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仙俠武俠小說 >九煉歸仙 >第一零零零章 虛空懸棺

第一零零零章 虛空懸棺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仙俠武俠

幻術?

看看不知道盡頭的倒立空間,所有在場的修士不由湧起一個念頭,需要怎麼樣的大型幻術,才能有如此厲害?

「可能不完全是幻術」,智痴手持雲展,思考了一會說道:「符文書寫,常用『藏鋒法』,逆鋒入筆,橫畫欲右先左,豎畫欲下先上,使筆鋒藏在筆畫之中……」

冥斕曦看看自己倒立的身軀,不由詫異地說道:「智痴,該不會,我們正在藏鋒之中吧?這不正是上下顛倒,左右不分嗎。」

孫豪淡然一笑:「嗯,很有可能就是藏鋒法加上幻術的組合,將我們困在了其中,要是不找到破解之法,我們可能永遠也走不出去。」

普通幻術根本就迷惑不了金丹真人。

尤其是大陸排位金丹,各個都生成了自身的氣勢,浩浩蕩蕩,普通妖魔鬼怪根本就不敢近身。

也正是如此,一旦出現能干擾金丹大能的幻術秘法,其破除的難度也就不是一般的大,須得有特別的手段才行。

智痴手持雲展,飛速算計,然後說道:「藏鋒藏鋒,鋒在其中,如若我們能找到所藏之鋒,則幻術不攻自破。」

靈兒提出疑問:「所謂藏鋒,應該是符文的書寫方法之一,可是冥王帖是已經寫好的符文,為何還有藏鋒?」

智痴看向孫豪。

孫豪笑了笑:「靈兒別忘了,我們此次前來的目的就是修復冥王帖,很有可能,冥王帖產生了逆向變化,書寫好的藏鋒之筆再度藏了起來,卻是需要我們修復也就是徹底完成落筆才是。」

靈兒雙眼一亮。弱弱地對孫豪施禮:「謝謝公子解惑,靈兒明白了。」

冥斕曦在邊上嘻嘻一笑,然後惟妙惟肖地學靈兒說道:「謝謝公子解惑。靈兒明白了……」,說完。加了一句:「酸,姐,你太酸了!」

孫豪老臉不由微微一紅,同時也發現了一件讓他頗覺尷尬的事。

百名排位金丹進天墟,一路殺進來,隕的隕,留的留,自封的自封。到了現在,隊伍之中已經不足十人,十人之中,還是陰盛陽衰,隊伍大的時候,幾個少主表現比較矜持,孫豪的日子還算好過。

現如今,人不多,還大多都是自己人之後,孫豪發現。幾個女伴的態度大方自然起來,然後,很多話題也就自然而然地圍繞著他孫豪展開了。

現在的情況是。毫無疑問,孫豪成了隊伍的主心骨。

但同時,孫豪也成了幾個少主暗中爭寵的對象,這讓從來就不知道怎麼處理類似問題的孫豪頗覺尷尬。

智痴微微一笑,沉香什麼都好,就是這方面有點遲鈍啊,有趣有趣。

蓋亞好似在打盹,沒有聽到。

孫豪趕緊轉移話題,開口問道:「不知你們誰有破妄手段。藏鋒之所,倒是有些判斷。但必須輔佐破妄之法,方能湊效。」

虛空藏鋒。雖然看起來毫無跡象可查,但是身為符篆大師,孫豪還是有一些基本的判斷,能夠大致推測出筆鋒所藏之處,只要能破開攔截的幻術,自然就能攻破整個倒立幻境。

宮小狸笑笑說道:「我天宮法術以隱匿見長,但論破妄,卻不如聖宮良多。」

孫豪看向夏晴雨。

夏晴雨嫣然一笑,倒立的空間都好像瞬間生動起來:「我聖宮法術,最是清心明性,就算幻境之中,也常常能保持一份本性,更有法術冰魄琉璃光可以嘗試破妄。」

「那好,小雨,你將法術對準智痴,聽我號令,施展冰魄琉璃光,破去幻術」,孫豪說完,又看向智痴:「智痴,目標對準我們足上,虛空三寸處,有問題嗎?」

智痴一擺手中雲展:「沒有問題,保證正中目標。」

夏晴雨玉手一舉,手中出現一團冰晶琉璃,閃動寒芒,玉潔冰清。

孫豪一聲清喝,放。

夏晴雨屈指一彈,冰魄琉璃光向智痴一甩。

智痴手中太乙雲展一橫,嘴裡輕聲說道:「藏鋒請入局。」

冰魄琉璃光飛快地直射上空,一束光束,準確無誤射入孫豪倒立雙腳的上空三寸之處。

上空空間遭受光束一照。

琉璃如鏡,白光迅速流轉。

有那麼一剎那時間,金丹修士們趕緊自己身軀一震,已經恢復了正常,然後前方,出現一片幽暗的虛空。

虛空之中,好像還有一件巨大的異物漂浮。

只是,沒等大家看清異物是什麼,空中又是一陣漣漪閃動,白茫茫的霧氣再度瀰漫了空間,大家發現,自己又身處幻境之中了。

象牀困倚,冰魄微醒,冰魄,百年以上寒冰的冰中靈氣匯聚而生,琉璃狀的冰魄靈光更是誕生了了得的靈性,就孫豪所知,乃是修士破妄的不二法門之一。

但現在,夏晴雨催動的冰魄琉璃光依然未能破除空中幻象,這大型幻術的厲害可想而知。

夏晴雨微微搖頭,有點遺憾地說道:「豪哥,以我的能力,怕是破不開這幻術。」

剛剛施術,她已經是最大能力驅動,既然第一次破不開,那麼,再多試幾次,也必然是相同結果。

孫豪點頭說道:「小雨的破妄之術,的確是效果非凡,幻術剛剛被迫停頓,說明小雨的法術真的有一定效果。」

單涫涫身為人魚化身,幻術也是人魚的特殊戰技之一,對此也有較深的認知,此時也開口說道:「不錯,單論破妄,小雨的法術效果的確是沒得說,出現這種情況的原因恰恰應該是不能讓藏鋒歸位。」

冥斕曦癟癟嘴:「能說直白一點嗎?」

靈兒輕聲說道:「其實就是攻擊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