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超品透視 >0064章你有種

0064章你有種

小說:超品透視| 作者:李閑魚| 類別:都市娛樂

一天的時間裡發生了太多的事情,直到第二天來到雷馬工作室,夏雷的心神都還有些恍惚。

周小紅給夏雷泡了一杯茶,臉上帶著甜甜的笑容,雷子哥,喝茶。

髒兮兮的棉質汗衫,敞開的領口曝露出一抹白皙嬌嫩,豐滿的臀部將藍色的工裝褲撐得滿滿的,合著從門窗里照進來的陽光,還有紅撲撲的蘋果臉,山裡女人所特有的淳樸自然美便自然而然地進入了夏雷的視線。他的心情也不由好轉了起來,他笑著接過了她遞來的茶,說了一聲謝謝。

雷子哥,昨天我加工了好些悅動體育的零件,可是……周小紅有些緊張,報廢了很多,你、你扣我工資吧。

夏雷說道:沒關係,你就當是練手好了,練得多了,你的手藝自然就好了。

那怎麼行啊?工作室的材料也要錢去買,我報廢那麼多……

夏雷笑著說道:你這人這麼老實,以後會吃虧的。我說沒關係就沒關係,你聽不聽我的話?

我聽,雷子哥你說的話我都聽。周小紅的臉蛋紅了,與夏雷說話的時候,她總會莫名其妙地緊張,害羞。

好好乾吧,日子總會越來越好的。

嗯。周小紅用力地點了一下頭。

這時馬小安和陳阿嬌等人走了進來。

馬小安說道:雷子,悅動體育的零件不好加工,沒你壓陣,我們不行。

陳阿嬌也說道:是啊,悅動體育要那麼多,你不壓陣的話,我們可怕沒法完成訂單。

夏雷說道:不用完成了,悅動體育其實已經不存在了。

啊?這是怎麼回事?馬小安驚訝地道。

其他的人也都驚訝地看著夏雷,不敢相信這是真的。

夏雷說道:悅動體育的柳總已經將她的公司轉手給別人了,她與我簽訂的合同已經沒有意義了。

那我們加工的這些零件怎麼辦?馬小安說道。

夏雷說道:你們不需要操心這些問題,你們累了好幾天了,也該好好休息一下了,今天我給你們放假,你們好好玩一天吧。

沒人說話,好端端的一樁生意泡湯了,他們的心情並不好受。

誰說悅動體育的訂單沒有意義了?一個女人的聲音突然從門口傳來。

夏雷移目過去,他一眼便看到了林雅茹,還有林博文。林家兄妹倆衣著光鮮,一副趾高氣昂的樣子。

馬小安等人也都看著林家兄妹倆,他們並不認識林家兄妹倆。不過聽到林雅茹說悅動體育的訂沒有泡湯,他們的臉上頓時露出了笑容。

林雅茹眼神輕蔑地掃過眾人的臉龐,最後看著夏雷,我代表悅動體育而來,之前柳瑩代表悅動體育與你簽訂了一份合同,並支付了五十萬的定金,請你們履行合同,按時交貨。

林博文也說道:「你們已經加工了多少?先拿給我們帶回去。」

老實巴交的王有福說道:「有一百多套。」

林雅茹皺起了眉頭,「才一百多套?這樣的速度怎麼行?我們那邊已經通過了專利申請,現在正加班加點地生產,我們付了錢,你們才加工了一百多套,實在是太慢了。」

林博文接著嘴說道:「以後我便是悅動體育的副總經理,主管生產和採購,你們加工的零件都將由我來驗收。我先給你們提個醒,我是一個要求非常嚴格的人,只要有一點不合格的地方,我是拒收的。」

「我們的質量是很好的,老闆你放心好了。」周小紅小心翼翼地陪著笑臉,然後又說道:「兩位老闆請坐,我去給你們泡茶。」

夏雷說道:「不用給這種人泡茶。」

周小紅頓時愣在了當場。馬小安等人也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知道為什麼客戶來了夏雷卻是這樣冷淡的態度

「你們先出去吧,我和他們談。」夏雷說。

「好,我們都出去吧。」馬小安是最了解夏雷的人,從夏雷的態度里他已經隱約猜到了什麼。

雷馬工作室的工人們都出去了,屋子裡就只剩下了夏雷和林家兄妹倆。

林博文冷笑道:「你不喜歡我們也沒辦法,生意歸生意,你和悅動體育簽了合同,你就得履行合同。不然,我們一紙訴狀就能讓你吃不了兜著走。」

林雅茹走到了夏雷的辦公桌前,也不要夏雷請,她直接就坐在了夏雷的對面。她直直地看著夏雷,眼神之中充滿了挑釁和輕蔑的意味。

顯然,林家兄妹倆來這裡有兩個目的,那就是索要生產自動衝浪板的零件,讓雷馬工作室完成之前與柳瑩簽訂的合同。另外一個目的便是戲謔和刁難夏雷,以勝利者的姿態。

夏雷心裡很清楚,不過他卻還是一副毫不在乎的姿態,他淡淡地說道:「你們兩個見過那份合同嗎?」

「沒見過我們會來這裡嗎?」林雅茹公事包從裡面取出了一份合同,然後直接翻到了簽字頁。

簽字頁上有夏雷的名字,也有柳瑩的名字,還有悅動體育器材公司的專用公章。

夏雷只是淡淡地掃了一眼,「不用看我也知道裡面的內容。這份合同是我與柳總簽的,你們從她的手裡奪走了她的公司,從法律的角度上來講,你們確實有權利來要求我履行這份合同。你們對質量有更高的要求,這也沒錯。」

「哼!你知道就好。」林博文冷笑道:「你早有這麼識相不是很好嗎?」

夏雷看了他一眼,「什麼時候狗也學會說人話了?而且還裝出了主人的氣勢,你不覺得你很逗嗎?」

「你——」林博文頓時氣紅了臉。他這次來就是來刁難夏雷的,就是來找麻煩的,卻