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超品透視 >0058章古二小姐和她的狗

0058章古二小姐和她的狗

小說:超品透視| 作者:李閑魚| 類別:都市娛樂

電話是柳瑩的秘書打來的,她說了兩件事。林博文用她的名義將幾個股東召集了起來,宣布將有人收購悅動體育。第二件事是專利局那邊出問題了,專利局以申報材料不齊全為由打回了她的專利申請,讓她重新準備申報材料再去申請。

一通電話,兩件事,卻像兩座大山一樣把柳瑩壓垮了。

為什麼……為什麼……驅車趕往悅動體育的途中,柳瑩就不斷地在重複這句話,她的眼淚也不曾停過。

丈夫死了,他用生命換來的成果卻即將被人奪走,更糟糕的是她在公司的地位也岌岌可危。面對這些事情,她已經處在崩潰的邊沿了。

夏雷安慰道:柳姐,你別擔心,事情也許沒有你想像的那麼糟糕,或許真是材料不全,重新準備一下再申請就是了。

柳瑩哭泣地道:你別安慰我了……嚶嚶……肯定是有人走了關係,故意打壓我,不讓專利申請通過……嚶嚶……那傢伙沒準已經拿到了他想要的東西……現在又讓林博文召集股東逼我退位……我的命為什麼這麼苦啊?雷子,你告訴我,我活著還有什麼意思?

夏雷的心裡也是一片酸楚,眼角也有些濕潤了,別哭,不管是什麼困難你都不要放棄,你也不是一個人,我會和你一起面對的。你千萬要想開些,不要干傻事,你就算不為你自己著想,你也要為你的孩子早想是不是?

雷子,嗚嗚……柳瑩已經泣不成聲了。

奧迪q7在街道上飛馳,超速明顯,不過這個時候柳瑩和夏雷都不在乎這個了。

柳瑩安靜下來的時候,夏雷左思右想,最終還是拿起手機,他編輯了一條簡訊發了出去……

柳瑩駕駛著奧迪Q7來到了郊區的一個廠區之中。這個廠子不大,辦公樓和廠房都還很新,一看便是年齡不大的新廠。

這個廠子便是柳瑩丈夫的心血,悅動體育。

柳瑩和夏雷下車的時候,好些個工人都用異樣的眼神看著柳瑩和夏雷。進入辦公樓之後,夏雷也留意到不少員工在悄悄地議論著什麼。他沒有用唇語去解讀那些員工在背後嚼舌頭的議論,因為猜也能猜到與林博文召集股東彈劾柳瑩有關。

來到會議室門口,柳瑩一把就推開了房門。

會議室里坐著幾個股東,還有站在首座位置上的林博文。另外還有一個意外之客,林博文的妹妹林雅茹。

會議室的房門被柳瑩粗暴地推開的一剎那,所有人的視線也都聚居在了她和她身後的夏雷的身上。

柳瑩走了進去,夏雷也跟著她走了進去。

「柳總來了。」林博文皮笑肉不笑地道:「你自己找個位置坐吧,你來得正好,我正要宣布一個很重要的消息。」

他占著本來柳瑩坐的位置卻讓柳瑩自己去找座位,他似乎已經將他當成悅動體育的老總了。

柳瑩氣得臉色鐵青,她怒氣沖沖地走到林博文的面前,猛地拍一下桌子,然後指著門口吼道:「林博文,你被炒魷魚了,你給我滾出去!」

林博文卻連動都沒動一下,他嘲諷地道:「你炒我魷魚?你得問他們同意不同意。」

柳瑩忽然意識到了什麼,她看著幾個股東,她的眼神之中充滿了失望與憤恨。

幾個股東避開了柳瑩的視線,但那不是心中有愧,而是躲避。

林博文冷笑道:「柳瑩,我實話告訴你吧,你現在最好的選擇便是賣掉你手中的股份,拿錢走人,不然的話,你什麼都得不到。」

「你這個卑鄙小人!」柳瑩一耳光抽了過去。

林博文抓住了柳瑩的手,狠狠地摔開,翻臉道:「姓柳的,你最好放聰明一點。你的專利申請這一輩子都通不過。只要你離開悅動體育,那個專利就會通過申請。你不能因為你一個人而害了所有股東的利益吧?你開個價吧,你手中的百分之五十的股份,你要多少?」

柳瑩的眼淚再次滾落了下來。

「柳總,你就賣了吧,你現在賣還能賣一個好價錢。」一個股東說道。

「就是,有你留在悅動體育,專利申請就通不過,你不賺錢,我們還要賺錢養家啊。」一個股東說。

「你要是不賣,那我們就賣,然後這個公司就完蛋了,它是你老公的心血,你就忍心看著它完蛋嗎?」一個股東說。

「就是,賣了吧,拿著錢你和你孩子可以衣食無憂地生活一輩子,女人嘛,何必那麼拼,在家帶孩子多好。」一個股東說。

會議室里四個股東,意見統一,都想讓柳瑩賣掉她手中的股份。如果柳瑩不賣,他們就賣掉他們所持有的百分之五十的股份,讓悅動體育完蛋。

「你們……你們……」柳瑩已經氣得說不出話來了。

夏雷出聲說道:「誰要買柳總的股份?這麼大一筆生意,總該露個面談談吧?派一條狗在這裡吠,算什麼?」

「你敢罵我是狗!」林博文惱羞成怒。

「是我。」一個女人的聲音忽然從門口傳來。

夏雷回頭,一眼便看見了古家的二小姐,古可文。她還是那麼漂亮,精緻得就像是東方版的芭比娃娃。她非常年輕,卻已經給人一種她永遠不會老的感覺。

古可文一現身,夏雷什麼都明白了。

剛才,他問誰想買柳瑩的股份的時候便是想知道誰是整個事件的幕後主使,他原本以為這會很麻煩,需要費些口舌才能引誘出幕後主使,卻沒想到他的話剛剛說完,人家就如此坦蕩地現身了。

古可文就說了兩個字,可她的意思和態度卻非常鮮明地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