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超品透視 >0016章我沒想到你這麼壞

0016章我沒想到你這麼壞

小說:超品透視| 作者:李閑魚| 類別:都市娛樂

透過洞開的窗戶可以看到小區一角,還有遠處的街道。街道上車來車往,陌生的人來來去去。人們建造了都市,卻又在都市之中迷失。

「雷子,你發現了什麼?」江如意有些沉不住氣了。

夏雷搖了搖頭,「沒有,不過我總覺得有地方不對勁。」

「什麼地方不對勁?」

夏雷說道:「這裡太乾淨了,地板的縫隙里連多餘的灰塵都沒有,好像是用吸塵器吸過一樣。」

「張教授家的女傭不是說沒打掃嗎?」

夏雷說道:「張教授家的女傭沒打掃,但兇手就不能打掃嗎?他擔心留下什麼痕迹,殺了張教授之後將他活動過的地方都打掃一遍,你們警方的技術組找不到他留下的半點痕迹就很正常了。」

「還真有這種可能,但是……」江如意用異樣的眼神瞧著夏雷,「地板的縫隙那麼小,你能看到裡面的灰塵有多少嗎?」

夏雷避開了她的疑問,他說道:「吸塵器放在什麼地方?帶我去看看吧。」

「在雜物間,我帶你去。」江如意並沒有追問夏雷究竟是怎麼看清楚地板縫隙裡面的情況的,她帶著夏雷來到了別墅里的一個儲放室里。

儲放室里放著打掃衛生的器具,拖布、吸塵器和水桶等,還有一些別的雜物,但都收拾得整整齊齊的。

「你們警方的技術組檢查過這裡嗎?」夏雷問。

江如意想了一下,「有個同事來看過,不過只是簡單地看了一下,沒有仔細檢查。」

夏雷走到了拖布前,左眼微微地跳了一下。拖布的木質把手在他的左眼裡突然被放大,木料表面的一切都清晰無遺地呈現在了他的視線之中。他沒有使用放大鏡,但看得卻比放大鏡還要清楚。

拖布的把手非常乾淨,沒有留下任何指紋,甚至連一點水漬都沒有。

夏雷的心裡更加確定了他的猜測,那就是兇手肯定打掃過現場,而他在打掃之後甚至將打掃現場的清潔用具都一一擦拭過。只有這一種解釋,因為如果是張教授家的女傭打掃了衛生,那麼她想做的事情肯定是休息,而不是擦拭拖布的把手。

「雷子,你今天好奇怪,剛才趴在地上看地縫,這會兒又看拖布,你這是在幫我破案嗎?」江如意的好奇心更重了。

「別說話。」夏雷向吸塵器走了過去。

江如意不滿地翹了一下小嘴,「你看上去好像偵探,不過你從來沒幹過這個吧?你行不行啊?要是沒什麼發現的話我們去外面逛逛吧,如果運氣好的話還能碰到那兩個疑犯。喂,我跟你說話呢,你聽見沒有?」

她肯定是不會閉嘴的,不過夏雷卻閉上了嘴巴,就在江如意嘮叨的時候他已經檢查完了吸塵器的把手。結果是一樣的,吸塵器的把手也被擦拭過,乾淨得彷彿剛出廠一樣。他的視線忽然落到了吸塵器的儲塵筒里,儲塵筒的黑色塑料頓時消失在了他的視線之中,裡面裝著的東西也進入了他的視線之中。

儲塵筒並沒有清理,里還裝著一些雜物,灰塵和地毯的纖維等等。一小塊指甲和一根嵌在指甲裂縫之中的頭髮絲忽然進入到了夏雷的視線里,不僅如此,他還看到了指甲上所殘留的一絲暗紅色的血跡!

夏雷的心中頓時一片激動,他的心裡也假想出了兇案發生的過程。

半夜裡張教授聽到異樣的響聲,他起床去看。聲音的來源在窗戶的方向,他以為是沒有關好窗戶,準備去關好。兇手突然從窗戶外跳進來,將他推到在地,然後掐住了他的脖子。他拚命掙扎,但根本不是身強體壯的兇手的對手。他的呼吸越來越困難,他的雙手拚命地抓扯著兇手的衣服和臉。他抓破了兇手的皮膚,指甲破了,留下了血跡,還有一根碰巧扯掉的頭髮……

兇手打掃了現場,最後連拖布和吸塵器的把手都擦拭了一遍。他或許也打開吸塵器的儲塵筒看過,但沒有發現隱藏在灰塵和地毯纖維之中的指甲。也或許是因為時間的原因讓他來不及處理儲塵筒。不過,是什麼原因已經不重要了,重要的是狡猾的他最終還是留下了非常重要的證據。

夏雷的嘴角不禁露出了一絲笑容,他雖然不是偵探,更沒有半點偵探的經驗,但憑藉左眼的超凡的能力,他便是一個天生的神探!

「喂?你在笑什麼呢?」江如意又沉不住氣了,她湊到了夏雷的身邊,順著夏雷的目光也看到了那隻黑色的儲塵筒,可她看到的只是一隻光溜溜的儲塵筒而已,根本就看不見裡面裝著什麼東西,更別說是那一小片指甲的碎片了。

「呃……沒什麼,只是想到一件比較好笑的事情而已。」夏雷說。

「你這傢伙,我都快愁死了,你居然還在想好笑的事情?」江如意氣惱地打了夏雷一下,「你真是沒心沒肺的臭男人。」

「別著急,我說過幫你破案就一定幫你破案。」夏雷說著蹲了下去將吸塵器的儲塵筒取了下來,然後往外走。

「你幹什麼?」江如意追著夏雷出了儲放室。

夏雷返回客廳,他找來一張報紙,然後打開儲塵筒將裡面的垃圾倒在了報紙上。隨後,他小心翼翼地刨開灰塵和地毯纖維,將藏在裡面的那一小塊指甲的碎片露了出來。

「你倒是說話呀?」江如意並沒有發現那一小塊指甲,她也看不懂夏雷在幹什麼。

夏雷用一張紙巾小心翼翼地將那一小塊指甲拾了起來,然後遞到了江如意的眼前,笑著說道:「看見了嗎?這就是那個兇手留下的證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