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仙俠武俠小說 >九煉歸仙 >第九百一二章 飛火流星

第九百一二章 飛火流星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仙俠武俠

仰望神鐵令傳來的圖案。

孫豪心中不由還產生疑惑。

這一片蒼天為何會弄成如此慘象?大戰造成?又該是何等驚天大戰?如果不是大戰的後果,純屬天道之威,那麼,天道這是要滅世嗎?

孫豪現在,等級還太低,接觸到的秘聞也較少,到底是何原因,還不得而知。

只不過,不管是什麼原因,既然已經開始,那麼就斷然沒有輕易放棄的道理,孫豪神識之中,堅定地說道:「各位道友,請隨我一起,完成補天,對了,如果可以,還請涫涫通知未歸=少殿主,我們需要他相助一臂之一。」

神鐵令內,稍稍沉默了一下。

單涫涫的聲音傳了過來:「小豪,他已經全力出手了。」

孫豪心中一愣,暗自感嘆一聲魂未歸好手段。

不過同時,孫豪也有點明白過來,魂未歸的存在形式應該比較異常,在大陣之中的作用應該也類似於輔助。

要不然,孫豪斷然不會毫無察覺。

不過,既然單涫涫如此說,朱玲等人又沒有糾正,想來情況就是如此了。

孫豪不再多問,太古雷獸身軀一振,氣勢大漲。

神魂之中,孫豪朗聲叫道:「**用勁,八方歸位,正東,涫涫……」

美人魚魚尾一擺,昂起了頭顱,單涫涫的脆聲說道:「準備就緒。」

孫豪又叫:「正南,長腿玲……」

朱雀仰天,雙翅一閃,火焰騰騰,朱玲爽朗地說道:「到,不過。最好叫我朱雀……」

太古雷獸點了點頭:「正北,二毛……」

豎眼龍蟾悠悠睜開了豎目,王遠的聲音傳了過來:「歸位。」

……

八方歸位。

太古雷獸身軀一振,頭頂,沉香劍悠然出現,丑劍沉香吞吐寒芒。蓄勢待發。

再一振,頭頂出現一個虛幻的影子,站在了太古雷獸頭上,手中握住了沉香。

三魂修士。

單涫涫的聲音傳了出來:「哇,小豪,你都三魂了啊,厲害。」

孫豪三魂盡出,卻是要全力一搏了。

神識之中,孫豪沉聲說道:「涫涫。朱雀,二毛,各位道友,機會只有一次,我們拼盡全力,勢必一擊而成。」

神鐵令中,七大化身搖曳晃動,齊齊暴喝:「好。」

最後。單涫涫沉聲說道:「小豪,開始吧。」

孫豪神識牽動。太古雷獸雙翅一縮。

八方合力,**為用。

大陣魂力齊齊狂涌而至。

太古雷獸猛地一彈身軀,口中含怒一噴。

一顆雷球而出,轟的一聲擊打在鬼體雙腳之下。

鬼體雙手手持沉香,衝天而起。

劍貫蒼穹。

無邊銳利,無比鋒芒。狂沖而上。

時間彷彿變慢。

但劍貫蒼穹速度卻是極快地,轟然聲中,神魂幻化的劍貫蒼穹和劍崩山嶽,猛地撞擊在神鐵令底部的定天二字之上。

神鐵令呢。

神魂演化無邊巨力。

代表著定天神鐵的鐵根猛地被推進半寸有餘。

神鐵令外。

天空之中,一聲炸響。

修士們發現。久久沒見動靜的定天神鐵,突然間,定天兩字光芒大作,巨大的鐵柱,再度強勢地向上一挺。

直插蒼穹。

向天空之中卡住的火焰巨石沖了過去。

火焰巨石在定天神鐵的衝擊之下,轟然破碎,四散開來,如同煙花,化為碎石,帶著火焰尾巴,向下墜落。

海神殿修士還有孫豪孫沉香傾盡全力,勃發之下,強力發動,全力一擊,猛地把定天神鐵御動兩三百丈之高,瞬間貫破火焰巨石,堵住蒼天。

金丹真人們,轟然叫好。

但是,馬上又有金丹真人大叫:「不好,糟糕,壞了……」

定天神鐵去勢極快。

而原本被定天神鐵遮掩較好的八名修士完全暴露了出來。

空中火焰岩石四散,化為道道流星,夾帶被撞碎之後的餘力,從高空急墜而下,卻是將八名排位金丹籠罩其中。

流星距離這麼遠都能看到,說明其體積很大。

流星帶著火焰,無邊高溫,空中飛墜。

墜落的力量加上高溫加成,撞向孫豪他們。

就連下邊,觀望的金丹真人們,也不得不緊急行動,驅動火神渡,躲避飛火流星。

倒也有修士試圖向上沖,去解救空中金丹,但是卻發現孫豪他們高度很高,根本來不及援助。

而更糟糕的是,空中八名修士的狀態並不是很好。

定天神鐵猛然上沖,定天二字射出的光芒衝擊在八名金丹身上,好像對八名金丹造成了不小的衝擊。

八名金丹在空中俱都盤膝空中,凝而不動,並沒有起身躲避飛火流星。

猛地把定天神鐵頂回原位,神鐵令內,變化也接踵而來。

孫豪等人的確在這一刻被纏住了,神魂動彈不得,十分吃力。

神鐵歸為,神鐵令內的神鐵造影轟然而散,化為八個光團,空中悠然一分,分頭沖向八名修士神魂。

孫豪來不及躲閃,頓時只覺得自己身上猛地一沉,太古雷獸出現十分吃力的,雙翅扇不動,行動獃滯的感覺。

神鐵令此時也迅速低傳遞過來兩段信息。

一段信息讓孫豪明白了光團是什麼,光團乃是定天神鐵累積億萬年的精純魂力,還有遠古定天神鐵主人的部分傳承,這些都是完成補天之後,為主修士應該得到的獎勵。

問題的關鍵是,定天神鐵不知道多少年沒有完全歸位了,累積的魂力可不少,連孫豪的太古雷獸都撐住了,動彈不得,有點失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