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超品透視 >0023章第一筆生意

0023章第一筆生意

小說:超品透視| 作者:李閑魚| 類別:都市娛樂

灼眼的焊光起起停停,大約五分鐘後夏雷放下了焊鉗,用戴著防護手套的手左手將焊接好的齒輪抓起來,放進了精密電子秤托盤之中。

黃為國和寧靜跟著就湊了上去,龍冰和考古局的工作人員隨後也湊了上去。四雙眼睛全部落在了夏雷焊接好的齒輪上,先是好奇,然後是驚訝,最後又是驚艷。

夏雷所焊接好的齒輪平整光滑,表面上看不見一絲焊疤。最讓人稱讚的是他燒的不是全焊,而是點焊。一條裂縫三處焊點,兩處在裂縫起點,一處在裂縫二分之一處,每一個焊點的長度都控制在0.8毫米左右,非常精準。

這是一個非常聰明的處理方式,三處點焊將斷裂的齒輪焊接好了,但總體的重量不會增加太多。最重要的是,焊接好的齒輪看上去非常結實,並不是那種碰一下就會重新斷裂的虛焊。

「快、快稱一下重量。」黃為國催促他帶來的那個工作人員。

那個工作人員隨即打開了電子秤的電源,顯示屏上顯示出了齒輪的總重量是11.5克。

工作人員看了一下齒輪的編號,激動地道:「黃教授,這隻齒輪之前的重量是10克,現在增加了1.5克。」

黃為國制定的標準是焊接後增加的重量不能超過2克,夏雷焊接這隻齒輪增加的重量是1.5克,不但達到了標準,而且成績優秀。最讓人驚嘆的是,他焊了三個焊點,每一個焊點的重量都在0.5克,他的手彷彿是精密儀器一樣!

所以,看似簡簡單單焊接好了一隻齒輪,但憑藉這些數據卻能看出夏雷的手藝已經厲害到了什麼程度!

黃為國激動地將電子秤托盤中的齒輪抓了起來,它還有些燙手,但他卻彷彿感覺不到那燙手的熱量。他使勁地掰了一下夏雷焊接好的齒輪,齒輪紋絲不動,非常結實。他高高地舉起齒輪,然後狠狠地摔在了地上,但齒輪卻還是完好如初,沒有半點開裂的跡象。

夏雷笑著說道:「黃教授,你讓我修復的是一隻幾百年前的羅盤,也算是精密儀器,它運作的時候不可能會有很大的力量,所以我選擇點焊的方式。如果沒有重量的要求,我可以燒全焊,但重量肯定會增加很多。這樣的話,勢必會影響羅盤的準確性。我說得對嗎?」

「哈哈!」黃為國擁抱了夏雷一下,激動得有些失態了,「雷師傅,你的手藝真是好得讓人沒話可說。你的主意也是很好的,增加的重量越少,羅盤的準確性就越高,我們揭開這隻羅盤的秘密的可能性也會大大地提高。」

夏雷說道:「黃教授,你的意思是讓我做嗎?」

黃為國笑道:「當然,已經沒有必要繼續測試了。其實,你能講那把鑰匙修好,就已經滿足我們的條件了,只是為了更穩妥起見,我和寧靜還是決定考驗一下你。」

這時寧靜說道:「黃教授,我剛剛想到了一個更好的辦法。」

黃為國的視線移到了寧靜的身上,「什麼辦法?」

寧靜說道:「雷師傅不是有一個工作室嗎?他肯定能加工出一樣的部件,我們可以讓他將那些損壞的部件重新加工出來,同時也將那些損壞的原部件修復好。這樣的話,我們就有兩種選擇了。我們可以使用原來的部件,也可以嘗試使用新加工的部件。」

夏雷想了一下,插嘴說道:「寧博士,你的意思是加工同材質,重量完全相同的部件,是不是?」

寧靜抿嘴笑了一下,「我就是這個意思。」

黃為國拍了一下手掌,很高興的樣子,「好啊,就這麼辦,寧靜,這事就交給你負責了。你帶上需要修復的零件去雷師傅的工作室,就按你說的,修復原件之後再加工新部件。有了這兩套方案,我們一定能解開這隻羅盤的秘密。」

「包在我身上好了。」寧靜爽快地答應了下來。

「對了,雷師傅,你要多少酬勞?」黃為國忽然想起了這一點。

夏雷笑著說道:「黃教授,你就隨便意思意思就行了。」

黃為國說道:「那怎麼行,這樣吧,修復好這隻羅盤後考古局會支付你五萬塊,你看行不行?」

「行。」夏雷也很爽快地答應了。

五萬塊看似一筆很豐厚的報仇,但其實夏雷並沒有占什麼便宜。同樣的事情,如果黃為國去找高級的焊接工程師的話,這點酬勞人家恐怕還看不上。最重要的是,就算有高級焊接工程師出手,他也無法做到夏雷這種趨近完美的程度。

所以,這筆交易佔便宜的其實是以黃為國為代表的考古局一方,而不是夏雷。

不過夏雷也不貪心,雷馬工作室還沒有開張便已經接了一筆五萬的生意,他已經很開心了。他的事業才剛剛起步,他從來沒想過一口就吃成一個大胖子。

黃為國說道:「事不宜遲,寧靜你現在就收拾一下,然後就去雷師傅的工作室吧。」

「嗯,好的。」寧靜立刻就行動了起來,她將那些破損的零件和羅盤裝進了一隻密碼箱里。

這時龍冰的手機鈴聲忽然響了,她快步走到門口接了電話。

夏雷看著站在門口的龍冰,心裡暗暗地道:「她看上去很忙碌的樣子,她在忙什麼呢?難道將我推薦給考古局只是順便才做的事情?」

「我收拾好了,雷師傅,我們走吧。」寧靜說道。

夏雷點了一下頭,「好吧,讓我來提箱子吧。」

寧靜卻說道:「不,還是我來提,它在我手裡我才感到安心。」

夏雷笑道:「怎麼?你還怕我提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