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超品透視 >0043章故意找茬

0043章故意找茬

小說:超品透視| 作者:李閑魚| 類別:都市娛樂

夏雷迎了出去,面帶微笑地打了一個招呼,「寧姐,有什麼事嗎?」

寧靜的小嘴微微地翹了一下,「怎麼,沒事就不能來你這裡嗎?」

夏雷笑道:「當然能來,我這裡隨時歡迎你。」頓了一下,他又說道:「昨天的事情真抱歉,我給搞砸了。」

寧靜說道:「不怪你,我也不知道任文強會來,我們有好幾年沒見面了。」

夏雷說道:「你父母好像挺喜歡他的。」

寧靜說道:「我是來向你道歉的,昨天晚上我媽有些不禮貌,還有任文強,他太高傲了……」她看著夏雷,不知道該怎麼說下去了。

夏雷一副無所謂的樣子,「沒事,他那種身份的人看不起我這樣的人也是很正常的,這個社會就是這樣,缺少一點信任和尊重。」他又笑了笑,「還有,你媽那也是為你好,任文強很優秀,我想絕大多數母親都會選擇那樣的女婿的。」

「哎呀,你就別說了。」寧靜打斷了夏雷的話,「不是所有的女人都想嫁給社會地位高的男人,也不是所有的女人都想嫁給大房子,嫁給豪車,你又不是我,你怎麼知道我喜歡什麼樣的男人?」

夏雷說道:「對不起,我不是那個意思。」

寧靜說道:「我知道你不是那個意思,我想說的是,我喜歡什麼樣的人,我想與什麼樣的人過一輩子,只有我心裡清楚,我媽做不了主我的終身大事的主。」

夏雷不想再談這個話題了,他說道:「請進去坐吧,我給你泡杯茶,然後我們聊聊。」

寧靜看著夏雷,眼神有點直,「不會耽擱你的工作吧?」

夏雷笑著說道:「不會不會,今天沒多少活。」

寧靜的臉上也露出了一個甜美的笑容,「能介紹一下你的兩個員工跟我認識嗎?我朋友少,想多交兩個朋友。」

夏雷說道:「沒問題,他們會很高興認識你這樣的朋友的。」

寧靜跟著夏雷進了工作室,夏雷將馬小安和周小紅介紹給寧靜認識。四個人說說笑笑,然後寧靜去交周小紅使用電腦和office軟體,工作室里的氣氛很融洽。

看著相處得很愉快的寧靜與周小紅,夏雷的心裡卻多了一個小小的困惑,「寧靜這樣的博士生,她怎麼會想著認識馬小安和周小紅呢?奇怪。」

文化高的人和文化低的人相處,話題其實是很少的,而成為朋友的可能性就更小了。

卻不等夏雷想出一個所以然來,一輛黑色的寶馬轎車也停在了路邊。那是一輛價值幾百萬的寶馬7系轎車,車身打了蠟,陽光一照,整輛車都錚亮奪目,氣派非凡。

車門打開,西裝革履的任文強從駕駛室走了下來。他摘下墨鏡看了雷馬工作室一眼,然後徑直走了過來。

「寧姐,有人找你。」夏雷說道。他不認為任文強是來找他的。如果不是寧靜在這裡,任文強這種身份的人恐怕一輩子都不會到雷馬工作室這種街邊小作坊看一眼。

聽到夏雷說話,寧靜這才抬頭看了一眼。看到任文強的時候她頓時愣了一下,臉上的笑容頓時消失了。

任文強走進了雷馬工作室,他的視線快速掃過夏雷的臉,掃過馬小安和周小紅的臉,然後停留在了寧靜的臉上,他的臉上也露出了一個好看的笑容,「靜子,我給你打電話你手機怎麼關機了?我去你家找你,阿姨說你出去了。我又去你單位找你,才知道你今天沒上班。我問了一下,才打聽到這裡。這個地方真難找啊,我找得好辛苦才找到這裡。」

寧靜的臉上露出了一絲很勉強的笑容,「你找我有什麼事嗎?」

任文強說道:「我離開這個城市好幾年了,這裡的變化很大,我想看看它的變化,可我缺一個可以帶我四處看看的嚮導,你願意陪我逛一圈嗎?」不等寧靜答應,他接著又說道:「我在金色海灘定了餐,中午的時候我們可以吃西餐。」

豪車和浪漫的西餐,還有帥氣的男人,這些元素對女人而言有著難以抗拒的魔力,但寧靜的卻似乎是一個例外,她搖了搖頭,「我不喜歡吃西餐。」

任文強說道:「那我們就去吃中餐,我知道一家專門經營粵菜的餐廳,那裡的菜很不錯。」

「我……」寧靜沒想到任文強這麼纏人,她不想直接拒絕他,所以才說不想吃西餐,卻沒想到人家直接換粵菜,她就不知道該用什麼借口來拒絕了。

這時周小紅起身去飲水機給任文強倒了一杯開水,雙手捧著遞到了任文強的面前,「這位先生,請喝水。」

任文強卻連手都沒有伸一下,也沒有半點禮貌性的回應,他甚至連看都沒看周小紅一眼。

周小紅頓時愣在了當場,很尷尬的樣子,不知道如何是好了。

夏雷出聲說道:「小紅,這位先生太過高貴,你招呼不了他,你去忙你的吧,不用管。」

周小紅端著水杯又回到了辦公桌前,她將水杯放在了辦公桌上,又埋著頭學習操作電腦和軟體。她似乎習慣了卑微地活著,任文強如此蔑視,她卻沒有半點不高興的反應。

馬小安卻沒周小紅那樣的逆來順受的好脾氣,他端起辦公桌上的水杯,一口氣將水杯里的水喝乾,然後重重地將水杯放在了辦公桌上,氣哼哼地道:「國家領導也沒這麼大的架子吧,給你倒水那是給你面子,連一點禮貌都不懂,什麼玩意!」

任文強的眼神里頓時多了一抹怒意,他冷笑了一下,「一個燒焊的也這麼沖,真不知道是從哪裡來的底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