道友放心。」

趙誅魔恰到好處地露出絲絲為難表情,然後看向宮小狸。

宮小狸說道:「我這裡倒是還有兩顆,雪師姐,還是按照你的意見來吧。」

雪茹淰一個躍身,來到冰冉兒身邊,把她扶起,盤膝坐好,單掌一拍,冰冉兒小嘴一張。

屈指連彈。黃道金丹和黃泉生肌丹落入她的嘴中。

金丹入口即化,瞬間功夫,冰冉兒的臉上浮現出金白兩色光芒。

兩種光芒在她臉上交相輝映,變幻不停。

月大勇說了一聲:「得罪。」

微胖的大手一伸,射出四根絲線,纏住冰冉兒的皓腕,四指輕彈絲線,月大勇好像在側耳聆聽。

孫豪眼前不由一亮,心說一聲佩服,漢水白鹿傳世的醫術之中。曾經有過「彈絲號脈」的相關記載,白鹿醫術之中,對此醫術頗為推崇,沒想到。今日在月大勇身上,孫豪親眼目睹了這一醫術神技。

隨著藥力化開,冰冉兒的臉上,兩色光芒變動得越來越快。

而月大勇的臉上,卻是越來越凝重。

冰冉兒的臉上,開始出現掙扎表情。

月大勇的額頭。冒出絲絲細汗。

雪茹淰的眉頭微微皺起。

情況可能並不是太好。

冰冉兒的臉上,出了金白兩色,開始浮現出陣陣酡紅。

雙眼一睜,冰冉兒從昏睡中醒來,嘴裡一聲悶哼,噴出一口殷紅鮮血,輕輕叫了一聲:「師姐……「,身子一軟,又軟軟地倒了下去。壹??看書ww看w?·1?·cc

「五內逆轉,逆脈逼丹……」,月大勇不敢怠慢,手中連彈,四根絲線在冰冉兒身上不停彈動,陣陣真元穿過絲線,順著冰冉兒的經脈滲透進冰冉兒的體內。

嘴裡又是一聲暴喝:「大勇飛刀,例無虛。」

小刀在空中划過一道優美的弧線,在冰冉兒的左右雙臂上一划而過。

冰佤欲要動手相攔,雪茹淰一手摁在了她的肩上,緩緩搖頭,示意讓月大勇全力施為。

冰冉兒兩臂之上,出現一道細細的劃痕,絲絲血珠滲了出來。

月大勇左手四根絲線越彈越急,雙眼之中,神光閃閃:「大勇若怯,非怯實安,給我出來,喝。」

喝的一聲,冰冉兒雙臂傷口猛地飆出兩道血箭,血箭殷紅,但各帶一股光芒。

一金,一白,帶著兩色光芒的血箭飛射空中。

在空中轟然撞在一起。

轟隆一聲,爆炸開來。

炸起一陣氣浪。

冰冉兒的血液也在爆炸聲中,四散濺落。

金丹真人們齊齊心頭猛震,看著爆炸的空中,久久無語。

雪茹淰額頭出現絲絲細汗,冰佤更是心有餘悸地說道:「幸好幸好,幸好逼了出來,要不然……」

是啊!

要不是月大勇把這兩色光芒及時逼了出來,真要在冰冉兒體內爆炸,就算不能把冰冉兒直接炸得血肉紛飛、四分五裂,只怕也會把冰冉兒炸得千瘡百孔、香消玉殞。

冰冉兒金丹本來受損。

兩種靈丹進入體內,再次傷上加傷,徹底暈迷過去,身體軟軟地靠在了雪茹淰的身上。

雪茹淰扶住冰冉兒,對月大勇微微一福:「謝謝大勇真人,要不是真人,冉兒此次怕是凶多吉少了。」

月大勇的額頭,冒出顆顆汗珠,剛剛這幾下看似簡單,但是可並不容易,兩種靈丹強悍的藥效,讓他花了很大的氣力才將其從冰冉兒體內逼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