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超品透視 >0010章局長?一腳撂倒!

0010章局長?一腳撂倒!

小說:超品透視| 作者:李閑魚| 類別:都市娛樂

龍冰的出現讓夏雷感到激動,可也把他嚇了一跳。審訊室里一大群警察,她一來二話沒說直接把警局的刑警隊的隊長給踹趴下了!

李青華愣了一下,最先回過神來,他氣急敗壞地吼道:「反了天了!給我把她抓起來!」

幾個警察跟著又湧向了龍冰。

龍冰忽然撩起了黑色的長裙,雪白的大腿曝露出來的一瞬間,插在大腿內側的一支手槍也落在了她的手中,下一秒鐘就指著了李青華的頭。

幾個準備上去抓人的警察頓時僵住了,李青華的臉上也沒有了半絲血色。

龍冰冷冷地道:「抓我?你還不夠資格。」說道這裡,她的語氣忽然變得兇悍了起來,「都給我退回去!把人放了!」

「你……請問……你是誰?」李青華不是傻瓜,敢在警察局拿槍指著警察的女人肯定不是普通人,肯定大有大頭,在沒有弄清楚這個女人的底細前,他反而不敢造次了,態度也轉彎了。

龍冰並不領情,「你還沒有資格知道我的身份。」

李青華說道:「這就不好辦了,這小子犯了敲詐勒索的罪,這可是很嚴重的罪行。就算他有什麼人撐腰,也得顧全一下法律的威嚴吧?你難道想什麼都不說就把一個罪犯從警察局帶走嗎?」

龍冰看著夏雷,「你真的犯了敲詐勒索的罪?」

夏雷說道:「他胡說,我沒犯罪。」他指著李青華,「倒是他,他利用職務之便進行權色交易。還有,他縱容他的外甥陳傳虎作惡,強包工程,非法強拆,這些是經濟犯罪。」

「你放屁!」李青華頓時怒了,抓起一把椅子就向夏雷砸了過去。

「住手!」江如意忽然吼道:「夏雷說的都是真的,我看到你和那個女人的視頻了!」

李青華頓時僵在了當場,他高高舉起的椅子也懸停在了空中。

夏雷驚訝地看著江如意,他知道,她這樣做已經將她的工作和前途拋在腦後了。

龍冰的嘴角露出了一絲奇怪的笑容,「難怪你要抓人,是想要是那個視頻嗎?」

「胡說!」李青華極力掩飾著心中的震怒與恐慌,他惡狠狠地看著江如意,「江如意,你知道你在胡說八道些什麼嗎?你在什麼地方看到什麼視頻的?」

「我……」剛才見李青華要拿椅子砸夏雷,江如意一時著急就說了出來,現在被李青華一凶,她頓時又膽怯了,要說的話也不敢隨隨便便說出來了。

李青華放下了椅子,繼續向江如意施壓,「江如意,你要想清楚,你是北拱區警察局的警員,你難道想跟犯罪分子一夥嗎?」

「我……」江如意低下了頭,不敢看李青華的兇惡的眼神。

龍江拍了一下江如意的肩頭,「這位警官,你說的都是真的嗎?別怕,如果你說的是真的,我向你保證,五分鐘之後他就不是你的局長了,你根本就不需要怕他。」

所有的視線都聚集在了龍冰的身上,五分鐘就可以讓北拱區警局的局長下課,這是何等的口氣!

江如意看了夏雷一眼,似乎在這個時刻里得到了什麼勇氣,她說道:「我是在夏雷的百度雲盤裡看見的,夏雷是被冤枉的。」

「江如意!」李青華惱羞成怒,衝上去一巴掌就抽向了江如意的臉頰。

龍冰一揚手,她手中的手槍頓時抵在了李青華的額頭上,「你再動一下試試。」

李青華一動不敢動,額頭上也不停地冒著冷汗。他的心裡不停地猜測著眼前這個陌生女人的身份,可怎麼也猜不到。

這時龍冰打開手袋從裡面拿出了手機,撥了一個號碼,然後說道:「黎叔嗎?麻煩你給海珠市反貪局的人打個電話,讓他們處理一下北拱去警察局的……」她捂住了手機,看著夏雷,「對了,這傢伙叫什麼名字?」

「李青華,他是北拱區警局的局長。」夏雷說道。

龍冰又鬆開了捂著手機的手說道:「他叫李青華,權色交易,貪污受賄,還有一些職務犯罪,有證據。」頓了一下,她又說道:「嗯,讓他們快點,我趕時間。」

一室靜默,落針可聞。夏雷的心裡暗暗地道:「她究竟是什麼身份啊?居然用這種口氣讓海珠市反貪局的人做事?她這麼年輕,看上去也不像是什麼大領導啊。」

龍冰將手機放回了手袋,看著夏雷,「五分鐘,五分鐘後你跟我離開。」

「嗯。」夏雷下意識地應了一聲,心中充滿了感激。

「哈哈哈……」李青華大笑了起來,「你擺什麼譜?五分鐘?你所謂的反貪局到這裡的路程開車都需要半個小時!你的狐狸尾巴露出來了吧?你想救夏雷出去,所以才裝什麼大人物吧?哼!我看你就是來渾水摸魚的女賊!」

龍冰什麼都沒說,只是看了一下手上的腕錶。

「你們還愣著幹什麼?把他們三個都給我抓起來!」李青華吼道。

幾個警察你看我一眼,我看你一眼,都沒動。

李青華又沖江如意吼道:「江如意,我現在命令你把誣陷我的視頻刪了,立刻!」

江如意也沒動。

其實所有人都看得出來,李青華表面上還算正常,但他其實已經慌了,害怕了。

李青華又指著龍冰,「你不是說五分鐘讓我下課嗎?好,現在已經過了幾分鐘了?如果五分鐘我沒事,我讓你吃不了兜著走!」

他的話音剛剛落下,一個女警便拿著一紙傳真出現在了門口,審訊室里的情況顯然把她嚇了一跳。她愣了一下才回過神來,她將傳真文件塞到了江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