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超品透視 >0001章天降橫禍

0001章天降橫禍

小說:超品透視| 作者:李閑魚| 類別:都市娛樂

「出事啦,出事啦!」

「夏雷被電弧光傷了眼睛!快救人啊!」

工地上有人驚呼,有人奔跑,還有人在著急地撥打著急救車的電話,整個場面亂成一團。

工地的焊接場地上,夏雷蜷縮成一團,左眼被電弧光燒黑了一圈,散發著焦臭的味道,血水和灰塵在他的臉上混成一團,給人一種慘不忍睹的景象。

「哎,年紀輕輕俊俊俏俏的一個娃,一隻眼睛就這麼報廢了,真是可惜啊。」有人嘆息。

「他家裡還有一個考上大學的妹妹,他要是瞎了,他妹妹還怎麼去上大學啊?」

「哎,夏雷這小夥子人挺好的,平時總搶著幹活,待人也和氣,這樣的事情怎麼會發生在他的身上啊,真是老天不開眼啊。」

議論紛紛,很多人都在嘆息。

夏雷的母親早年病逝,五年前父親又離奇失蹤。那一年,他剛好考上京都大學,可是考慮到還在讀初中的妹妹夏雪,他含著淚將錄取通知書撕了。妹妹問他的時候,他說差幾分沒有考上。從那之後他便開始在工地上打工,只要能掙錢,他什麼活都干。現在,妹妹夏雪也考上了京都大學,他卻出了這樣的禍事……

短暫的麻木之後,劇烈的疼痛席捲而來,夏雷的身體抽搐了起來,隨後眼前一黑昏死了過去。

耳邊有人在呼喊他的名字,可他已經聽不見這些聲音了。他在黑暗裡,感覺身體像是在一條河流漂浮著,浮浮沉沉,往著地獄的方向而去。

時間對於昏厥的人了來說是沒有知覺的。

不知道過了多久,夏雷睜開了眼睛。他看到了一絲光亮,然後又看到了一張胖胖臉,那是他的發小馬小安的臉。不過因為只能睜開一隻右眼的原因,他看得不是很清楚,還有點重影的感覺。

「雷子,你醒啦?」馬小安的聲音裡面充滿了激動的意味。

「我這是在什麼地方?」說話的時候夏雷一下子想到了什麼,他跟著伸手去摸左眼。他的左眼上纏著紗布,一摸就火辣辣地疼。

馬小安一把抓住了夏雷的手,「別著急,雷子,醫生說了,你的左眼不一定會瞎。你好好治療,一定會好的。」

「不一定?不一定是什麼意思?」夏雷很著急,情緒也有些失控。

馬小安欲言又止,他似乎知道一些情況,卻又不敢說出來。

「你說啊!」夏雷更著急了。

這時從門口走進來一個中年男子,微胖的體型,一身名牌的西裝,穿金戴銀,很是闊氣。他是建築公司的老闆,陳傳虎。

看見陳傳虎進來,馬小安跟著讓開了一些位置。

夏雷掙扎著從床上坐了起來,打了一個招呼,「陳總,你怎麼……」

他的話還沒有說完,陳傳虎就打斷了他的話,「夏雷,你是怎麼搞的?燒了一台電焊機不說還燒了一台變壓器,你知不知道一台電焊機加一台變壓器要兩萬多元?這還不算,耽誤了工期,這損失算誰的?」

一股怒火頓時躥上了夏雷的心頭,就在剛才他還以為陳傳虎是來看望他的,卻沒想到這傢伙是來算賬的!

馬小安也忍不住了,氣憤地道:「姓陳的,你什麼意思?啊?我朋友的一隻眼睛有百分之九十的幾率要瞎,你他媽的居然還來說這種話,你是不是人啊?」

這句話就像是一個炸雷在夏雷的腦袋裡炸開,他整個人都懵了。

馬小安忽然意識到他說漏了嘴,可說出去的話就像是潑出去的水怎麼都收不回來了。他恨恨地看著陳傳虎,這一切都怪他!

這時陳傳虎卻冷笑了一聲,「他眼睛瞎了與我有什麼關係?我們有僱傭的合同嗎?沒有吧?所以,你們就算是告到法院去我也不怕。」

夏雷已經被氣得臉色鐵青了,牙齒也咬得咕咕響。

陳傳虎卻還在火上澆油,「我是看在你小子可憐,所以才將你送到醫院來的。住院費我交了一萬,你什麼時候醫完就什麼時候出院吧。另外我給你們留句話,這一萬塊錢算是了事的錢,不要再找我了,找我也沒用。」

「混蛋!」馬小安憤怒地道:「一隻眼睛瞎了,你想用一萬塊錢就擺平嗎?」

陳傳虎抬手指著馬小安的鼻子,一下子就翻臉了,「你小子少管這件事,你想找事的話老子奉陪!媽的,你也不打聽打聽我陳傳虎是什麼人,你再找事,老子分分鐘廢了你!」

就在這時夏雷忽然抓起床頭柜上的水杯,一下子就砸了過去。

砰一聲悶響,猝不及防之下陳傳虎的腦袋頓時被砸了一條口子,腥紅的血液流下來,眨眼就打濕了他的半張滿是橫肉的大臉。

「媽的!你竟敢打老子!」陳傳虎暴跳如雷。

門口忽然衝進兩個瘦高的小青年,紋身、耳釘,一眼就能看出是混社會的混子。

「給老子打!」陳傳虎指著病床上的夏雷吼道。

兩個小青年跟著就撲了上去。

馬小安轉身將夏雷擋在身後,兩個小青年的拳頭狠狠地落在了他的頭上、背上。馬小安咬著牙忍著,用他的身體保護著夏雷,同時也壓著夏雷不讓他衝動。

「你們幹什麼?」一個護士推著工具車出現在了門口,她愣了一下,跟著又尖叫道:「來人啊,打架啦!」

護士轉身跑去叫保安。

「你小子給我等著!」陳傳虎撂下一句狠話,轉身就出了門。兩個小青年也跟著他離開了。

馬小安這才鬆開夏雷,他的頭上已經冒起了好幾個包,疼得他齜牙咧嘴的。

「為什麼擋著我?」夏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