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超品透視 >0047章天生唇語者

0047章天生唇語者

小說:超品透視| 作者:李閑魚| 類別:都市娛樂

加工一件加工件對於夏雷來說是一件輕鬆容易的事情,回到雷馬工作室之後一個小時他就搞定了。完成樣品加工件之後,他便坐到了辦公桌前使用電腦搜索關於學習唇語的資料。

度娘真的是個好東西,只有你想不到的,沒有你搜不到的。他在輸入欄中輸入「如何學習唇語」,一個回車鍵,瀏覽器上頓時彈出了好幾千條有關學習唇語的信息。

他選看了百度文庫提供的資料,那上面記載了三種方式。

第一種,看新聞節目。

第二種,照著鏡子自己練習。

第三種,使用學習唇語的軟體。

每一種方法都有詳細的步驟,淺顯易懂。看過之後,夏雷又瀏覽了一些其它的學習唇語的資料。結果他發現唇語這一項看似複雜,但對他來說卻是很簡單的事情。很簡單,他的左眼能「記錄」下對方的嘴唇的每一個細微的動作!

「我為什麼不拿著鏡子比對一下池靜秋的唇形呢?或許我能將她的唇語解讀出來。」看過一大堆資料之後,夏雷的心裡便蠢蠢欲動了,想試試手了。

雷馬工作室的七個員工都在忙碌,申屠天音贈送的設備也都沒閑著,開足馬力運行著。人忙機器也忙,帶來的便是效益。累是累點,但員工們幹得很起勁,沒人偷奸耍滑。

這景象讓夏雷心中高興,他向周小紅走了過去。周小紅正在用榔頭給一塊焊接件除焊疤,叮叮噹噹地敲個不停,汗水打濕了她的領口,也打濕了那一條雪白的深溝。

「小紅,把你的化妝鏡借我用一下吧。」夏雷說道。

周小紅這才發現夏雷來到了他的身邊,她連忙站了起來,用手背抹了一把汗,「雷子哥,你說什麼?」

夏雷笑了一下,「我說,你能不能把你的化妝鏡借我用一下。」

周小紅不解地看著夏雷,「雷子哥,你要那玩意幹什麼?」

夏雷說道:「這個你別管,你有沒有,沒有我找陳阿嬌借。」

「有有,我馬上就去拿給你。」周小紅跟著就去裡間給夏雷拿鏡子。

夏雷想了一下,沒等周小紅從裡間出來,他便跟著周小紅進了裡間。一進去,卻見周小紅的工裝褲掉在她的腳背上,而她正拉開貼身短褲的鬆緊繩,伸手在裡面掏東西。

白生生的大腿,貼身的棉質短褲,還有被勾勒出來的奇妙的形狀和成熟誘人的線條,這些因素就像是一塊火炭在夏雷的小腹之中靜靜地燃燒著。

「啊……雷子哥,你?」周小紅乍然看到夏雷進來,她的一張蘋果臉唰一下就紅了大半邊,一雙手也趕緊捂住了雙腿之間。

她這種情況其實比穿比基尼的池靜秋好多了,可是她是一個傳統和保守的山裡女人,就算是穿著短褲,她也感到羞恥,不敢面對夏雷。

夏雷也趕緊轉過了身去,一邊尷尬地道:「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的……」然後,他又補了一句,「我找你借鏡子,你脫褲子幹什麼啊?」

「我、我揣短褲的兜里了。」周小紅很緊張地道。

夏雷徹底無語了,一塊鏡子而已,放哪不行,為什麼要放在貼身穿的短褲里呢?更讓他想不明白的是,她的短褲裡面居然還有兜?

沒等他想明白,身後便傳來了窸窸窣窣的穿褲子的聲音,然後周小紅走到了他的身邊,將一塊鏡子遞到了他的面前。

那是一塊非常精緻小巧的鏡子,它僅僅比一元的硬幣大三倍,正面是光滑的鏡面,背面卻是一塊有著精美圖案的銀質外殼。

看到這塊鏡子,夏雷一下就明白過來她為什麼把她揣在貼身穿著的短褲里了。這鏡子是一塊古董化妝鏡。

果然,周小紅跟著便解釋道:「雷子哥,這鏡子是我奶奶留給我的。她說,她奶奶曾經是大清宮裡的宮女,大清朝倒台的時候她帶了一些宮裡的東西逃了出來。不過,傳到我這裡就剩下這塊鏡子了。看見它,我就好像看見了我奶奶,所以我很珍惜它,我怕丟,所以就……藏在那裡了。」

夏雷笑了笑,「你不怕碰壞它啊?」

周小紅說道:「不會,那裡軟,不會碰壞的。」

這話一出口,夏雷和她都愣住了。周小紅的臉又紅了。

「我、我出去幹活去了。」說完,周小紅逃似地離開了裡間。

夏雷苦笑著搖了搖頭,沒去想她那什麼軟軟的地方。他拿著鏡子端詳了一下,它果然是一面精美的古鏡,材料和做工都非常講究。他不懂古董的行情,但卻也知道這塊來自大清宮裡的鏡子也能賣個幾千塊錢的。

夏雷也沒多研究古鏡,他坐到了周小紅睡的鋼絲床邊,將鏡子遞到了面前。也就是這一遞,他忽然嗅到了一絲怪怪的味道。這味道有些神秘,有些撩人,他本來已經不去想那什麼軟軟的地方,可這一絲神秘的味道又把他的心神勾搭到了別的地方去了。

然後,他又離奇地在鏡面與銀質外殼的邊角夾縫裡發現了一根黑色的毛髮,微微彎曲,好調皮的樣子。看見這根毛髮之後他頓時呆了一下,忽然便猜到了它的出處,他的眉頭跟著也皺了起來,「暈死,這……這也太不講究了吧?我還要用這面鏡子學習唇語嗎?」

發了足足兩分鐘呆,夏雷還是小心翼翼地將那根彎曲的毛髮拔了下來,輕輕地放進了周小紅的被窩,然後就著鏡子,開始練習唇語。

他的腦海里不斷浮現出左眼所記錄下的池靜秋坐在馬桶上打電話的情景,她的唇做了什麼動作,她的嘴型有什麼變化,他都如眼親見。他回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