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超品透視 >0032章技壓群工

0032章技壓群工

小說:超品透視| 作者:李閑魚| 類別:都市娛樂

十五分鐘,僅僅十五分鐘夏雷便完成了操作。正常情況下,他的事便算完了,也可以將他加工出來的軸交給工程師驗證,可是他並沒有這麼做。

「雷師傅,你搞定了嗎?」寧遠山笑著說道。夏雷這麼順暢地完成了加工,他這個「叔叔」其實是很有面子的,所以他顯得很高興。

一個工程師也說道:「雷師傅是吧,你搞定了嗎?搞定了的話就把東西交給我吧,我拿去測試一下。」

夏雷卻搖了搖頭,「你們把這台機床的精度調低了,我加工的軸精度僅有0.0005MM,這可不算完成。」頓了一下,他又輕描淡寫地道:「還有,這隻進口軸承的精度要求其實是0.00009,相差毫釐,但卻沒法使它正常工作。我確定,就算這台進口機床事先沒有改變加工精度,它也沒法加工出達到標準的部件的。我猜,你們之前一定試過很多次了,但沒成功,是嗎?」

夏雷的話說完,整個車間里鴉雀無聲。

最先出聲質疑夏雷的工程師還偷偷看了池靜秋一眼,那眼神很奇怪,而池靜秋還有些心虛地避開了他的眼神。

「這是怎麼回事?」寧遠山有些發火了,「我有讓你們調低車床的精度嗎?誰讓調的,站出來。」

最先出聲質疑夏雷的工程師又看了一眼池靜秋,池靜秋的臉色都蒼白了。

這時一個老工程師出聲說道:「寧董,機器是我調的。我只是想考研一下雷師傅的手藝,他不但手藝精湛,眼光也獨到,我佩服。」

寧遠山看著那個老工程師,有些不悅,卻也不明顯,「柳工,你這不是沒事找事嗎?我好不容易請一個高手來,你們倒好,盡給我添亂。」

池靜秋暗暗鬆了一口氣,蒼白的臉上又多了一絲血色。

這一切夏雷都看在了眼裡,也心知肚明。池靜秋捅了簍子,這個姓柳的老頭出來當背鍋俠,而池靜秋的老公又姓柳,這兩人背後的關係還用費神去猜嗎?

柳工向夏雷鞠了一個躬,「對不起,雷師傅,請原諒。」

不管這個柳工和池靜秋是什麼關係,一個白髮蒼蒼的老工程師向自己道歉,夏雷心中的那點不愉快也就煙消雲散了,他跟著上前扶起了柳工,一邊說道:「沒事的,沒事的,柳工程師這麼做也是為大局考慮,不用給我道歉,真不用。」

柳工拍了一下夏雷的肩膀,呵呵笑道:「小夥子,我很少佩服人,不過你算是一個。告訴我,你是怎麼看出來機床被調低了精度的?你又是怎麼知道這台機床無法加工我們需要的部件的?」

「經驗,經驗。」夏雷給出了一個不是答案的答案。他肯定是不會說我是用眼睛看出來的,他要是那樣說的話,地上不知道會掉多少下巴。

「藏而不露。」柳工笑著說道:「不過,干我們這一行的留一手也不算什麼秘密,好吧,我不問你原因。不過,我想說的是,目前我們還沒法加工出這隻進口軸承的部件,就算勉強加工出來了,也沒法讓它正常運作。」他又看著寧遠山說道:「寧董,不是我潑這小夥子冷水,沒有更好的機床和技術,他根本沒法加工出我們需要的部件,還是打報告想辦法從國外進口吧,這才是解決問題的辦法。」

寧遠山皺著眉頭說道:「現在歐美對我們實行更加嚴格的技術封鎖政策,更好的機床我們不是不想買,而是人家不賣。現在,被懷疑用到國防建設的精密加工件和材料都被限制交易,你要是能買到的話,我這個董事長立刻讓你來做。」

這話有火氣,柳工就算骨頭再硬也不敢硬碰,他閉上了嘴。

這時夏雷說道:「其實也不用更高級的車床,就這隻軸承需要的軸,我用手工處理一下就能達到要求。」

車間里一下子又安靜了下來,沒有半點聲音。所有人的視線都聚集在了夏雷的身上,一個個的眼神都是那麼的奇怪。

柳工說道:「小夥子,你有本事,這點我承認,不過說大話可不好,而且你這個大話簡直就是一個笑話,你的手還能比德國進口的高精密機床厲害?你這是在挑戰我們大夥的智商嗎?」

有人附和道:「就是,你這話也太不靠譜了吧?」

還有人說道:「小夥子,說了做不到,那可是丟人的事,還是想想再說吧。」

一片冷嘲熱諷的聲音。

池靜秋莫名其妙地笑了,她的心裡說道:「夏雷這小子什麼時候學會這手藝我不知道,但他愛出風頭的毛病我卻是知道的,這麼多年了他還是沒改掉這個壞毛病。我公公可是國內最高級的工程師,他說的話向來是不會錯的。剛才被這小子僥倖矇混過關,但這一次他真的無法圓謊了。」

寧靜也直盯盯地看著夏雷,她的眼神之中充滿了擔憂。

夏雷也沒和任何人爭執,他取下加工成型的軸,轉身向車間角落裡的一台普通手控車床走去。

「他居然想用那種古董級的車床加工出高精密的部件?開什麼玩笑?」有人說道。

「這小子真是處處出人意料,不過這一次打死我也不相信他能成功。」有人說道。

又是一片嘀嘀咕咕的議論聲,說什麼的都有。

寧遠山也有些沉不住氣了,他將寧靜拉到一邊,低聲詢問道:「你男朋友行嗎?」

寧靜的俏臉微微紅了一下,「我不知道啊,二叔,你知道我不是很懂你們這一行。不過,我給你說過他修好明朝羅盤的事情,他的手藝真的好得很。不管你相不相信他,我反正是相信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