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超品透視 >0042章歡喜冤家

0042章歡喜冤家

小說:超品透視| 作者:李閑魚| 類別:都市娛樂

夜色籠罩著海珠市,視野里燈火輝煌,車流如梭,陌生的人們流水一般從身邊走過,這個城市對於夏雷而言,熟悉而又陌生。

涼爽的夜風一吹,夏雷心中的鬱悶也隨風而去了。他還不至於因為任文強那種人的冷嘲熱諷而生氣,更何況他當時就用匪夷所思的外語能力打了任文強的臉。

叮鈴鈴,叮鈴鈴,手機鈴聲忽然響了。

電話是江如意打來的,「你這傢伙,你打算瞞我到什麼時候?」

夏雷愣了一下,不解地道:「我瞞你什麼了?」

江如意說道:「一百萬!你賺了一百萬,這樣的事情我居然是最後一個知道的!」

「原來你說的這件事啊。」夏雷笑了,「不好意思,我忘記告訴你了。」

「你是故意的吧!」江如意氣呼呼地道:「就連你剛招的一個小女工都拿了兩萬的獎金,我連一分錢都沒有!」

「你又不是我們雷馬工作室的員工,我不好給你發獎金吧?」

「我不管!我要衣服、化妝品和包包,你得買給我。」

夏雷,「……」

「就這麼說定了,我在家等你。」江如意不等夏雷說話,果斷地掛了電話。

夏雷有些無語地盯著手中的手機,彷彿它就是江如意,「你這傢伙,我是你什麼人啊,你要衣服我就給你買衣服?你要化妝品和包包,我就給你買化妝品和包包?真是的!」

也許是上輩子欠江如意的,夏雷在街上逛了一大圈,最終還是花了一千多塊錢在一家女裝店給江如意買了一件裙子。

回到小區,夏雷沒有回家,直接來到了江如意的門前。他伸手敲了敲房門。

屋裡還是沒人應。

夏雷皺了一下眉頭,他用更大的力氣敲了幾下門,一邊說道:「如意?是我,夏雷,快開門。」

門後終於傳來了江如意的聲音,「半夜三更的,誰在敲我的門?」

夏雷說道:「是我,夏雷。」

「夏雷?我不認識什麼人叫夏雷。」江如意的聲音。

夏雷,「……」

「我已經和你絕交了。」江如意的聲音。

夏雷笑道:「那好,我把裙子給小雪穿。」

房門嘩啦一下就開了。

門開的一剎那,猶如一股春風撲面吹來,夏雷也彷彿一下子站在了開滿鮮花的草地上,整個人都不對勁了。

門戶的江如意穿著一件浴袍,頭髮濕漉漉的,顯然是剛剛才洗了澡。她似乎聽到他敲門便從浴室里出來了,來不及擦乾身體,以至於薄薄的浴袍別水打濕,很緊密地貼在了她的皮膚上。迷人的風景就這麼出現了,那浴袍,有的地方干,有的地方濕,有的地方色澤偏深,有的地方色澤偏淺,有的地方挺著,有的地方翹著,有的地方……披著浴袍的女人,她的身體就像是一首朦朧的詩,每一次閱讀都會帶來新奇和神秘的感覺。

夏雷一下子就呆住了,不知道怎麼和她相處了。

江如意自己的感覺卻像是穿著一件羽絨服外加棉褲,她躬身行了一個下屬禮,面帶笑容,「雷老闆,請進,請問你想點什麼?」

夏雷的嘴唇有些發乾,「隨便吧,啤酒,給我來一罐啤酒吧。」

「你知道我不喝啤酒的,要什麼啤酒?自來水可以嗎?」江如意的視線直直地落在夏雷手中的包裝盒上,她已經迫不及待地想試穿裡面的衣服了。

這就是江如意。夏雷笑了,這會兒他也平靜下來了。不就是穿著半濕浴袍的江如意嗎?他連沒穿衣服的江如意都看過!他邁步從江如意的身邊走進了屋裡,然後坐在了客廳里的沙發上。他沒把包裝盒放在茶几上,而是放到了身後。江如意平時沒少逗惹他,現在有逗惹她的機會,他當然不想錯過。

江如意關上了房門走了過來,坐到了夏雷的對面,就連自來水都沒給夏雷倒一杯。

江如意架了一個二郎腿,一雙大白腿有三分之二的面積曝露在空氣之中。她的後背壓在沙發的靠背上,雙臂也展開壓在沙發的靠背上,扯開的領口下又是一片白皙嬌嫩,事業線驚人。她的坐姿非常開放,也非常自然。倒是她對面的夏雷顯得局促不安,眼睛似乎不知道該往什麼地方放了。

「給我買的裙子呢?」江如意大大咧咧地道:「既然都買了,幹嘛還遮遮掩掩的?」

這姿態,她就像是舊時候地主家的千金小姐,她對面的夏雷是她家的結實耐操的長工小伙。

夏雷笑著說道:「叫哥,叫哥我就給你。」

「哥你的……」江如意跟著改口,甜甜脆脆地叫了一聲,「哥。」

「真乖。」夏雷拖著下巴,「給哥走一個看看。」

江如意愣了一下,忽然抓起抱枕就向夏雷扎了過來,一邊母老虎似的罵道:「你這傢伙,你當你是嫖客嗎?」

夏雷頓時愣在了當場,嫖客,她怎麼會提到嫖客這樣的字眼呢?

江如意也發現她說錯了話,一張粉臉頓時紅透了,她趕緊岔開話題,「趕緊的把東西交出來,不然今晚別想出我的門。」

這話也挺曖昧的,夏雷有些吃不消了,他將身後的包裝盒扔給了江如意。

江如意迫不及待地打開了包裝盒。包裝盒裡面裝著一件黑色的長裙,款式和用料都挺講究。她一眼就喜歡上了,臉上也露出了甜美的笑容。

夏雷說道:「試試吧,一千六呢,很貴的。」

江如意有些羞澀地看著夏雷,「你讓我在這裡換啊?你想得真美。」

夏雷皺起了眉頭,「你哪只耳朵聽到我讓你在這裡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