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超品透視 >0009章快點快點再快點

0009章快點快點再快點

小說:超品透視| 作者:李閑魚| 類別:都市娛樂

「你給誰打電話?夏雪嗎?還是馬小安?」江如意很好奇夏雷在這個時候會給誰打電話。

「一個朋友,你不認識,你別問了。」夏雷說,一邊等著電話接通。

沒有鈴聲,電話在五秒鐘之後接通了。

「喂?你是誰?」手機里傳來了一個女人的聲音,冷冷冰冰,充滿了試探與警惕的意味。

「是我啊,夏雷。」夏雷說道:「你還記得我嗎?」

「當然記得,昨天晚上我給你打過電話,但你沒接。」

夏雷這才想起昨天在醫院的時候接到的那個顯示為「未知號碼」的電話,當時他以為是推銷保險的所以沒接,卻沒想到是龍冰給他打來的。他說道:「不好意思,我不知道是你打來的,所以沒接。」

龍冰說道:「這個時候你怎麼又用別人的手機給我打電話來了?」

「是這樣的……」夏雷猶豫了一下,「我遇到一點麻煩,不知道你能不能幫一下忙?」

「你在什麼地方?」

「海珠市北拱區警局。」

「等我,一刻鐘。」說完,龍冰就掛了電話。

夏雷卻還保持著通電話的姿勢,好半響都沒有回過神來。他以為龍冰會問他是什麼麻煩,但人家卻連問都沒問,只問了他現在在什麼地方,說來就來。這似乎意味著,無論是什麼麻煩在她的眼裡都不是麻煩呢?

夏雷給龍冰打電話也是臨時起意,江如意的出現讓他想起了她。龍冰在槍擊之中的反應,她的沉著和冷靜,這些都不是普通的女人所能做到的。更重要的是,她並不怕警察,當時警察趕來的是時候她還讓他趕快離開,這又說明她不是壞人。就憑著著兩點他便可以斷定她不是一般的人物,也許能幫上忙,所以才打了這個電話。

現在看來這個電話似乎是打對了,而且她人在珠海市,不然也不會說一刻鐘趕到這裡來。

「誰啊?神神秘秘的。」江如意試探地道。

夏雷將手機遞給了江如意,笑著說道:「我都說了,一個朋友,你不認識。」

江如意白了夏雷一眼,「跟姐玩神秘是吧?我還在想怎麼利用那個視頻把你弄出去呢,看來我是多事,我才懶得幫你了,就讓你在這裡關著好了。」

夏雷說道:「這事你暫時別攙和,你在這裡工作,李青華會給你小鞋穿的。」

「你這個人呀,就是太善良了,你都這樣了,你還在為我考慮?你這種人會被社會淘汰的。」江如意嘴上這樣說,但心裡卻是很高興的。

就在這時胡斌向這邊走了過來,老遠便粗聲粗氣地道:「江如意,你在這裡幹什麼?」

江如意回頭看了胡斌一眼,卻壓低聲音對夏雷說道:「雷子,你別擔心,我會將你救出去的。」

「江如意,我在問你話,你沒聽見嗎?」胡斌的語氣里已經有了一點不高興的意味。

江如意這才轉身過去,她笑著打了一個招呼,「原來是胡隊啊,胡隊早。」

「我問你在這裡幹什麼?」胡斌狐疑地看了江如意和夏雷一眼。

江如意說道:「沒什麼,我認識他,我就是問問他犯了什麼事。」

「你們認識?」胡斌感到很意外。

江如意說道:「那是十多年前的事情了,剛才覺得眼熟,一問還真是以前在一個學校讀過書的。」

胡斌忽然看見了江如意手中的手機,他的臉色頓時陰沉了下來,「你給他手機打電話?」

江如意頓時有些緊張了起來,「沒、沒有,我怎麼會給他手機呢?沒有。」

胡斌瞪了江如意一眼,「你最好別犯傻,還在這裡幹什麼?還不去做事!」

江如意看了夏雷一眼,埋著頭離開了。

胡斌打開了監禁室的門,粗魯地道:「小子,走吧!」

「去哪?」夏雷問了一句。

「我讓你問問題了嗎?你給我老實一點!走!」胡斌惡狠狠地推了夏雷一下。

夏雷又被帶到了昨晚去過的那間審訊室。

一進審訊室,胡斌就重重地將手中的記錄本摔在了桌面上,「昨晚是我們李局起了善心,不想對你動手。你識趣一點,承認罪行,簽字畫押,我們之間就什麼都不會發生。如果你還是昨晚上那種態度……哼!」

夏雷說道:「你是說如果我不認罪,不在口供上簽字畫押,你就會對我刑訊逼供是嗎?」

「看來你小子是不吃點苦頭就不會學乖了!」胡斌轉身對著玻璃牆打了一個手勢。

牆壁上的監控攝像頭很快就關閉了。

夏雷的視線移到了玻璃牆上,左眼的能力喚醒,玻璃牆隨即在他的左眼之中消失。他看到了站在玻璃牆後面的李青華,還看到了一個負責錄像的警察。

李青華正看著審訊室裡面,他的嘴角露出了一絲冷笑。

胡斌忽然一腳踹向了夏雷。

猝不及防之下夏雷頓時被踹倒在了地上。

胡斌卻沒有就此罷手的想法,他跟著撲了上來,又用腳去踢夏雷的小腹。

夏雷在地上打了一個滾,狼狽地躲開了。他從地上爬了起來,想退,卻發現他的身後是一面牆壁。

「媽的,你還敢躲?」胡斌揮手一拳就抽向了夏雷的臉頰。

緊要時刻,夏雷的左眼莫名地跳了一下。詭異的事情發生了,在他的左眼裡,胡斌的拳頭忽然變得緩慢了起來,拳頭的速度,運行的軌跡,即將擊中他的臉頰的什麼位置,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之中!

夏雷微微一側身,輕鬆地避開了胡斌的拳頭。

「媽的!你真的敢躲?」胡斌惱羞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