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超品透視 >0040章刁鑽的丈母娘

0040章刁鑽的丈母娘

小說:超品透視| 作者:李閑魚| 類別:都市娛樂

確實是相親性質的家宴,東方重工雖然也有一些高層和工程師出席,但都被寧遠山安排在了遠遠的地方,他這邊安排了一個雅間,而且只有他和寧遠海,還有寧靜的老媽張慧蘭,加上夏雷和寧靜,一張大圓桌就他們五個人,也不嫌浪費。

夏雷第一次見到寧遠海和張慧蘭。寧遠海和寧遠山長得很相像,也是五十多歲的年齡。張慧蘭看上去還比較年輕,外貌年齡看上去最多四十齣頭,一點都不顯老。她和寧靜很相似,雖然上了點年紀,但也絕對是一個大齡美女,是那種要臉蛋有臉蛋,要身材有身材,要氣質有氣質的類型。

「沒想到寧姐的老媽這麼年輕,寧姐到了她媽這個年齡大概也是這個樣子吧?」夏雷的心裡冒出了一個奇怪的念頭。

「爸媽,二叔,夏雷來了。」寧靜說。

事實上,不用寧靜介紹,從夏雷一進雅間那一刻起,寧遠海和張慧蘭的視線就落在了夏雷的身上,將他從頭看到了腳,然後又從腳看到了頭上。就憑寧靜挽著夏雷的手這一個小小的細節,他們也猜到了夏雷的身份。

被寧靜的父母用審犯人似的眼光直盯盯地瞧著,夏雷頓時緊張了起來,愣在那裡,不知道下一步該怎麼做了。

寧靜用手肘碰了一下夏雷的腰,小聲地催促道:「你還愣著幹什麼啊,快上啊。」

夏雷這才回過神來,他趕緊走了上去,「伯父伯母好,柳叔好,不好意思,來遲了一點,讓你們久等了。」

寧遠海說道:「年輕人,時間觀念很重要。」

張慧蘭也說道:「是啊,第一次見面你就遲到。」

夏雷想解釋,可又說不出口,尷尬得很。他料想這件事不會輕鬆過去,會很困難,只是沒想到會這麼難,一開始寧靜的父母就給他設置難關了。

寧靜幫腔道:「阿雷也是忙著去給你們買禮物才遲到的嘛,你們就別說了。」

夏雷跟著將禮物遞了上去,「伯父、伯母,小小意思,請收下。」

寧遠海拿著禮物倒是看了一眼,但張慧蘭卻連看都沒看一眼便放桌下了。這兩口子似乎是一早就商量好了,不給夏雷好臉色看,想用這種方式試探出夏雷的脾氣。

夏雷的心裡嘆息了一聲,「快點開飯吧,然後離開這個地方。以後,就算是寧姐用刀架在我的脖子上,我也不會陪她演這種戲了。」

這時寧遠山往雅間門口走去,一邊走一邊說道:「你們先聊著,我去催催廚房上菜。真是的,這個時候了都還不上菜,這速度也太慢了。」

夏雷看了雅間的門口一眼,心想,「五星級酒店會有這種問題嗎?別騙我了,你們一早就給廚房打了招呼延遲上菜了吧?」

寧遠海看著夏雷,眼神倒比較親切,不難看出來他對夏雷的陽光帥氣形象還是很滿意的。

「嗯嗯,咳。」張慧蘭莫名其妙地咳嗽了一聲,然後說道:「夏雷,你和我家靜子是什麼時候認識的?」

寧靜說道:「半年前,我們在一家書店認識的。我愛看書,他也愛看書。」

「你閉嘴,我又沒問你。」張慧蘭瞪了寧靜一眼。

寧靜也閉上了嘴巴,她看上去很怕張慧蘭,而張慧蘭似乎才是她們家掌舵的那個人。

夏雷硬著頭皮道:「嗯,是的,我們是在半年前認識的,在一家書店。」

「哪家書店?」

夏雷想了一下,「新華、新華書店。」

「半年了,你們在一起半年了居然都瞞著我們。」張慧蘭有些生氣的樣子,「夏雷啊,你是當我們二老不存在呢,還是只是想和我們家靜子逢場作戲呢?你這樣做,可不是一個負責任的男人的表現。」

夏雷的頭皮已經開始發麻了,他硬著頭皮說道:「對不起,伯母,我絕對沒有那個想法,我……」

張慧蘭打斷了夏雷的話,「今年多大啦?」

「二十五。」

「父母呢?」

「我母親早年去世了,我爸……也不在了。家裡只剩下我和妹妹,妹妹考上了京都大學,過幾天就要去學校了。」夏雷乾脆把這些情況一股腦地說出來,免得張慧蘭繼續問。

張慧蘭的嘴角露出了一絲不易察覺的笑意,她和寧遠海對視了一眼,交換了一個眼神。不難看出來她對夏雷的年齡、外貌、氣質、家庭成員情況這些條件還是很滿意的。

「二叔呢,他怎麼還沒回來?怎麼還不開飯啊?」寧靜催促道:「我肚子都餓了。」

「沒規矩。」張慧蘭又瞪了寧靜一眼。

寧靜跟著又閉上了嘴巴。

張慧蘭的視線又落在了夏雷的身上,彷彿要看穿他的內心,「夏雷啊,有房嗎?」

夏雷有些尷尬地道:「有,父母留下的,不過很小,只有七十五平方。」

張慧蘭介面說道:「確實太小了,要是我們靜子嫁過去的話,那麼小的房子怎麼能住下你們倆還有你妹妹呢,以後你們帶小孩了,那就更擠了。你得努力賺錢啊,再買一套大房子,至少要一百五十平方的。」

夏雷,「……」

「車呢?現在買車了嗎?」

夏雷搖了搖頭,「沒有。」

「這也不行,你至少得買一輛五十萬左右的車,最好是七座的城市SUV,以後我們一家子出去都能坐下。」

夏雷,「我現在還沒有買種車的資……」

夏雷還沒有說完,寧靜就偷偷地在他的腳背上踩了一腳,夏雷跟著就閉上了嘴巴,尷尬得很。

兩人的小動作沒能逃過張慧蘭的眼睛,她的柳眉頓時皺了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