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仙俠武俠小說 >九煉歸仙 >第一零四七章 絕世聖嬰

第一零四七章 絕世聖嬰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仙俠武俠

漣漪空間之中,孫豪和趙誅魔的身軀都分辨不清,他們兩個到底是不是在比試,不得而知,倒是如何比試的,更是讓人好奇。

如同英雄符開闢戰場一般,登天榜直接給他們開闢了一個特殊空間,讓他們斗嬰。

空間漣漪起來的這一刻,孫豪感覺自己精神一震,然後,發現自己來到了一塊奇特的空間之中。

兩人不是要斗嬰嗎,那就斗吧,登天榜如同英雄符一般,直接把他們的元嬰拉了進來。

趙誅魔此時只是覺得登天榜實在是神奇無比。

但孫豪多少有點明白,應該是薩摩出手,控制登天榜,開闢了特殊的元嬰戰場,只不過,孫豪也瞬間忘了薩摩是誰,而是很好奇地看向對面趙誅魔。

發現對面的不遠處,一個小兒形狀的趙誅魔,此時也對自己看了過來。

趙誅魔的元嬰五官清晰,四肢有力,高約一尺,雙眼靈動而清晰,神態自如。

按照典籍記載,修士元嬰也有高低之分,好歹之別,也有很直觀的判斷標準,是為:「一寸一品,三寸一階;神態為控,力量為根」

理論上,一寸高的元嬰是為最低品級的九品元嬰,理論雖然存在,但九品元嬰很難破開金丹,甚為少見。

通常情況下,修士元嬰至少也是「三寸丁」,三寸皆下品,對應了七到九品元嬰。

一品元嬰,就會身高九寸了。

趙誅魔的元嬰身高達到了一尺,卻是超出了一品的範疇,天宮大師兄果然是了得,難怪提出了跟自己比試嬰力。

三災十二難,果然不是浪得虛名。

孫豪打量趙誅魔這會兒,趙誅魔元嬰小臉上,浮現出十分錯愕的表情。

孫豪的元嬰,太奇葩了。

就趙誅魔所看到的典籍,從來就沒有如此元嬰的記載。

首先是身高。居然達到了一尺二

這是什麼高度好像普通元嬰中期修士的元嬰也不能長這麼高吧難道是沒有經歷過雷火鍛煉的結果,只是虛高

然後,更讓趙誅魔奇怪的是,孫豪的元嬰身上。居然披上了一件紅色的甲胄,元嬰披甲什麼狀況。

好吧,這還不算最奇怪的。

跟奇怪的是,孫豪的元嬰手中居然還拿了一根半尺來長的棍子,對著自己不停比劃。

元嬰居然帶武器。

趙誅魔也是醉了。

這麼奇怪的元嬰。趙誅魔還真是第一次看見。

孫豪看到趙誅魔的奇特表情,不由也對自己打量了幾眼。

孫豪自己也啞然失笑。

然後,一些信息自動湧入腦海之中。

孫豪很快搞明白了自己身上都有些什麼稀奇古怪的玩意兒。

身上的紅色甲胄乃是絕世神罡所化,卻是孫豪破丹生嬰之後,天道給與固化的一個本命神通,也是薩摩教給孫豪的那個很高端很高端的:「三頭六臂」神通法相。

當然,這玩意兒孫豪還得修鍊,目前來講,估計很難施展得出來。

而手中的棍子,居然也是破丹生嬰之後所獲得的天道獎勵。也是本命神通,而且是更詭異的本命神通,居然給他弄了一根「斗天棍」拿在了元嬰手中。

不僅僅是如此,孫豪還能感知到,自己身上,原本已經固化的幾個本命小神通也以不同的形式,固化在了元嬰身上。

右腳腳底,踩了一截枯木煥發嫩芽的花紋,那是枯木神愈。

左腳腳底,踩了一個紅色雞蛋殼。那是烈火神盾。

雙眉正中,有一個閃電紋路,卻是半徑八格雷擊術

修士進階元嬰期,破丹生嬰時。有機會固化一兩個威力較強,比較熟悉的法術為本命神通。

很多修士為了生成自己獨具特色的本命神通,破丹生嬰之前,都會苦修一門法術,生成自己獨具特色的攻防手段。

孫豪一身所學較多,每一個法術都比較熟練。加上本身已經在金丹之上固化了兩個本命小神通,卻是沒有刻意操練自己的專屬法術。

破丹生嬰時,孫豪在薩摩的特殊空間。

薩摩擋了威力巨大的生嬰劫難,卻也剝離了雷火鴰風之力,給與了孫豪新生元嬰巨大的錘鍊,並用特殊的手法,讓孫豪固化了她所教授的三頭六臂為本命神通。

同時,孫豪習得的威力最強的法術,也化為了「斗天棍」形狀,出現在了元嬰手中。

也就是說,破丹生嬰時,孫豪比別的元嬰修士多了一個本命神通。

加上已有的三個本命小神通,也在劫難之後的天降甘露之中得到進化,好傢夥,孫豪的元嬰一股腦得到了五大神通。

當然,神通生成之後,有什麼效果,威能如何,還須得孫豪在以後的修鍊之中,逐漸加以熟悉,強化,並用於實戰之中。

飛快地把元嬰熟悉一遍。

對面,趙誅魔也從震撼之中回過神來,傳來一股意念:「沉香,你這元嬰,造型真酷啊,就是不知道經不經打」

孫豪的元嬰居然露出了淡然笑容,一股意念傳了過去:「彼此彼此,大師兄的元嬰,居然超越一品,而且,元嬰剛成,就能意念傳音,沉香佩服」

趙誅魔微微一愣,心說,你這剛剛結嬰,還熱乎著呢,就能意念傳音了,豈不是更厲害,想著,也傳來一股意念:「彼此,彼此,誅魔現在很奇怪,沉香結嬰到底遇見了什麼,居然如此詭異。」

孫豪淡然笑著說道:「登天台,葬天墟,什麼可能都有啊,大師兄卻是著相了。」

趙誅魔的元嬰氣勢頓起,小手一揚,空中出現一個巨大的手印,意念之中,哈哈大笑:「管你是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