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超品透視 >0012章完美焊接

0012章完美焊接

小說:超品透視| 作者:李閑魚| 類別:都市娛樂

午後的陽光灑落在大街小巷裡,走哪都像在蒸籠里。夏雷頂著日頭終於找到了那張轉讓告示上的機械加工店。它在一條老舊的小巷口,門面所對的便是一條大馬路,交通便利。

機械加工店的門口也貼著相同的轉讓告示。午間在電線杆上張貼轉讓告示的老頭正在店裡收拾東西,他並沒有留意到在門口向裡面張望的夏雷。

夏雷不動聲色地觀察這這家店的情況。他發現這裡的位置雖然有點偏,但車流量和人流量都很不錯。店裡有一台金雞牌CS6140B車床,看上去也有六七成新。這種車床他以前在加工廠幹活的時候使用過,針對的是小型的加工件,精度和實用性都不錯。店裡還有一台電焊機和氣瓶割刀什麼的,工具也還算全面。就店裡的情況而言,只要他盤下來,稍微準備一下就可以開張做生意了。

看了店裡的設備和工具,還有店面的情況,夏雷的心裡也有了點譜,這之後他才走進機械加工店。

老頭這才發現夏雷,他看著夏雷,試探地道:「小夥子,你是來加工東西的嗎?」

「不,我是來和你談談的。」夏雷說道:「我看見了你貼的轉讓告示,恰好我有點興趣。」

老頭的臉上頓時露出了一絲笑容,「原來你是來盤店的,好吧,我和你談談,請坐。」

「不用,站著說就行。」夏雷並不想讓這個老頭看出他很想要這家店,那樣的話談價錢的時候肯定會吃虧的。

老頭說道:「好吧,站著說也行。小夥子,你貴姓?」

「夏雷。」夏雷說道:「大爺你呢?」

老頭笑了笑,「我姓蔣,你叫我蔣大爺就行了。」

「蔣大爺,你為什麼不做了呢?」夏雷問。

「你也看見了,我一把年紀了,今年就六十啦,做不動啦。我的眼睛也不好使了,給人加工東西的時候老是出錯,再幹下去也沒勁了。我想回老家抱孫子了,呵呵,累了一輩子,也該享幾年清福了。」蔣大爺看上去很開朗。

「這家店的生意如何?」夏雷又問道。

蔣大爺說道:「還行,一個月除了房租水電和其它的開銷,也能賺個八.九千一萬塊。如果不是我的眼睛不好使了,我還真有些捨不得呢。小夥子,如果你的手藝好的話,我相信生意會越來越好的。」

夏雷笑著說道:「做手藝的手藝好,生意當然不會差。大爺,我們就不繞彎子了,我想盤下你的店,你要多少錢呢?」

蔣大爺摸了一下下巴,「嗯,這樣吧……」

就在這時一男一女忽然走了進來,蔣大爺也閉上了嘴巴。

夏雷打量了一下這一對男女。男的西裝筆挺,三十歲左右,身材硬朗,面相和眼神都顯得有些兇悍,給人一種很不友好的感覺。女的二十五六的樣子,成熟性感。她一進門就皺起了眉頭,彷彿這裡的環境和人都讓她感到不舒服。

西裝男出聲說道:「你們誰是老闆?」

蔣大爺說道:「我是,請問你們有什麼事嗎?」

西裝說男道:「我有一件東西需要焊接一下。」說完他給身邊的性感女郎遞了一個眼色。

性感女郎跟著就打開了手裡的一隻公事包,從裡面取出了一隻紅布包。她打開了紅布包,露出了包在紅布里的物件。那是一支非常古老的鑄鐵鑰匙,大約七寸長度,表面上有奇怪的花紋。鑰匙已經斷成了兩截,看印痕是舊痕,不知道是什麼時候弄斷的。

「能焊接嗎?」性感女郎出聲說道,她的聲音柔柔的,很好聽。

「我看看。」蔣大爺走了上去,伸手要拿鑄鐵鑰匙。

西裝男忽然抓住了蔣大爺的手腕,「這東西非常重要,我的要求可不是簡簡單單的焊接好就完事了,這鑰匙上面的紋路不能有任何破壞,也得焊接好,不能多,也不能少,不能高,也不能低,你明白我的意思嗎?如果你有把握的話,你就接這個活。」

蔣大爺愣了一下才說道:「這位先生,你這要求太高了,我怕我做不了,你找別人干吧。」

西裝男說道:「我打聽過,都說這一帶你的手藝最好,你要是能按照我的要求幫我焊接好這支鑰匙,我給你五千塊。」

「五……五千塊?」蔣大爺很驚訝的樣子。

他開一個月店,累死累活才能賺八.九千一萬塊,焊接一把鑰匙就能賺五千。就這酬勞而言,這確實是讓人心動的。

「你行嗎?」西裝男又從女人手裡的公事包里拿出了兩塊鑄鐵片,「如果你行的話,你可以先焊接一下這個,我覺得可以的話,你就可以接這個活。」

西裝男手裡的鑄鐵片也有類似的紋路,彎彎曲曲,看上去很複雜的樣子。

蔣大爺看了一眼,想了一下,最終還是搖了搖頭,「你給的酬勞很可觀,不過你的要求實在太高了,就算我的眼睛還和年輕的時候一樣好我也不敢接你的活,更何況是現在,我老了,我不敢接你的活,你去找別人吧。」

「連試都不敢試,你還開什麼店呢?」性感女郎的眼眸里滿是輕蔑的意味。

這話不中聽,但蔣大爺卻也默默地受了,「抱歉,真做不了,你們去找別人吧。」

西裝男冷哼了一聲,「這店還是趁早關了吧,開什麼店呢。」

蔣大爺的脾氣好,這話也默默地受了。

這時夏雷出聲說道:「我看看吧。」

「你是誰?」西裝男盯著夏雷,眼神中帶著點警惕的意味。

蔣大爺跟著說道:「其實我這店真不打算繼續開了,他是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