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仙俠武俠小說 >九煉歸仙 >第九百六一章 滅殺洛二

第九百六一章 滅殺洛二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仙俠武俠

青龍刀上,金龍遊走,金龍雙目好像是看了孫豪一眼,然後,全身金光大作。

青龍刀刀身染上了層層金色,發出陣陣刀鳴,好像是獨玖在慷慨歌唱。

然後,刀身金光一斂,青龍刀完全失去了氣息。

青龍刀的氣勢,獨玖的氣息,在這一刻,完全消失。

孫豪心中,湧上陣陣悲慟,眼前,好像浮現出獨玖論仙之時的神採風姿。

那時的獨玖,自信而張揚,洒脫而無羈。

可是現在,他也隕落在了葬天墟之中,如同劍百鍛一般長眠在了虛空葬場,若干年後,還有幾個修士會記得他呢?

古魔洛二的心中閃過絲絲僥倖,這不要命的傢伙終於是燈枯油盡,徹底失去了氣息,說實話,獨玖給他的傷害可真是不小。

只是,沒等古魔洛二抽出斬在身上的青龍刀。

原本沒有了絲毫氣息的青龍刀,猛地在洛二身上,沒有絲毫預兆地,轟的一聲,爆炸開來。

巨大的爆炸聲從洛二的右肩處傳來。

右肩手臂連同一大塊洛二引以為豪的古魔之軀,瞬間血肉紛飛,被生生炸滅,古魔洛二的半邊身子,半張臉,也在爆炸聲中血肉模糊。

心中大罵一聲該死,古魔洛二被巨大的爆炸力遠遠拋起,龐大的身軀轟然向後跌倒而去。

迴廊天空之中,青龍刀化為一片血雨,伴隨著洛二的血肉一起,四散濺落。

孫豪喃喃地說了一聲:「九爺,走好。」

心中卻是快速問道:「師傅,可以收他進去嗎?」

「不能」,青老平靜的聲音傳了過來:「你現在神識被封鎮,我壓根兒也不能出手,收不了。」

孫豪心中閃過絲絲悲嗆,九爺就這樣隕落了,哪怕是須彌凝空塔也幫不上他。

此時此刻。孫豪心中,有著陣陣說不出的難受,也有著自己實力被封鎮,而說不出的悲傷。

百鍛走了。自己束手無策。

獨玖走了,自己照樣只能眼睜睜看著他神魂俱滅,血肉化雨。

如果自己神識不被封鎮,如果自己戰力全在,擋住古魔絕對不會如此吃力。而獨玖就不會也不用如此以身殉道。

此時此刻,孫豪心中,終於是感受到了大陸英雄符上,那種亘古長存的英雄氣概。

也感受到了那種沉甸甸的英雄精神。

英雄符或許被有心人所利用,或許是被有心人鑽了一些空子,但是,精神長存。

眼中悲哀一閃而過,孫豪開口長嘯:「百年修行塵與土,八萬里路雲和月;抬望眼,怒髮衝冠。壯懷激烈,九爺,一路好走……」

高歌聲中,身軀金光大作,萬里雲煙出現在手上,萬里起雲煙,射日三箭發動,三道青煙脫手而出,射殺古魔。

神識牽引,大陣之力再次疊加在同伴身上。獨玖隕落之後,大陣隨著一變,但大陣之力並沒有減弱許多。

單涫涫化身人魚,嘴裡響起了陣陣歌聲。歌聲之中,排位金丹只覺得精神大振,攻擊力瞬間提升。

得到大陣和單涫涫雙向加持,戰陣瞬間威力提升到了最大,各位排位金丹全力發動。

朱玲仰天一聲雀唳,張嘴一噴。口中飛出一隻火鳥,沖向古魔。

王遠龐大的龍蟾之軀也在地上一蹬,頭上雙角一擺,化為兩道流光,刺向古魔。

軒轅紅袖子輕輕一擺,靈蛇般的真女劍也悄無聲息地鑽了出來。

獨玖化身青龍刀,怒而自爆,重創古魔的一剎那,孫豪神識牽引之下,戰隊每一個成員幾乎是未加思索地攻出了自己的拿手絕技。

古魔洛二龐大的身軀重重地砸落迴廊地面之上,不同的攻擊已經接踵而來。

血之狂暴在身,抗魔能力大增,一身力量也是巨大無朋,但是,此時,他的狀態並不是很好,而且,修士爆發的都是壓箱底的手段。

身軀一震,噗噗噗,身中三箭,一箭接一箭,三箭射中同一部位,哪怕是他古魔之軀防禦再是了得,三箭射中之後,左肩之上依然被生生洞穿,一個拇指大小的血洞出現在左胸,心臟也被洞穿,流出淚淚鮮血。

緊接著,又是「汪」的一聲,脖子上猛地一疼,一隻土狗猛地咬住了他的脖子,掛在他的脖子上,使勁蹬腿撕咬。

土狗一直在一旁觀戰,此時此刻也猛地沖了上來,悍不畏死,無聲無息,咬住了古魔的脖子。

緊接著,朱玲的火鳥狠狠撞中洛二受傷的右肩,火焰熊熊燃燒,燒焦氣味迅速瀰漫迴廊之中。

噗噗兩聲,王遠的龍角深深地扎入古魔洛二的小腹之中。

獨玖以身殉道。

化為血雨,但終於也跟同伴贏得了獲勝之機。

孫豪神識牽引之下,同伴的攻擊紛紛建功。

唯獨軒轅紅的真女劍,卻被古魔生生擋了下來。

其他攻擊降臨在古魔之軀上,洛二都沒大理會,哪怕是孫豪的萬里起雲煙,他也並不是很在意。

唯獨軒轅紅的真女劍,能產生傷及他根本的傷害,卻是他被重創之後的防禦重點。

原本軟綿綿垂在身體兩旁的雙臂,強行奮起,如同兩條靈蛇,不要命地纏住了真女劍。

真女劍毫不留情,噗噗刺擊,古魔洛二的雙臂如同削蘿卜一般被削成了一截一截,掉落在地。

但是,真女劍究竟還是被攔住了,並沒能如同其他修士的攻擊一般,直接命中古魔洛二的身軀。

此時的洛二,狀態勘稱凄慘無比。

右邊身軀已經被擊毀大半,還有朱雀之火在熊熊燃燒。

心臟被洞穿,腹部被洞穿,脖子上還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