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超品透視 >0026章原來是個壞小子

0026章原來是個壞小子

小說:超品透視| 作者:李閑魚| 類別:都市娛樂

夜漸漸深了,夏雪早就回房去睡覺了,夏雷卻還坐在沙發上,聚精會神地看著電視上的英語節目。

用語言已經難以形容他的學習能力了,只要電視節目里的人物說一句英語,他的左眼便會給他的大腦輸送相對應的單詞和語法,所以,無論是多麼長,多麼陌生的語句在他的這裡也只是一瞬間便能翻譯過來的簡單事物。更為恐怖的是,他的左眼時刻都在記錄電視裡面的對話,每個單詞的口型和聲音都像數據一般寄存在他的左眼之中。只要他的大腦釋放相應的指令,這些內容便會自然而然地浮現在他的大腦之中。如果將他的大腦形容成一台電腦,那麼他的左眼毫無疑問便是這台電腦的晶元處理器。

「太容易了,學習外語對我來說簡直沒有任何難度,我現在與以英語為母語的人交流應該沒問題了。如果是紙面翻譯,我或許能做得更出色。」臨近午夜,夏雷卻還是沒有半點睡意,快速提升的英語能力讓他忍不住地興奮。

樓下忽然傳來汽車剎車的聲音,窗口也傳來一片雪亮的燈光。

「難道是如意回來了?這麼晚才回家,肯定是在調查羅盤失竊的案子吧。」夏雷從沙發上站了起來,走到了客廳外面的陽台上。

還真是江如意回來了,不過不是她一個人,還有許浪。開的車也不是江如意的大眾POLO,而是一輛檔次更高的奧迪Q5。

「我沒醉,真沒醉……」江如意從車上下來便搖搖晃晃的樣子,說話的口齒也不清楚。

許浪攙扶著她,笑著說道:「好吧好吧,你沒醉,不過我還是扶你回去休息吧。」他摟著江如意的小蠻腰,宛如情侶。

江如意推了許浪一下,咯咯笑道:「別、別跟我來這一套……姐,姐不是傻子,沒、沒戲。」

「如意,你在說什麼啊?別鬧了,我送你回家吧。」許浪緊緊地摟著江如意的腰肢,然後進了樓梯間。

相互攀搭著的兩人消失在了視線之中,夏雷的眉頭頓時皺了起來,「許浪這傢伙明顯是趁人之危,他把如意灌醉,還送如意回家,他要是沒別的想法才怪。如果是別人我不管,可她是如意,我不能不管。」

如果許浪是如意心儀的男人,又是戀愛的關係,夏雷肯定是不會插手這種事情的,可眼前的情況明顯不是這樣,眼見與自己一起玩泥巴捉迷藏的女孩子就要被侮辱,他怎麼還能袖手旁觀?

夏雷離開了陽台,下了樓,直奔江如意的家跑去。

江如意的家就在一樓,樓梯也只有半截。夏雷來到門口的時候,房門已經關上了。隔著門也能隱約聽到江如意的嘟囔聲,還有許浪說話的聲音。

「不要……我不要你在這裡……我能照顧我自己……我沒醉……」

「如意,你一身酒氣,我把你的衣服脫了好不好?我幫你洗個澡,然後舒舒服服地睡一覺。」許浪的聲音。

夏雷的心裡暗罵了一聲無恥,他的左眼微微地跳動了一下,屋裡的情況頓時進入了他的視線之中。

江如意軟綿綿地躺在沙發上,剛扶著她躺下的許浪又蹲了下去,伸手去脫江如意的鞋子。那小子握著江如意的一隻晶瑩剔透的腳踝,滿臉淫笑,隨後他又湊到了江如意的玉足上嗅了一口,很是陶醉的樣子。

「你走,你走……」江如意用腳去踢許浪,可她渾身都軟綿綿的沒有力氣,這一下反抗根本就沒有半點作用。

許浪哪裡又離開的意思,他放下了江如意的腳,伸手去解江如意的警.服上的紐扣。

咚咚咚!咚咚咚!

急促而粗暴的敲門聲突然打斷了許浪的步驟。

許浪回頭看了一眼身後的房門,沒起身也沒吭聲。

咚咚咚!咚咚咚!

許浪的眉頭頓時皺了起來,門外的傢伙似乎是有意跟他作對。不過他的隱忍功夫很好,他還是裝作沒有聽見敲門聲,只是看著。

「誰呀……」江如意含混地道。

許浪跟著伸手捂住了江如意的嘴巴,江如意掙扎了一下,但卻無法擺脫許浪的手掌,也無法再發出聲音。

這一切都沒有逃過夏雷的眼睛,他也明白許浪的心思,那傢伙顯然是想製造一個屋裡沒人的假象。

等了半響不見有人再敲門,許浪又將手伸向了江如意的胸口。

咚咚咚!咚咚咚!

敲門的聲音又傳來了。

「媽的,誰啊?」許浪再也沉不住氣了,門外的傢伙簡直是故意在跟他作對!

房門打開,許浪一下子就愣住了。門外站著他最不想看見的人,夏雷。

夏雷冷冷地看著許浪,什麼都沒說。

許浪很快就鎮定了下來,臉上也露出了一個好看的笑容,「喲,是雷師傅啊,你有什麼事嗎?」

「沒事。」夏雷說。

「沒事?」許浪的嘴角浮出了一絲怒意,不過眨眼就不見了,他的臉上還是保持著那副好看的笑容,「你沒事就回吧,我和如意還要討論一下工作,就不招呼你了。」

「呵呵呵……」夏雷忽然笑了。

「雷師傅,你笑什麼呢?」面上一團和氣,但許浪的心裡早就在罵人了。

夏雷笑著說道:「許督察,不要臉的人我見了不少,但像你這麼不要臉的,我卻是第一次見到。」

許浪頓時變臉了,怒了,「姓雷的,你說什麼?你再給我說一次!」

夏雷說道:「我說得難道還不夠清楚嗎?那你聽好了,我再說一次——我說,你個臭不要臉的!」

許浪猛地舉起了拳頭。

夏雷連眼皮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