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超品透視 >0029章恰同學少年

0029章恰同學少年

小說:超品透視| 作者:李閑魚| 類別:都市娛樂

「雷子哥,早。」一身藍色工裝的周小紅站在門口向剛到店的夏雷問好。蘋果臉,好身材,新衣服,今兒的她給人一種眼前一亮的感覺。

夏雷笑了笑,「你也早,衣服還合適嗎?」

「合適。」周小紅轉而一笑,「就是有點捨不得穿,嘿嘿。」

夏雷說道:「工裝就是買來給你幹活穿的,幹嘛不穿?」

走進店裡才發現周小紅已經將地拖了,辦公桌也擦了,就連工具也都擺放整齊,設備也擦了。他的心中有些莫名感動,心想她肯定很早就起來幹活了吧?

「小紅,我來教你使用車床吧。」夏雷說。他明白周小紅的心思,她肯定是想多一點時間學手藝,所以才一大早起來打掃店裡的衛生。

「嗯!」果然,一聽夏雷要教自己使用車床周小紅便激動了起來。

夏雷啟動了車窗,將一塊邊角料固定在鑽頭下,然後讓周小紅去操作,「這一次我們就加工一個螺母吧。」

「嗯。」周小紅很配合地站到了車床前,卻不知道下手。

夏雷站到了她的背後,捉著她的手,手把手地教她怎麼操作。

教的人很認真,學的人很投入。一個需要湊近觀察絲口的時間裡,周小紅的身子自然前傾,翹臀也往後挺翹了起來,卻一下子碰到了站在她身後的夏雷。讓人尷尬的觸碰就這麼產生了,她似乎碰到了不該碰到的東西,夏雷也被電了一下,趕緊退開。

那一下觸碰很敏感,兩人的臉都微微地紅了一下。

這時馬小安走了進來,他沒有看到那讓人尷尬的一幕,卻看到了被擦得乾乾淨淨的桌子,他鬱悶地道:「小紅,你怎麼……這麼早就把桌子擦乾淨了啊?」

看周小紅擦桌子,是他在雷馬工作室的一種娛樂,一種享受,她這麼早就把桌子擦乾淨了,他還享受個屁啊。

周小紅咯咯地笑了笑,那笑聲銀鈴般清脆。

新的一天就這麼開始了。

上午的工作很忙碌,一直到臨近中午的時候三人才有時間休息。

寧靜開著車來到了雷馬工作室,一見夏雷便說道:「雷師傅,我們走吧。」

夏雷問道:「去什麼地方?」

寧靜說道:「你忘了我跟你說過的事情了嗎?我叔叔今天有時間,他給我打電話來說讓我把你帶過去,你們見一見,談一談。」

夏雷輕輕拍了一下腦門,笑著說道:「這幾天太忙了,我都把這事給忘了。你等我一下,我換一套衣服就跟你去。身上髒兮兮的,見你叔叔不禮貌。」

寧靜笑了一下,「嗯,我等你。」

夏雷擦了把臉,洗了手,然後進裡間去換衣服。雷馬工作室沒有專門換衣服的地方,周小紅居住的裡間便成了換衣服的地方。夏雷走進裡間便看到了周小紅掛在裡間的紅色內內,白色內內,紫色文胸什麼的,他忽然便想起了早晨的那一下不小心的觸碰,感覺就發生在一分鐘之前,還是那麼清晰曼妙。他苦笑著搖了搖頭,「我真得找個女人了,這麼敏感可不好。」

換了衣服,夏雷上了寧靜的車,寧靜開著車上了路。

「寧姐,你叔叔叫什麼名字呢?」夏雷說道:「我和你叔叔談生意,如果連人家的名字都不知道,這會顯得沒誠意。」

寧靜笑著說道:「雷師傅,你做什麼事都這麼細心嗎?」

夏雷笑了笑,沒說什麼。

寧靜說道:「他叫寧遠山,東風重工的董事長。」

聞言夏雷的心中一片驚訝,他知道東風重工這個企業,那是一個市值幾十億的大型國有企業。這麼大一個國有企業的老總找他一個街邊小店的小技師談生意,這樣的事情說出去都不會有人相信。不過,他心裡也很清楚,這是寧靜在幫他的忙,不然寧遠山肯定連見他一面都沒興趣,更別說是談什麼生意了。

「謝謝,我知道你是想幫我。」夏雷說。

寧靜說道:「你跟我客氣什麼?我叔叔可不是你想的那種國有企業的大老總,他那個人很隨和的,而且很愛這個國家,是個很正直的人。他現在確實有困難,而你是能幫他解決難題的人,他當然要見你。事實上我一說,他就答應見你了。不過你也知道,他那個層面的人很忙,直到今天才有時間,所以就打電話讓我帶你去見他了。」

夏雷說道:「我會儘力試試的。」

「你就不要謙虛啦,你有多厲害我是很清楚的,我對你充滿了信心。」寧靜說,忽然又想起了什麼,又說道:「還有一件事,我去醫院檢查了,和你說的一樣,我真的得了膽結石。幸好發現得早,不需要做切除手術。這件事我說什麼也得謝謝你啊。」

夏雷笑道:「我說我們就別謝來謝去的了,朋友之間,不要這麼客氣。」

寧靜點了一下頭,「嗯,朋友之間不客氣,呵呵。」

半個小時後,車子駛出海珠市市區。來到了海邊。遠處的港口上矗立著一陣陣大型起重機,還有正在建造船艦的造船工廠,一片繁忙的景象。寧靜將車駛進了一條專用車道,又往前行駛了幾分鐘之後便看到了一座大型工廠矗立在海邊的一片土地上。

進了東方重工,寧靜將夏雷帶到了一個會客室之中,然後對夏雷說道:「我去找我叔叔,你在這裡等我一會兒。」

夏雷點了一下頭,「好的,你去吧,我在這裡等你。」

寧靜走後夏雷打量了一下這個會客室,他看到了牆上掛著的一幅雄鷹展翅俯瞰大山的水墨畫,畫上的落款正是寧遠山。僅憑這幅畫便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